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寒:没有梦想,就不会那么可怜。

顾惜朝 傅晚晴

惜晚:没有梦想,就不会那么可怜。
看了部电视剧《逆水寒》,里面的反派人物顾惜朝简直让人心疼。印象中,反派人物不够专业、或者主角不够正派的,另外还有一部《魔剑生死棋》(好吧,当然还有《喜羊羊》)。没看过《逆水寒》的原著,只谈下电视剧的想法。

关于顾惜朝的出身,已经不可考,据他自己和别人的回忆,他连自己父亲是谁都不知,只是某个青楼妓女的儿子。所以大概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顾惜朝出门办事还一直随身收藏了《妇女怀孕的妊娠反应》一书,大概是不希望下一代重蹈他自己的覆辙。而有一次,这本书从顾惜朝身上掉了出来,某个士兵想过去帮忙捡起来,却立刻被他打趴下了。本以为这会是一个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镜头偏偏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让我顶着“标清”的视频画面也看清楚了书本的名字,实在有点雷人,不知用意何在,很难让人不往歪处想。之后,顾惜朝解释说,他出门办事前为了留个念想,这本书就是从他妻子傅晚晴正在研究的科目中带走的。

傅晚晴是当朝权相的千金,很难相信她是怎么和顾惜朝好上并结婚的。据回忆,豆蔻年华的傅晚晴结识了四大名捕中的铁手,暗许芳心,并主动推销自己,说她家里还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请铁手上门提亲。但铁手所处的神侯府,在朝堂上与权相是你死我活的政敌,提亲一事自然也就没了下文。但傅晚晴不甘心,竟很不理智地亲自跑到神侯府去问个究竟,终于被残忍拒绝。而梦想破灭、惨遭辜负的傅晚晴一时冲动、负气寻死,恰巧顾惜朝正在街头为表演飞刀杂技而招募志愿者,于是这两人才结下这缘分。

顾惜朝自比管仲乐毅之贤,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纵观全剧,这种描述似乎也并不是太夸张,在破毁诺城的时候,经顾惜朝修改过的阵法,让铁手两个精通阵法的弟子也大为惊叹。而据顾惜朝自己口述,早年时候的他曾参加科举考试,挤进最后的殿试,并高中探花。可是,北宋的体制却规定,出生贱籍的人不允许参加科举,而妓女之子无疑是属于贱籍的一种,所以顾惜朝冒名参加科举不仅无功,而且有罪,幸亏当时朝廷大赦天下,顾惜朝这才没有被追究罪责,仅仅被钦点除名、永不录用。因此,科举通道既然走进了死胡同,于是顾惜朝转而弃笔从戎。当时正处于北宋末年,海上之盟后,宋军正在为收复燕云失地做最后的冲刺,可顾惜朝从军后,依然是仅仅当了一个大头兵。之后,自感无望的顾惜朝离开军营,又转去著书立说,历时四年终于完成了对古往今来兵书战法的批注,号为《七略》。于是,顾惜朝来到京城开封传道授教,到处散发这本小册子,希望能被某一个达官显贵相中,可结果却是顾惜朝被视为疯子,沦为开封人民茶余饭后的笑谈。所以,为了生活,顾惜朝这才摆起了摊、卖起了艺,结识了表白被拒、伤心欲绝的权相千金。

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剧里并没有交代,但想象一下,顾惜朝的形象完全符合傅晚晴梦想中的“大侠”,甚至以后的傅晚晴在介绍她相公的时候,总是像炫耀宝贝一样,自带一脸花痴态的”顾大侠“。但是,就在两人成亲前夕,顾惜朝终于发现了傅晚晴的身份,被人当成小白脸而依靠裙带关系上台,是他平生最恨之一。另外据傅晚晴回忆说,在成亲前夜的她又突然感到后悔,再次去找铁手,希望铁手带她私奔,结果却依然被拒绝。所以当这对新人在洞房的时候,顾惜朝看到傅晚晴郁郁寡欢的表情后,发誓现在只做形式上的夫妻,一定要等到他顾惜朝出人投地之后才圆房。而名为权相侄子、实为权相私生子的黄金鳞适时地冲进来发酒疯,于是本应美好的花烛夜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但不管如何,这门亲事算是成了,顾惜朝真真切切地成了当朝权相的布衣女婿,即便他本人尽量避免这个身份,严禁他人说起,而权相当然也不会硬要推广顾惜朝。此外,又阴谋论认为,傅晚晴之所以会在新婚前后研读《妇女怀孕的妊娠反应》一书,除了自己的专业是救病医人外,还可能就是与之前的初恋对象铁手发生了点什么,担心自己怀孕而做的准备,无法考证。总之,这门亲事依旧是成了开封人民的的又一个笑料,傅晚晴被认为是花痴、顾惜朝则是个小白脸。而第二天,顾惜朝就被派出去做任务,从此踏上了一条彻底的不归路。

