MC space: 从浴室桑拿到同志派对,满舍MC如何跻身成都网红打卡地

满舍MC SPACE电话地址_营业时间 - 成都
满舍MC SPACE地址_营业 – 成都

我和周劲约在成都太古里,时间是下午两点钟,见面的时候他还没有吃过早饭。

周劲说,他们这行吃饭或者作息的时间都不太稳定,他通常的状态是,晚上四五点钟睡觉,然后中午十二点起床。前一晚,他原本准备十二点睡,有点饿,吃一点东西又睡不着,后来吃了点安眠药睡过了。

周劲个子颀长,五官立体,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体貌看上去不像四川人。朋友们都觉得他来自北方,或者至少是个上海人。尤其是在他们那个年代,四川像他这么高的个子比较少见。得益于锻炼养生、驻容有术,我根本无法从外貌上判断出他的年龄。他坚持每天做瑜伽,习惯保持了很多年。

1968年,周劲出生在成都和重庆之间的一个小地方,成渝两边来往,都要经过他老家。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兼具成都和重庆两个地方的特点。通常认为成都人比较含蓄,而重庆人则豪爽仗义。

他父母都是老师,家庭成分不好,被划分为地主阶级,下放到农村。

父母相信,“黄荆条下出好人”,因为学习不好,他小时候没少挨打。他初中成绩很糟,教小学的母亲自学初中课程去教他,结果还是不行,似乎他就不是这块料。所以他只得早早离开家去当兵。1988年,他来到成都,在成都市部队文工团当了几年文艺兵。

在他出生的年代,特别是乡下的孩子,想出人头地,唯一的出路只有上学和当兵。他有两个哥哥,成绩很好,但因为成分不好影响了前途。他的家庭情况很特殊,兄弟几个大多在15岁的年纪离家。大哥在15岁下乡到北大荒,二哥和他当了兵。那个年代,人们去部队主要是为了解决工作问题。

小时候,母亲常担忧他的前途,曾以为他只能靠在学校门口摆糖果铺子过活。但当她看到周劲在电视上的演出后,既骄傲又自责的跟他道歉,“儿子,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你还会搞文艺,我不该打你。”八几年的时候,能够上电视,能够在部队里当兵,是很荣耀的一件事。他回复母亲,“不是,妈妈,我虽然成绩不好,但是你教会我们做人,应该做一个很诚实的人,很懂礼貌的人”。

后来因为恋爱,他打算放弃那份工作。为恋爱转业的事情,家里并不知情。当时单位也觉得很奇怪,我们刚刚培养出来的人,现在正是需要这样年轻人才的时候,为什么突然就转业了。

“因为我如果长期这样,我觉得肯定会暴露我的身份。部队里面惩罚很严厉。如果发生这种事情没法生存的,而且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我要的了,这是我一生的追求。”

他不敢告诉家里人,老家住在县城里面,他和男朋友住在成都市里,他准备就这样两个人一起长相厮守,一起努力赚钱。1993年,他们在成都买了一间小小的屋子,当年才花了3万块。那一段恋爱他足足谈了十年。

“我就觉得我找到幸福了,我每天在家里面,我做饭,我洗衣服。”

2000年,这段为期十年的恋爱走到尽头。谈起这场分手,他一直用的是“离婚”这个词。两千年,当他再回想起这段“离婚”,他意识到了两个人生活的目的、追求都不一样。当时的他就想两个人过一辈子,但对方更需要的是自由。周劲觉得当时的爱人更加艺术化,是当年成都很有名的一个DJ,一个很有才华的人。正是他的才气吸引了周劲。而周劲每天就想窝在家里面,“相夫教子”。

“我们这种时间拉长了很久,我觉得我整个生活都在他的身上。如果没有他,我生活的意义都没有了,我的天、我的地都没有了。他觉得我这样不行,我也觉得我这样不行,然后我们就协议分手了。”

分手的时候,他们相互推让共有财产,房子、车子之类。最后,周劲悄悄拿了一万元左右的现金离开。但他觉得生活了无意义,揣着一万元的现金,他想着去泰国玩一玩,等把这一万元钱用完之后,就消失算了。结果,去泰国这一遭游玩,让他感受到了东南亚自由的空气,开放散漫的浮世绘一般的尘世喧嚣竟也值得人流连忘返了。后来几个好朋友收留了他一段时间。慢慢地,时间让人淡忘了一切,而自由则成为了崭新的意义。他忽然觉得,“两个人之间的恋爱需要很大的空间,爱也需要方法的。我光是这样,苦苦守着他失去了自我,完全就是自我毁灭”。

现在他和那个爱人仍然像亲人一样,不时还会见面。

我问,他现在过的怎样?

