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光年:我是真的喜欢你

第124场

地点/台湾东部海岸的海滩

时间/下午接近傍晚,至隔天清晨

车子缓缓在海岸边的公路上停下。

守恒下车,走下海滩。

惠嘉和正行也前后下车,跟着守恒走下海滩。

三人各自站着,望向海边。

远方是一片超现实的景象,荒废的摩天轮孤独立在海边,不远处还可以看到施工到一半的旋转木马及溜滑梯被半埋在沙里,还有上漆上了一半的高架度假小屋,防水布和工地步条迎风摇摆,发出巨大的声响,一个被废弃的国度。更远处,海面与天空,开始进入冬日傍晚的清冷。

惠嘉:这是哪里?

守恒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回到车上,取出一片野餐布巾、保鲜箱和一个保温水壶、几个杯子,惠嘉看东西蛮多的,跑回去帮守恒拿了一些。

正行一个人默默望着远方的海面。

守恒和惠嘉回到海滩,往前走一些。守恒将野餐的布巾在海滩上铺好,将保鲜箱、水壶、杯子,在布巾上安置好。

惠嘉:你怎么会想到这些?

守恒依旧没有说话,从保鲜箱里拿出御饭团、豆皮寿司,递给惠嘉,再从水壶里倒一杯热茶,给惠嘉暖手。惠嘉笑了。

守恒再倒一杯热茶,走向正行。

守恒:(来到正行面前,将杯子递给正行)给你--过来吧!

△ 守恒转身走向惠嘉与野餐布巾处,正行随后跟上。

△ 三人一起在野餐布巾上坐下,喝热茶,吃御饭团,看着海边。

△ 废弃的摩天轮之外,是海,海平面上已经有了向海的暗天,越往西,天空则由红转亮。

守恒:我第一次来这里,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虽然那时我已经长得很大一只了,可是我爸还是把我扛在他肩上,他告诉我,他准备要在这里盖一个很大的游乐园,那里,会有摩天轮,这边,有旋转木马和碰碰车,他还说要盖很多小木屋,让更多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来这里玩,还说,要留一间小木屋给我。

惠嘉:看起来,只盖了一半。

守恒:对啊,泡沫经济,公司倒闭,我爸也人间蒸发了。

风吹过摩天轮、旋转木马,发出空空空的废铁材声音。

冬日海滩,除了他们,空无一人。

惠嘉拉紧了自己的外套,御寒。

正行突然起身,往海边走去,一直到抵达潮浪边缘才停止,看海。

守恒:(对惠嘉)要不要过去?

惠嘉:(摇头)我在这边坐着就好了。

守恒起身,走向正行。

守恒来到正行身边,看看正行,但正行并未搭理守恒,于是,两人一起看海,不发一语。

海浪扑来,又退下去,如此反覆。

正行:(突然)守恒,我想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守恒:什么意思? 正行: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守恒:说清楚。

正行:你跟惠嘉应该在一起,你们很适合,如果没有我,你们一定会很快乐。

守恒:你是这样想的吗?

正行:真的,回去找惠嘉,这是我今天愿意跟你来这里的原因。

守恒:康正行!你以为你什么都懂?很了不起,是不是?

正行:守恒,我是说真的,有很多事你不知道。

守恒:(大声)对!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啊!王八蛋!你告诉我啊。

守恒奔牛似冲过来,一把撞倒正行,海浪卷起,两人在海滩上翻滚,守恒翻身压住正行,两人在海边扭打成一团。

守恒:你知道,你告诉我啊!

坐在野餐布巾上的惠嘉,看见远处的两个人突然扭打起来,急忙起身奔过去。

惠嘉跑到两个人身边,试图拉开纠缠的身影。

惠嘉:你们在干嘛?不要打啦--不要打啦!

守恒像发狂一样,正行奋力抵抗,突然守恒抡起一拳,狠狠就飙过去。

一阵猛浪扑来又退去,有什么击中了摩天轮的铁材,发出铿然一声。

倒下的人竟是惠嘉,守恒与正行愕然停手。

惠嘉浑身湿透,艰难地爬起来,脸颊黑了一片。守恒欲起身,探看惠嘉。

惠嘉:没事!不用过来!还没打完你们就继续打!

