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乡愁的必然:横泾镇和横泾塘

在徐本坚老师编著的《常熟乡土地理研究》中,提及的常熟主要河道有28条,其中有“横泾塘”,他是这样叙述的:“横泾塘又名黄泾,起于小东门外通河桥,北与护城河相通,向南经七星桥,续南流抵西湖泾口,河长19.4千米,其中陈家市河段为环城河(此环城河是指由南桥湾、洙草浜、莲墩浜、横泾塘陈家市河段和经过杨家桥、湖滨桥、琴湖桥的河段连接而成。将元和塘、横泾塘、白茆塘、青墩塘、常浒河沟通)。昆承湖滨新开河至西湖泾河段,属于张家港(河)。”而在《常熟市志》《常熟市地名志》中均未有“横泾塘”条目提及。

我为什么特别要写横泾塘,因为少年时期经常要乘苏常班、沪常班轮船往返。苏常班从州塘行驶,我写过《“州塘”的记忆和联想》;而沪常班轮船下午三时从洙草浜出发,要经过莲墩浜,过陈家市、范家市之间的横泾塘。

穿过横泾塘桥,进入宽阔的横泾塘,这里的水面一下子有50-60米,小火轮与拖驳在斜阳中向着东方,冲破平静的水面,激起的波浪向两边的岸头涌去,没过几级埠头,再逐渐扩散成涟漪,闪烁着、跳动着夕阳的金色。水手们没有了市河行船的紧张,开始向乘客订晚饭、订过夜盖的棉被。一饭一菜不过一毛钱(与船员吃一样的饭菜,当年还不收粮票),租个被子(当然是灰黑色的,盖过许多人没有洗过的)五分钱。但乘客还得掂掂算算,买饭租被子的大约只有三分之一。

上海班走的河道大概是:横泾塘、西湖泾、南尤泾(唐市)、七浦塘、吴淞江(苏州河)。经过唐市已是晚饭时分,小火轮的汽笛声在狭窄的市河里回荡,临河人家的孩子开窗看着,虽然天天如此,缺乏文化生活的乡镇孩子依然好奇心十足;船过巴城,天已经全黑了,乌黑的水面上,轮船自发电点亮的电灯,连同拖驳一个个窗口射出的昏黄的灯光,似乎一条火龙掠过小镇;昆山是沪常班唯一停靠的码头,我和衣睡在靠船舷搁着的长木板条上,朦胧中只听得人声嘈杂。这里大多是从顶棚卸下常熟带过来的货物,偶尔也会有客人上船,稍稍惊动舱门口的乘客。十多分钟后,三声汽笛,一阵啰唣,轮船与拖驳再次起航,直向上海而去。至于过半夜临近上海,一过北新泾,我坐着看那苏州河两岸,一排排锯齿形厂房,雪亮的灯光从大面积车间的玻璃窗射出,轮船划破黝黑的苏州河水,穿过一座座河上的水泥桥、钢架桥,要好几个小时。清晨时分才到达浙江路桥。我已经在多篇短文里写过。我的印象里一直以为与横泾塘相接的就是路过昆山的吴淞江(苏州河),往往站在常熟横泾塘桥上,就有去上海的感觉,就有少年时代种种遭遇浮现眼前,那是其他人没有的感受。

知道常熟有横泾镇,已经是六七十年代的事了。开头我以为横泾塘向东南流去,是不是要流经横泾镇。后来知道,横泾,位于昆承湖南,西塘河支流横贯集镇,为东西向,以横泾为河名,故名集镇也称横泾,俗称东湖南横泾(以别于周行的突圞浜横泾)南宋开始成集镇。据抗战前记载,跨市河东西各有木桥,主街两道,河北街上下岸有店铺商家80余家,其中茶馆、酒店、米行各有10家。抗日战争中,唐市为抗日民主政权直属镇,横泾一带为苏、常敌后游击区内开展对敌斗争的基地之一,曾设后方医院、修械所等后勤机构。

这里的行政区划无论建镇还是设乡抑或成立公社,都以“横泾”冠名。但1981年改名芦荡人民公社,1983年恢复芦荡乡,1992年更名沙家浜镇,2003年连唐市也并入沙家浜镇。

因为那十年间,京剧《沙家浜》唱遍全国,“沙家浜”这个子乌虚有的地名,响遍神州大地,比“常熟”的名气要响亮得多,有人恨不得常熟市也更名。因文学作品而出名的地方,一般都是原地名,附会了许多情节,以致把假的当成了真的;如今造了个地名,按戏剧情节出彩点来改造地方文化,使故事几乎变成了历史。这是很不严肃的!