周劲说,他很后悔。后悔当时他们“离婚”,他所说的一些话。

“如果我跳出这个空间,我回头再来看你的话,我会看到你所有的缺点,我看不到你任何优点,你千万不要这样做,这会把自己毁了。”

周劲回忆起一生有过的四五段恋情,每一段他都爱得非常深,这成为他成长路上的试炼,即使大家最后还是成为了亲人。“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同性之间的一种爱吧,好像同性恋之间没有这种分手后就永远是仇人、老死不相往来的,特别我朋友的圈子里面,好多到最后都变为亲人了。”

程度MC旗下品牌,满舍SPA,满足同志的欲望。
周劲回忆起一生有过的四五段恋情,每一段他都爱得非常深,这成为他成长路上的试炼,即使大家最后还是成为了亲人。

1997年出国,直到2007年回国,周劲在国外待了十年。他开始觉得工作才是永远不会令他失望的事情。这期间他在东南亚岛国印度尼西亚工作,工作内容主要是文化传播。最初他以一名舞蹈歌手和主持人的身份去往印度尼西亚参加各种形式演出,后来也做经纪人。当时的那家演艺公司专门将华语圈的演员明星引渡到印尼开演唱会。其中不少国内港台的大牌艺人如毛宁、杨钰莹,赵薇,小刚,黄品源,他们在印尼的演唱会都是他在牵线搭桥。做了经纪人之后,他经常在中国,新加坡和印尼之间来回跑动。

后来,他接触到同志服务相关的工作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他们那个年代,签证很难拿,工作签证只能够待半年。后来的工作状态是三分之二的时间待在国外,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成都。1998年,一个在成都做夜场的老板欠他当时的男朋友几万块钱。夜场老板提议将夜场换给他做,这样挣到的钱就算他的还款。当时他刚好待在国内,于是就实施了这一提议。

夜场活动还得设计具体的操作,演艺这块的工作就由周劲负责。当时,他因为工作常常去香港,对港台文化很感兴趣,特别是选美。于是他们计划做一场圈子里的选美。他们一点点扒录像带设计流程。当时大家都没有什么钱,也没有服装(选美得穿女装)。他们将活动宣布出去,先告诉几个朋友,“你们做一些女装出来好不好。”朋友们就用家里的浴巾、床单、枕套之类的东西设计出了礼服。活动也没有什么奖品,1998年代,全国那么大规模的活动没多少,他们几乎是首创。周劲回忆,当时耳环都买不起,将可乐易拉罐的拉环扣下来,就当做是耳环了。宣布谁是冠军的时候,一排人站在那里等着,没有高跟鞋,大家就把脚垫起来。

“这种紧张我觉得不亚于港姐选美的那种状态,每个人的脸上紧张得抽筋,劣质粉底一直往下掉。”

这之后,他们在很多夜场搞起了选美比赛,后来这培养了好多反串艺术家,现在全国做嘉宾的很多反串演员都是那个年代他们选美出来的人。当时参加者只是觉得,“我们参加这个选美,我可以释放自己的天性,我可以出来玩。”后来他们发现,这个可以作为生存的一个职业了。

刚好当天有一个同是做夜场的朋友来看。他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就邀周劲和朋友一起做一间规模很正式的同志酒吧。周劲他们一开始推迟,是做着玩的。后来,经不过对方数次劝说,他决定正式加入。当时他还不怎么喝酒,也不怎么出去玩,更别说夜场这种地方了。

那家酒吧叫做夜天堂,场地面积很大,有一千多平米。每个礼拜五、礼拜六,全国各地很多人飞来玩。霓虹烂漫,酒过三巡,在夜色的掩护下,人们聚集在这不为人所知的“天堂”,有些人甚至会因为自己的快乐而哭泣。

夜天堂后来成为一家宾馆,它所在的那栋楼后来变为成都同志娱乐场所的一个集中地,不少10年前非常有名的同志酒吧比如“1+1”就在那边,到现在还有几家小的酒吧,但已经不再景气。

做了不到一年,因为国外还有工作,周劲就回去了。他很喜欢东南亚,“因为我觉得那边空气非常的自由,干什么都是正常的,每年回来我就会经过泰国、香港,然后从深圳回来,每年我回来两次。”