本剧主角名为戚少商,一人一剑平息了原本互相攻伐了八个山寨,组成连云寨,然后带领着连云寨在风起云涌的收复运动下异军突起,迅速在江湖中建立声望。而在一次意外中,戚少商救下了逃亡的李龄(寓意西汉的李陵?),李龄以逆水寒剑相赠,托付了一件与逆水寒剑有关的秘密大事,之后两人相约在旗亭酒肆再次碰头,而戚少商就在这里遇到了早就在此等候的顾惜朝。

顾惜朝并不知道李龄、或逆水寒剑相关的任何事情,他的任务只是杀戚少商、夺逆水寒剑,证明自己,希望于他的权相岳父给他一个大大的”YES“,然后借此提拔他,好让他可以施展更大的抱负和才华。可顾惜朝发现,偏偏这个戚少商就是唯一一个懂他的人,被人视作粪土的《七略》却让戚少商大为赞叹、自愧不如,甚至戚少商在被顾惜朝追杀的逃亡途中也曾引用《七略》中的计谋,以至于顾惜朝放走了两个可能是最好的刺杀机会。之后两人弹琴舞剑一夜,相互抒发心中感慨,戚少商也由此产生了将顾惜朝引荐为自己接班人的想法。但顾惜朝得知戚少商的这个想法后,反而产生了一个更大的”杀无赦“计划。

最终,连云寨被顾惜朝一锅端,但戚少商却没死。而为了追杀戚少商,顾惜朝一路上可算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破雷家庄、灭毁诺城、焚安顺客栈、屠神威镖局,结果却因为不是对手太狡猾、就是队友太后腿,每次都被戚少商逃生。就像顾惜朝自己说的那样,为了杀戚少商而得罪的人,任何一个都不是他顾惜朝能担待得起的,所以他顾惜朝只能赶尽杀绝。而在顾惜朝拿下连云寨后,千里寻夫的傅晚晴偶遇逃亡的戚少商一行人,有感于戚少商”大侠“的作为 ,傅晚晴此后处处为戚少商们提供帮助和庇护,甚至被戚少商当作人质,逼着顾惜朝下跪放行。

这要在以前,傅晚晴这种扯后腿的举动早就被批得体无完肤了,但可能是过了愤青的年龄,我实在是对傅晚晴恨不起来。傅晚晴一直有一个大侠梦,希望她的相公是个真正的”大侠“,但她却不知道这种所谓的”侠义“却正是顾惜朝所鄙夷的,而顾惜朝的梦想是得到傅晚晴最不看重的”权势“,即使如此,顾惜朝依然愿意在娇妻面前冒充一下大侠。其实本不需要冒充,以顾惜朝的才学武略,当个江湖大侠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但无奈的是,顾惜朝认定了江湖草莽只知道打打杀杀、快意恩仇,完全不把生命当回事,所以在顾惜朝的观念里,出人投地,一定是居庙堂之高,出将入相,所以,他一定要杀戚少商完成任务,以至于他能早日进入他的“正途”。

在雷家庄,雷卷为了江湖上的一个“义”字倒戈一击,顾惜朝的部众退散,顾惜朝遭到了“老王看瓜”的侮辱,并且被同事、部众、徒弟、对手、甚至还有妻子傅晚晴围观,奇耻大辱也莫过于此。而别后重逢,傅晚晴表示他爹一直想要一个外孙,而后又一会说冷一会说累,反复暗示圆房。但顾惜朝却不愿放纵自己,以成亲那晚的誓言为由,再度表示,不出人投地、完成出将入相之志就绝不与傅晚晴圆房。而作为退步,顾惜朝表示,两人可以一起盖着棉被聊它个一晚上天,结果傅晚晴愤而出走。后来,顾惜朝还是追回了傅晚晴,最终妥协,表示愿意为她放弃这次任务,一起携手天涯。然而在这时候,黄金鳞又适时地过来对顾惜朝一番冷嘲热讽,明着是送顾惜朝一架马车装点门面,暗着就是挑动了顾惜朝最为敏感的自卑,于是第二天,顾惜朝便再度离去。

从这以后,傅晚晴便彻底地站到了顾惜朝的对立面,用她自己的话,因为她相公做了很多坏事,将来一定会受到惩罚,但顾惜朝又得罪了那么多人,所以当惩罚来临的时候一定没人帮,所以作为妻子的她必须为顾惜朝做一些“善事”,希望以此能够减少顾惜朝的罪孽。然而这些“善事”不仅没有帮助顾惜朝迅速结束任务,反而逼得顾惜朝为了追杀戚少商而杀死了更多的人。后来,傅晚晴明白了顾惜朝的决心,于是计划偷取并摧毁逆水寒剑,然后写信求他爹中止追杀戚少商的任务。但是,在成功偷取逆水寒剑后将其摧毁的过程中,傅晚晴发现了藏身剑柄内的密信 — 权相傅宗书有意要挑起辽宋战争,然后学习当年的赵匡胤率军北上,途中被黄袍加身,改朝换代。