惠嘉说完,甩头就走,不理两人。

△ 守恒与正行随后也起身,保持一段距离跟在惠嘉后面,往回走。

远远地,三人经过原来铺着野餐巾布的地方,继续走,到车子旁,打开车门,进入。三人一一回到车上后,世界仿佛完全静止下来,良久,三人都没下车,车子也未开动。

夜色已经完全降临,一阵风过,吹走了仍铺在地上的野餐巾布,镜头由车子、小木屋、旋转木马与溜滑梯、摩天顺序移回面对天空与海面,天空里,有些星星已经出来了,晚些,连月亮也出来了,银光染亮潮汐,直至月西沉,天色变得有些蒙蒙亮,黎明将至。镜头缓缓移向海滩的另一边,从摩天轮、旋转木马与溜滑梯、小木屋,到守恒开来的车子,车子还停在那边,一动未动。

第125场

地点/台湾东部海岸的海滩

时间/清晨

古典音乐,钢琴独奏,声音断断续续,从车上广播里传出来。

驾驶座旁边的位置上,惠嘉静静睡着,脸上有伤,驾驶座上却没有人。后面的座位上,守恒也沉沉入睡了,时而不安地翻转身体,正行双手抱胸,像是也睡着了。

早晨的光线慢慢移动,一点一点染亮正行的脸。正行感觉到光与热,醒来,看向窗外。

正行打开门,下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朝海边走去。

海平面上,一颗硕大的金色太阳正在缓缓上升,染亮了海面,染亮了海滩,和全世界。

守恒醒来,惺忪状态里看见正行站在潮浪边缘,他起身看了看惠嘉,惠嘉还睡着,守恒也下了车,朝正行走去。

守恒来到正行身边,看看正行,但正行并未搭理守恒,于是,两人一起看着早晨撒满金光的海面,不发一语。

潮浪扑来又退下,留下一颗贝壳。

正行:(突然但平静)守恒,我想跟你说一个秘密,你要听吗?

守恒:什么秘密?

正行:你要有心理准备,因为听完之后,也许你我就再也不是朋友了!

守恒:嗯?

正行:守恒,我--

守恒突然捂住正行的嘴。

守恒:你不用说,你想说的,我都知道。

正行神色讶然。

守恒: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你想听吗?

正行等着守恒说。

守恒:你说你不是自愿跟我做朋友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正行:嗯?

守恒:小学的时候,你来坐我旁边,说要跟我做朋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正行:啊!

守恒:我妈来学校那天,我知道她是特别来跟老师说,她带我去医院检查这件事的,我还记得,那天你在黑板上,我的名字下面画了好多正字标记,突然,你就被老师叫去了。等你回来,你说要做我的朋友。我知道,你是被老师派来的,我一直都知道--

正行:我--

守恒:我决定要作弄你,把你拖下水,让班长跟我一样被处罚。我做到罗,我让你成绩退步,跟我一起被处罚,上课的时候把桌椅搬到操场中央(笑)。可是,我发现我也输了,我真的太寂寞了,我拖累了你,可是你却也变成最好的朋友,从此以后,做什么事,我都要拉着你去--正行!你知道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正行听傻了,张大口,说不出话,守恒见状,调皮兴起,突然用手环勒着正行的脖子,要他就范,两人打闹嬉戏起来。

正行:你干麻?放开我啦!(咳)

守恒:不放,你以为只有你有秘密啊?哼!

正行斗不过守恒,索性就把头赖在守恒的肩膀上,不抗拒,不动了。守恒见状,也不拒绝,顺势以手搭着正行的肩,让正行身体的重量靠在自己身上。

两人安静下来,就这样,守恒环着正行,正行靠着守恒,两人一起看着早晨灿烂的太平洋。

第126场

地点╱小学操场

时间╱下午

天空里,有蜻蜓飞翔。

一只小孩的手突然伸进画面里来,一抓,又缩了回去。

守恒(os.):正行,你看。

正行(os.):哇,抓到了。

天空里仍有蜻蜓飞翔。

第127场

地点╱台湾东部海岸的海滩

时间/早上

车里,惠嘉醒来,摸着仍有些疼痛的脸颊,转头看车内除了她,没别人。于是,看看窗外,远方,正行与守恒依偎着身影。

灿烂的海景中,镶嵌着正行与守恒依偎着的小小身影,像一幅画。

海潮声。

惠嘉(os.):哼,这两个男的,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昨天打架,今天变这样--不过,谁没有秘密,我也有啊,我就没跟他们说,我就是那个,小学四年级只转去他们班一天的女生,为了打余守恒,ㄆ一ㄚ在太阳系模型上的倒楣鬼就是我--真糗的秘密啊,所以那天被欺负之后,我死都不肯再回学校上课了,还好我妈那时说是为了工作,但我想八成是为了男人,帮我转学去香港。可恶,没想到回来以后,还是遇到--这些臭男生,说不定还在讨论要把我还给谁,谁应该跟我交往这种问题呢?谁鸟他们!我早就不是小时候可怜兮兮的庄家慧了,我跟我妈姓,叫杜惠嘉--No
problem!

惠嘉os.时,画面由海边正行与守恒依偎的画面,渐渐转成空阔无人的体育馆、大学教室、篮球场、高中图书馆、小学教室与操场,最后,是天文馆,众星们正绕着太阳公转,自转。

第128场

地点╱小学走廊

剧照

时间╱下午

蝉声响亮。

小学的走廊,空阔无人。

突然,一只蝉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一只小男孩的手捡起蝉,在手中摊开。

正行:啊!

画面淡出。

△ 片尾字幕出。

〈终〉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