2007年他回到内地定居,主要原因也是谈恋爱。爱让他离开也让他回来。他说,“我这辈子就是为了恋爱而生的。”

当时他和男朋友两人住在成都,房子空间很大。因为他朋友众多,遍布全国各地,每逢假日,总有很多朋友来拜访他们。“那个年代啊,朋友聚会,大家无非想去找个地方玩一玩。但当时的成都,平时迎来送往那么多外地的朋友,却始终没有一个可以代表‘gay都’的同志娱乐场所。”

“这就是我要奋斗的方向吗?”周劲在心里捏了捏这个想法。

他于是着手准备做一家环境好一些的桑拿,起初就是想让外地的朋友来成都有一个地方可以去,让他们觉得成都“gay都”盛名的名副其实。后来因为有了后备资金的保证,周劲便开始了筹备。在选址过程中他找到一处绝佳的口岸,就是现在MC Space的所在地,位于市中心交通方便,又兼具独处一隅的僻静,正符合同志场所的需求。只是1000多平米的面积太大,周劲果断地改变了原有计划,就着这1000多平米,三分之一做了酒吧,三分之二做了桑拿。

2007年,成都只有一家服务同志的桑拿,酒吧有七八家,但都很小型,一般十几到百来平米。所以,MC的出场适逢其时。但就在周劲他们刚刚签完合同一个月后,汶川大地震爆发,举国悲恸。受地震的影响,这个项目是做还是停,没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加上当时答应出资的朋友临时出现状况资金无法到位,致使周劲的计划面临流产的可能性。他回忆起当时的状态,“我觉得很惶恐,你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

但这个项目最终还是做了下来,周劲身边一帮最亲密和信任的朋友纷纷出资入股,其中大多数与周劲至少也是五年的好朋友关系,有的从十几岁就结识,相交十几年,大家彼此合作是基于共同的语言,基于友谊。“现在把它作为企业来讲的话,我特别幸运的,因为大家对我非常信任。”

于是MC闪闪发光地走了出来。

“如果说MC是我的孩子的话,那么它应该是我和无数人之间爱的结晶。”

开业后,MC成为成都当时最大的一家同志综合服务场所。因为当时经营的重心放在酒吧这块上,当时的MC Pub一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便吸引了圈内人士的关注和热议,一时间,MC成为了成都最具有代表性的同志娱乐场所。大家来成都,总会去这里。每逢周末节假日,MC便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除了圈内人士,MC还接待过无数大腕明星:金星,高虎,满文军,李冬田,邹凯…

去年周年庆,谭维维还因为和周劲的私交专程赶来登台献唱。她说,“这边是我亲人做的,我看他们一砖一瓦,自己缝缝补补,这样把它做起来。爱就是没有界限,没有性别的。”

那一刻,周劲心中无比地感动和自豪。

从2008年一直到前几年,MC酒吧的经营状态都很好。但从2014年左右,他们开始觉得吃力,MC的人气和营业额开始下滑。周劲觉得,一个原因是外界整体的经济形势不好,另外一个原因是成都同志娱乐进入了市场竞争阶段。

“说白了,还是跟我自己的经营有关系,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可能还没有真正跳出来,去看一看未来的发展趋势。”

早年玩酒吧的人开始分流。有的人不再玩了,或许是谈了恋爱或许是因为年岁渐长,喝了那么多年的酒不再喝了,混了那么多年的场子不再待了。“一方面现在选择太多了,另一方面,一个年代又一个年代,时代它在发生变化。现在酒吧的主要消费群体是90后,我觉得这是主力军,他们(其他酒吧)对90后这一块的关注非常好。”

“就比如开了十年左右的1+1酒吧,08年之后换了老板,七八年之间又换了四个老板,但最终还是关掉了。现在娱乐越来越难做,玩的方法太多了,特别是软件可能对这个冲击很大。”

但周劲对于同行之间的竞争看得很开明,“准确地讲,我从不认为我们经营者之间的关系是竞争对手,成都几家做得最好的同志娱乐场所的经营者,和我都是朋友,我们不时会聚一下,交流一些心得体会。我发现一般同志企业的经营者都对这个圈子有一些使命感,和天生的凝聚力,大家对整个成都的同志娱乐业的推进和同志文化的发展,虽然也有分歧,但都会视其为我们共同的责任。可能本地人哪一家是哪一家会分得比较清楚,但外地人关注的是成都的整个大环境。就我们作为生意人来讲,把这个市场做大了之后,我们每家的生存就更加容易。”

