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少妇的自恋心理障碍

文/郭书龙 摘自《心理医生》

现代文明的进步越来越注重人的生命质量的提高。然而,生命的质量却不是靠物质单方面去填充,尤其是活跃在生命隐秘层的性生活的质量,更难以靠物质去“保值”,而要靠许多可能连自己也不能明白的精神、心理因素去保障其内在质量。

且说北京某著名学府有一刚过而立之年的女性速算专家,她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国内外速算学界榜上有名,曾经应邀参与过审计联合国对非洲、亚洲重点援助项目的工作,担任着有关国际性金融机构的审计顾问职务,还担任着有关政府项目的审计调查课题主持,她就是小叶。

严格说,小叶不是那种靓丽出众的女性。但她举止端庄大方,谈吐高雅亲切,尤其是衣着和化妆,搭配得体,色彩合谐,款式新颖而不张扬,每一细微之处都无可挑剔。

她已经结婚近三年。丈夫是留英归国的博士,英俊潇洒,仪表堂堂,性格开朗,谈吐幽默而又严谨,称得起优秀。现为德国某商团驻华机构的首席代表。

熟识他们的人们无不热羡这一对出色的男女。然而,他们却发生了深深的感情危机,小叶的丈夫提出了协议离婚。

小叶说:“我不同意离婚,因为我是爱你的。”丈夫说:“已经是正式夫妻了,你和我做爱还是毫无激情,怎么说明还有爱情,如果你只尊崇柏拉图式的爱情,那么,我对你说声对不起,因为,你选错了人,我在夫妻生活上的要求俗不可耐,我需要合谐的性关系。”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小叶努力调动自己和丈夫私生活的情绪。可是,她做不到,当她把自己打扮得很妩媚、很性感,很美丽时,她总觉得对丈夫有如饥似渴的亢奋要求。可是,一旦激情进发、哪怕室内没有一缕光亮,小叶仍躲不开眼前幻觉中出现的一面镜子。她立刻会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蓬松,衣衫不整,而面部的化妆品被抹成了大花脸,自己的表情淫荡极了、丑极了……她的热情立刻被倾泄而下的冷水浇灭,她想让自己深爱的丈夫得到满足,但她只能够维持一种故意和做作……终于,丈夫也难以宽容了。这一夜,丈夫一把推开她,气吁吁地跳下床坐到沙发里一支接一支猛抽烟,用前所未有的阴沉声调问她:“你这样演戏是不是很痛苦。有一句话我实在不忍心说出口,我越来越感到不是在和妻子做爱,而感到像一个妓女在应付无聊的嫖客……为了我们都不痛苦,趁我们还没有孩子,分手吧”小叶听了,心里刀割一般痛,她哭了。她说出了自己面对摆脱不掉的那面幻觉中的镜子时内心的恐俊和无奈。

丈夫沉默不语,半晌,说:“我相信你的话,但你必须去看心理医生。”

北京大学,在心理诊治方面富有经验的李医生诊室。

李医生对小叶幻觉中的器物分外留意。这位待人和蔼的中年女医生支开了小叶的丈夫,亲切而又漫不经心地和小叶聊起家常。

小叶,来自东北辽东半岛的农村女孩。小时候,家境窘迫,母亲是个半聋哑的残疾人,父亲是乡铁匠,也是一个酒鬼、她12岁被在锦州市做售货员、婚后数年没有生育的姨妈领养,进了锦州的小学读书。

到了姨妈家,当姨妈为她洗澡梳头,换上姨夫出差到大连特意为她买来的漂亮衣服以后,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从姨妈家大衣柜的穿衣镜里看到完整的自已,而且是她在山沟沟的家里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一个都市装扮的漂亮女孩。

姨妈和姨夫宠爱她。但她终归是连县城都没进过几次的乡下女孩,难免被同学嘲弄。每当受了委屈,尤其是姨妈知道她受了委屈,总会把她着意打扮一番,拉她到那面大穿衣镜前安慰她:“让他们瞧瞧,他们哪点比得过咱。”

外表内向而性格好强的小叶几乎就是靠这样照镜子发愤图强,仅仅用两年时间就以优异的成绩升入重点中学,从少女时期起,她就以比别的孩子更敏感的心理注意自己的衣着、举止、谈吐、形象。她在学习上刻苦努力,处处不甘落后。而她对自己的形象,也苛求到丝毫不能马虎的地步,这使她总得到一片赞扬之声。一次,到农村参加劳动,晚上,躺在农家的大炕上,她听到同学们在窃窃私语,评价班上的男女同学谁最漂亮,一个同学说:“我妈妈说没见过小叶这么漂亮的女孩,”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叶为人家这句不经意的赞扬竟然兴奋得彻夜没有合眼。