沪剧《芦荡火种》是根据崔左夫的《血染着的姓名——三十六个伤病员的斗争纪实》文章改编的。原纪实作品叙述1939年秋,新四军一个支队“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36名伤病员,在团政治部主任刘飞带领下,来到常熟阳澄湖西的芦苇荡养伤。他们在地下党和群众的掩护下,与敌伪进行了巧妙的斗争。沪剧团派编剧深入那支部队,参观部队军史展览馆,见到了36位伤病员的照片和有关实物,深入采访了刘飞中将等伤病员中的幸存者,收集到许多生动的素材。编剧等还亲自到阳澄湖一带深入生活,听当地群众回忆新四军的战斗故事。他从一些老大妈那里了解到当地大做亲、闹喜堂、走方郎中等民俗民风。《血染着的姓名》原来写的东来茶馆的老板胡广兴是男的。有一次编剧采访到一位常熟当地搞地方志工作的老同志,他了解到当时还有不少以茶馆老板娘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的。因为这个故事里,男角较多,而沪剧团旦角力量强,所以就把茶馆老板改成了老板娘阿庆嫂。1959年10月,写成剧本初版《碧水红旗》,后改名《芦荡火种》。该剧1960年1月投入排练,1960年1月27日在上海共舞台正式首演。至于沪剧移植到京剧,再最后改名《沙家浜》,中间有着极其复杂而险恶的政治斗争。

不过一点需说明,原来故事发生地不叫沙家浜,也没有红石村、春来茶馆。在崔左夫的报告文学里也只有常熟的董家浜和东来茶馆。即使剧本说阳澄湖附近,就是横泾,还有个前荡村。这个戏闻名于世之后,乡镇更名,还建起了占地2500亩的沙家浜旅游景区,有沙家浜革命纪念馆和由叶飞将军题写的“沙家浜”碑亭,广场上有郭建光和阿庆嫂的巨型雕塑,有象征十八位伤病员的石雕,这里还有春来茶馆、红石村等景观。今天的沙家浜可说是因戏而得名,因戏而闻名。可惜参观者大多感到门票太贵,展览事实与故事不符,没有文化含量与历史积淀。

我预言一下,最终这里还会叫唐市镇和横泾镇的,这是记住乡愁的必然。

=================================================

最后介绍一下,同样在苏州市的吴中区辖下也有一个横泾。

最最开始的时候是吴县横泾乡。
然后为发展苏州地级市,母县改设县级市,短暂的有过一阵子叫吴县市横泾乡。
到了1993年3月,县辖乡也跟着撤乡设镇,这时期叫吴县市横泾镇。
接着就是分拆苏州母县,改设相城区和吴中区,短暂的有过一阵子叫吴中区横泾镇。
到了2004年3月,区辖镇也随着撤镇改街道,这时期叫吴中区横泾街道,一直持续到现在。

吴中区横泾街道南濒东太湖,北依旺山尧峰山,拥有1.7万亩耕地、3484亩山林、20公里太湖岸线和3万余亩养殖水面,盛产“四大家鱼”和太湖蟹等水产品以及茶叶、林果等作物,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
常熟的横泾与昆承湖为邻,虽无山岭,却有水域,与吴中横泾街道一样紧靠国家级开发区。
吴中横泾镇的成名也与河流有关,也而且叫“横泾塘河”,这条河又被称为横金塘,是苏东运河的一条支流。
不过这也能看出来,江南各地地形地貌相似甚多,“鱼米之乡”可是真价实货的呀!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傅红雪

有刀就有人,有人就有刀,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我欠么了是的太多了,么了是今每气地外西会们成这对国全时到是在得还为我。所以现在,哪怕要对有一丝的可能,我也一定年用么救么了是。

View all posts by 傅红雪 →

One Comment on “记住乡愁的必然:横泾镇和横泾塘”

  1. 补充一个,在苏州 除了吴县和常熟,张家港也有一个地方叫“横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