经过两年的考虑,周劲决定整个MC要重新定位。

成都MC旗下品牌-满舍SPA 今日起特推出皇家兰纳排毒SPA 针对客人身体情况进行针对性的相关穴位,经络的调养,配合泥灸,艾灸,中草药等进行调理,以一个疗程为一个周期
成都满舍MC“爆”了,同志圈的辛酸不为人知

重新装修后的MC Space定位是一个同志娱乐休闲空间,是一个综合性功能性更强的场所。可以在里面健身,可以用餐,可以喝酒可以在里面做一些小的派对,有泡泡浴、按摩浴缸,迷你卡拉ok情侣包房,在功能性的设置上尽量按照gay喜爱的娱乐方式去设计,在情趣化的设置上又增添了很多贴心的符合同志交友心理细节上的场景设计。

对周劲来说,服务同志的桑拿会特殊一些,“如果同志桑拿的话,它一定是,我怎么描绘呢,就是它很多情节在里面有,通过整体环境上的一些布局的设置让你可以邂逅、偶遇。我觉得应该是情节方面的,而这个情节则符合同志的心理,你应该去好好去感受一下,我觉得是非常美妙的。”

“与酒吧不同,(在桑拿中)你不用换上太华丽的衣服,也不用去化妆,大家也不知道对方是干嘛的,我只是因为你的很直接的东西来吸引我。它可能跟酒吧比,我觉得还是直接一点,然后你也不知道我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你有多少钱。”

桑拿对于消费者来说,费用也并不高,对于经营者,盈利虽没有酒吧那么丰厚,但营收很持久。另外一点,它的经营没有那么辛苦。“我作为一个经营者来讲,因为酒吧里要不断地设计做一些派对,每个周末要请嘉宾,要花很多心思。像以前我们在酒吧,每天一个主题做得很辛苦,筋疲力尽。”

从MC Club到MC Space,这样的调整其实也有周劲自己未来生活规划的考虑。酒吧的经营相对来说比较辛苦,随时熬夜,交友的方式一定要喝酒。周劲喜欢生活节奏有规律,非常注重养生,他希望自己的生活简单一些,所以他个人不会放太多精力在MC Space这个新项目上了。“我觉得我不要盲目去做一些事情,我觉得应该清楚我的身体力行的一些事情。嗯,就是我生活开始在做减法。”

他将新开业的MC space的经营工作交给他们的一个股东,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的高材生,曾经在航空公司人事部担任过主管,拥有一定的管理经验,也是年轻人,懂得年轻一代的审美。

他接着说道,他这个年龄阶段的人,又没有结婚,逐渐开始面临着养老的问题了。“这不是我的理想,是我自身的现实,因为我上一辈的人好多都结婚。而恰恰在国内来讲,中国的养老又是非常不完善的。”所以去年,他们去到泰国,做了一个关于同志养老的考察。“同志都很喜欢泰国,觉得那边的社会包容度够,生活压力小,人民也非常友好。”

但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因为我们觉得还是有一个归宿感的问题,像落叶归根一样。为什么我当初在印尼待了这么长时间,我要回来?我还是觉得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年纪大了,我还是想跟我熟悉的饮食,跟这边更多熟悉的朋友亲人在一起。”

但在国内或许更难,“我觉得我做了这么多年同志相关的工作,这一块是真的需要有人去做的,这很重要。但是可能还得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参与。在中国,尤其是土地的问题难以解决,中国土地使用权只有70年。但你必须要买土地,如果建设同志自己的家园的话,这块地一定得是你的,要传承下去啊,对吧。我们当然不在了,我们二三十年也许就不在了,但我们后面的同志呢?”

当某个人或某件事,因为你的付出和努力而发生了美好的变化时,那种因自身价值的体现而获得的快乐跟恋爱中实现的快乐是一样的。
世界上有太多孤独的人害怕踏出第一步

周劲一直试图去帮助他能帮助的人。他认为那是一种享受,当某个人或某件事,因为你的付出和努力而发生了美好的变化时,那种因自身价值的体现而获得的快乐跟恋爱中实现的快乐是一样的。