小叶在学业上乘风破浪,在26岁时不仅成为著名学府出类拔萃的理科女硕士,而且在速算专业方面也崭露头角。她的眼界开阔了,见过了世面,学识和修养使得她和原来从农村进人锦州城的那个小姑娘判若两人她开始有了情感追求。

在小叶读硕士将近毕业时,她对一位巴西华裔学生有所钟意。几番交往,那个男生却对她冷淡起来,很快,她听到那个男生评价她说:“小叶的‘大家风范’实在做作。”

没有人知道,小叶为了这句话,对着镜子检点自己的“做作”曾经暗泪长流。几夜几夜难以人眠。

她在27岁时到新加坡参加学术活动和现在的丈大相遇相识,那是一次联谊酒会,当这位时年29岁的白领绅士刚刚闯进她的眼帘时,她顿时觉得自己梦想多年的“白马王子”终于出现了,这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洋溢着她觉得和自己最般配的那种美感。

她更没有想到,当舞曲奏起,这位意中人竟会径直向她走来,邀她跳舞,而且很快亲呢地说出:“我第一眼就被你超凡的风度吸引。……”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频频约会、而每一次约会之前,小叶总要在镜子前上很长时间刻意打扮。务求自己的形象更加完美。

两个人都很出色,两个人都很成功,恋爱期间当然会摆脱那些市俗的麻烦。

然而,新婚当晚,小叶心里滚沸着爱欲,可是,无意中瞥了一眼淡淡的绿色台灯照着的梳妆台上镜子里的自己,她突然感到一阵极度的恐惧和慌乱,她竟难以自持地一把推开丈夫,用被子紧紧裹紧了自己。此后,她每次上床的时着镜子修整即将入夜的自己时,要和丈夫共度良宵的欲望总急剧高涨到顶点,而一旦和丈夫相偎相拥,眼前就出现镜子里那个最害怕见到的自己,心里的恐惧和慌乱感就会压倒意念中的一切,她一直想拼命摆脱,可是,这面镜子却像魔鬼,越想摆脱越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小叶说,她怀疑自已患了精神病,李医生说,小叶的情况没有精神病那么可怕,但心理疾患的确已经很严重了。

李医生说,小叶是典型的自恋心理障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发现自己的美,尊重自己的美,珍惜自己的美,这种“自恋”心理几乎不足为怪。而而,对绝大多数人,这种心理是使他到社会上寻找走向成功的起点,树立自信心和勇气的重要心理基质。

然而,一种由极端自人自赏形成的自恋心理,一种用自恋为潜在的自卑心理寻找平衡的心理机制,若不能很好地克服,就极其容易发展成为心理病态。平衡自卑心理的自恋,往往会对自恋的自我认同因素极端敏感,生怕出现连自己都难以容忍的形象或者行为缺陷。一旦发现,觉得对自己都难难欣赏,甚至难以接受,留恋的意念立刻破,灭,自卑的心理反而更严重,甚至悲观绝望。

李医生说,小叶的心理障碍显然属于后者。

小叶自小用一种自我欣赏的心理机制克服自己的自卑,并由此激励鼓舞自己在事业和爱情两方面都获得了成功,但是那个镜子里完美的自己是她自恋的自我认同,因此,当发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自己不能认同的自己时,她的内心便会产生自信的动摇,潜在的自卑心理就会使她惶恐不安,而她的这种心理冲突恰恰又是在和丈夫做爱的时候发生的,因而使她的性心理发生畸变。解铃还需系铃人。李医生对小叶说,心理诊治没有灵丹妙药,医生为病人找到厂心理症结,真正的矫治还靠病人自已。

对于小叶.她必须对美有一个全新的认识,美也是相对的。小叶追求一种绝对的美是不可能,而且是强迫症的表现。性爱生活中全身心的投人才足美,不加修饰充分体现自然生理才是美,此时的美只有由丈夫来评价才是客观的、才是其实的,那面镜子映照出你的性爱美,如不能接受,置它于别处也罢,千万不能让它阻碍了你的激情挥扬。对于小叶的丈夫要确切地告诉妻于,你欣赏妻子平时的美,同样也很欣赏她在性爱生活时的美,要用爱抚和语言转移妻子在关键时刻的强迫联想。一次成功的性生活会给你们带来转折,妻子的自信会由此产生,她的修饰打扮一丝不苟都将是她高素质气质的充分体现,她将会走出阴影,只为自己而存在,不再在乎别人的评价。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