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泽村桥弄里的古村落与“新时代”

阳春三月,春回大地,沐浴着春日、春风,我踏进横泾镇南部一个小村庄[上泽村]的一个小队[桥弄里]。

明末清初建村人家

进入桥弄里,由科农路徒步下台阶是寺前港涵洞,上为水泥路的道路。穿过“桥弄里”东牌楼就进宅了。

对于桥弄里,有一个隐约记忆,桥弄里的“里”应该是明代行政建制,而《环东村志》记载的是桥弄里的顾姓人氏于清初由昆山迁来,可能也是明末迁来的,因为当时兵荒马乱,纪年上明末清初也是相当混淆的,权当可以那样说。新中国成立时,这里各有三家孙姓与潘姓人家。

原来的桥弄里起源于宅中有一条大弄向北通寺前港上的木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木桥向东移150米,在现“桥弄里”东牌楼的位置。桥弄遗址有迹可循,弄还在,西侧是一栋平房,东侧是一栋楼房,而这段弄的前面有了一方小菜园,就是原来的弄宽地。

过去由寺前港桥进入宅前的道路,就向东西两侧而去,路南侧是没房子的,现在有几间矮平房。在我的记忆中,原来的桥弄里有一顾姓人家是书香门第,他家住房是有墙门间的大绞圈住房,其后代曾是勉为小学的校长。

“古村怀旧寻梦里”

进了宅,恰巧西边有四五位老人在聊天,我与他们交流后得知,其中有一位当了十年桥弄生产队(现村民小组)队长的80岁顾姓老哥,他十分热情地给我指点介绍。他告诉我:“自从开展美丽乡村、美丽庭院建设以后,桥弄里变了,变得美丽了,舒心了。”这一点我在进入桥弄里就已经感觉到了,经过他的引导我了解得更全面了。

他指着旧村落遗址处的一方小菜园东侧的老平房说,这间平房已经有百年历史了。在建设美丽庭院中,这老房的檐口的瓦片换上了新的滴水瓦,是农民住房进步的见证。他说西边建设得还要漂亮。过去一瞧,果然不凡,有些住房的窗格是几何型图案,而且与照墙的窗扇有机地结合成小景。而那座书有“古村怀旧寻梦里”,更是古朴切题。桥弄里人家是热爱自然的,也是保护自然的,小小的近五十户人家(指现居住的户籍)竟然有四个竹林,而且顾家宅后面有一块竹林只有七八年的种植时间,现在正是竹笋的采挖季,那鲜嫩的笋尖烧成油闷笋,确是江南绝色菜肴。

“美丽庭院” 一派江南景色

宅子西靠黄龙港的小景玲珑别致,树木与照墙相得益彰,碧绿中透着几分妩媚。而宅子东端有一块转方(直径)只有两米的花坛,桂花树郁郁葱葱,大樱花开得如痴如醉,黄杨树修剪得层峦叠翠,一株苍劲的老桃树正在谢花。如此美景肯定是高手设计的!

农家的庭院围墙和楼房除了已经贴上马赛克的,都是粉墙黛瓦,好一派江南特色!墙角里伸出的树叉上绽放着嫩绿的新叶。享有“美丽庭院”称号的农家,做到内外景色点缀,既有地上植绿,也有盆景设色。家家的菜园围栏,都是由村里投资,或砖砌,或木栅,菜园中青翠的莴笋、开花的豌豆、尖尖的牛心菜……时鲜蔬菜应有尽有。

再说,这宅中的顾家宅沟,前几年已经发黒发臭,而去年由高压水枪冲洗,并将污水、污泥引出宅沟,现在能看到鱼儿撒欢。为了彻底改变宅沟的二次污染问题,在浦东新区的投资下,农家家庭污水的纳管工程的总管已经埋设好,但等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就能进行与农家的接管工程开工。

横泾镇上泽村桥弄里,您是一个古村落,您还保留着那一份乡愁,但您也有着新时代美景。我爱您!(通讯员 汪正刚)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沈浪

以德服人,不服的全是死人。 最美的事不是留住时光,而是留住记忆。真正的强大,不是原谅别人,而是放过自己。

View all posts by 沈浪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