2010年的时候,他们几个朋友私人成立了一个“MC基金”,资助过一些HIV感染者,为他们提供急性感染检测和一些药物的费用。他们资金也很有限,有太多人需要帮助了。他们官方微博上有时会做一些宣传,也会通过一些朋友的渠道介绍急需帮助的病人。他们也曾经支持过同性恋大学生。如果因为出柜或者家庭情况比较困难,考上大学无法交付学费,他们可以对学费给予资助。可能是因为渠道受局限,这个方向,目前为止他们只资助过一个人。“基金”不是法律意义上的,通过经济运营的。因为MC是一家营业单位,他们做的事会被大家认为在作秀。

这更多是他们个人层面上愿意去做的一件事。他们还支持过很多失学儿童。这与同志没有直接的联系,他们只是想“向主流社会发出声明,我们也有爱。”在丹巴,一个偏僻的藏区,他们运送资助当地孩子们的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过去。一行人还曾经到那个地方去过,海拔很高有四千多米。租的车不愿意上去,停在一半。最后车主说,我不要钱,我回去了,他怕会翻车。他们怎么办只好打电话给村民,村民就带着一个摩托车队,十几二十个人不到,将他们的人和物资给运上去。等去到村子上面,他们每个人都哭了,4000多米的高原,白雪皑皑的一片,还有雪飘着,藏民们手捧着哈达夹道欢迎。

周劲说,他做这么多年的同志酒吧,特别佩服的一个人是个外国人,一家叫Catenation酒吧的老板。也是在08年的时候,地震刚完,他们也在做装修,比MC早开业三个月。这个酒吧的老板是个外国人,男朋友是成都的,他当时将软硬件做得都很好,服务员招大学生兼职,提高了整体档次,装修在全国看来也很棒。老板亲自在吧台里擦杯子,不跟客人过多应酬,“他不跟你喝酒,但他一直保持他服务的品质,”周劲说。他能够致力于将同志酒吧的品质提高有10年之多,这很让他佩服。虽然因为步子迈得过快,大众还没有完全接受,所以酒吧开了四个月就关掉了。但他这种对品质的追求,他服务的理念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周劲,也影响了整个成都同志服务业。

周劲不会使用同志交友软件,他谈恋爱都是通过日久接触慢慢变成朋友,什么直播里面的生活离他太远了。他连网上购物也没有用过。前不久,他才发现微信也有功能可以定机票订酒店,他都不会使用网络支付,也没有支付宝。可能是基于私心,他现在的男朋友并不主张他学。周劲不太认可一零的划分,向来以爱人来称呼对方。

周劲说他没有什么本事,也没什么专业,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生意人,他没有太多生意人的功利心。“我每到一个阶段,我真的觉得是上天很眷顾,我没有刻意去做一件事。”

这些年的生活,他始终和外部的世界保持着一定距离,似乎和时代脱节。最初,他是一名乡下来的孩子,孤傲又不自信,对于外面的世界完全不懂,从小背着出身不好的罪名。然后为了生计进入部队,生活在一种非常单调的环境之中,与外界隔绝,每天练功、开会,睡觉时间都很严格。在第一场“婚姻”之中,他投入全身心去爱,爱到放弃自我。后来出国,一个人在国外就像孤儿一样,语言和生活习惯都不一样,主要跟当地的华人打交道。

他回忆说,当时印尼排华闹得很凶。印尼华人连国语都听不到,他们讲中国话,华侨们都哭。他们在台上表演,下面的人拼命送钱,送戒指。周劲说,他以前觉得爱就是最重要的,那时候教会了他,一个人除了爱情以外,还是需要一些其他方面的东西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不断去追逐生命中那些重要的事情,或许我们终此一生也不会有完美的答案,只能后知后觉,自然而然地追随着时间给予我们的一切向前走。

周劲回想起这大半生的旅程,从乡村起步,“我觉得这个地方不属于我,我只要有空就想到镇上去看看,那地方是属于我的;等到了镇上,我就想去到县城去看看,噢,那县城是属于我的;从县城再到城市,那个地方属于我的,到了城市就觉得出国才属于我……”一步又一步,他每走一步,老是想,“我要过另外的生活,这不是我的生活。”

原稿:疼讯网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陆小凤

有的人求名,有点人求利,而我陆小凤求的,却是麻烦。 你明明知道你有朋友在饿着肚子时,却偏偏还要恭维他是个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是条宁可饿死也不求人的硬汉。 你明明知道你的朋友要你寄点钱给他时,却只肯寄给他一封充满了安慰和鼓励的信,还告诉他自力更生是件多么诚实宝贵的事。

View all posts by 陆小凤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