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有女子入我心° 来日方且长 

锦瑟无端五十弦

 『云眸翦秋』冥王星情
   文/柢哦

寒蝉凄切,秋夜渐凉。

花开时节,绿影婆娑。花落归尘,露凝霜重。流光懒散,烫开一壶酒的温热,看花开花落,方知朝暮已过。岁月轮转,转出浮世清欢。 

时年旧事,皆是陈酿。行间字里,情深不寿。徒手相惜,酿出一盏茶的清香,且日日贪欢,浅斟又复慢饮。琴瑟相和,和尽人情冷暖。 

初识之日,那年八月,江南飘雨,梅子黄熟。闲来无事,无意间闯入冥王星圈,一篇临水禅心之文,算是与冥王星的邂逅。又潜入你的洞府,文字满满,皆是动容。彼时,你唤我妞儿,邀我入群。我却为着之后的琐事种种,一度隐匿在群里。 

真正融入圈子,是在今年的二月,芷馨恋语的情话,说与冥王星听,说与你听。 

时有女子,入我之心。如花如蜜,徜徉文字间,不知归返。总说自己身披尖刺,却也温柔至极。总道自己刻薄冷面,却也热情奔放。交流甚少,却不乏赤诚相对的温情。或许,这是一杯私酿,总需得人细品,且时日愈久,香气愈浓。 

生辰临近,我却终是迟了。但每个时段,每个角落,都会有一群不同的人儿为你诉说着相同的故事,记录着不同的深情。 

我知道,我的这份陈酿还不够久,还不够深,但请相信,我的赞美与欢喜是真,我的祝福与深情是真,我所有长长久久的想念是真,我所有无言且无声的沉默是真。 

如今金秋,寒鸦深深,草木凋零,又是一番多情。雨桐雨桐,叨叨念念,烟云消散,飘落心间。时光清浅,流年不负,执笔成书,绘一段时光印记,凝结成回忆,他年相守,守一份人,一段事,一生情。只愿岁岁朝朝,且能共饮相伴。 

你我不过时光沉淀中的一粒沙尘,却盛着一路而来满满的欢喜。唯道来日方且长,且用更久的时光捂出更好的心情。 

桐。

生辰乐。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柢哦:飘雨桐 时有女子入我心°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