知道真相的傅晚晴立刻写信给他爹,说她已经烧毁了密信,承诺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密信的内容,同时因为逆水寒剑中的秘密已经被摧毁,请求停止追杀戚少商。很快,相爷的书令就传到了,果然中止了任务,但新的任务是,让顾惜朝杀傅晚晴。

顾惜朝感到无奈,发誓要让其妻子过上快乐的一天,于是听从傅晚晴的要求去弥补以前犯下的罪过,第一站就是重建雷家庄。然而问题马上就来了,作为第一反派人物,顾惜朝竟然没钱,让人怜惜。想当初顾惜朝追杀戚少商,率众攻城略地,单单一个毁诺城,原城主息红泪就曾允诺用二十万请黑店掌柜帮忙,只因毁诺城破后再也拿不出这二十万了,但这些钱显然没有被顾惜朝拿去。不得已,顾惜朝向他的手下、徒弟们开口求助,但这些落草为寇的部众们显然更不像是会有钱的主,于是顾惜朝只能将傅晚晴的一些随身宝贝去当铺当掉,拿着这笔钱才请来了一批工匠工作。 结果被那些原先被顾惜朝抓为人质、后被傅晚晴解放的雷家庄村民看到后,顾惜朝夫妇落荒而逃。

随后,在白日里的烟花中,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傅晚晴也早已知道她爹的命令,为了不让顾惜朝为难,接口让顾惜朝回头的实际,傅晚晴选择跳崖自杀。而眼疾手快的顾惜朝回过神来后也跟着跳了下去,最终在下落过程中追上了傅晚晴并保护她不被摔死。劫后余生,醒来的傅晚晴假装失忆,总算是让她爹暂时放过。

紧接着,傅宗书亲自出马,给顾惜朝又派了一个新的任务,杀铁手。另一方面,由于知道顾惜朝打不过铁手,于是傅宗书逼着顾惜朝服魔药、练魔功。同时,傅宗书已经在江湖中放出话来,说顾惜朝为了傅晚晴决意要跟铁手死战。而一向孤傲自负的顾惜朝当然不愿江湖上传出他顾惜朝怕了铁手而将娇妻相让的绯闻,于是一闭眼,硬着头皮上。

此前,由于黄金鳞的讥讽,顾惜朝已经对傅晚晴和铁手早年的一些恋情略有所知,想着自己只是铁手的一个替代品,心碎了一地。同时,顾惜朝在跟踪傅晚晴和铁手时候,得出了他们两人似乎旧情未灭的讯息,之后将傅晚晴接回,顾惜朝摊牌,表示他愿意放手,惹得傅晚晴也一起伤心。第二次在安顺客栈,仅一墙之隔,顾惜朝在隔壁监视铁手,结果寻夫而来的傅晚晴误入,成为绑匪的人质。而就在这时,顾惜朝亲身见证了将死的铁手对傅晚晴的迟到的表白,傅晚晴虽然立刻背过身去、面向顾惜朝所在的方向,嘴上说着不要,但表情显然大为感动,之后又更是与铁手互相护着、抢着去先死,甚至连两个绑匪都对顾惜朝表示了遗憾。见此,顾惜朝的心情异常复杂、万分纠结,犹豫着是否还要出手相救自己的妻子。但随着房间内的杀机一动,顾惜朝依然毫不犹豫地现身救下了傅晚晴、捎带手也暂时地救下了铁手,然后一改刚才阴霾的表情,谈笑风生地开始演说。

后来,顾惜朝练魔功走火入魔,傅晚晴本已下了杀心,结果依然不忍,反而指点顾惜朝打通经脉。魔功初成的顾惜朝立刻去找铁手和戚少商,而在他们打斗正酣的时候,傅晚晴一发烟火驱走了眼放蓝光的顾惜朝。后来,铁手抓住机会把自己和顾惜朝铁索连环了起来,一道闪电劈中了两人,顾惜朝的蓝眼竟然被电好了,而铁手也没被劈死。但紧接着,顾惜朝就被相爷派出的九幽神君的徒弟们抓进了开封大牢,待罪。

即使在开封大牢里,顾惜朝仍然想着他的岳父相爷能再给他一次机会来证明自己。而之后在目睹了英子被九幽神君淫辱之后的选择性失忆,顾惜朝终于想明白了傅晚晴可能也是假装失忆的,便更加急切地想要出去证明自己,同时策反了英子,一道杀九幽神君。

之后,戚少商打探消息也来到了开封府大牢,并假装也被制城了药人。顾惜朝眼见自己一路追杀的仇敌变成了活死人,心生怜悯,为其践行,席间吐露了不少真言,虽然自己与戚少商惺惺相惜,但杀戚少商是他的第一个任务,必须完成。同时,顾惜朝也感叹自己只想杀一个戚少商完成任务,结果却杀了那么多人,就他戚少商总是不死,成为他顾惜朝迈向出将入相的第一步的挡路石。所以他怨,他恨。但直到此时,顾惜朝依然不知道关于逆水寒隐藏的那个秘密。

后来,戚少商的老情人息红泪为救戚少商也进了开封大牢,差一点也成了药人。幸亏息红泪的妹妹在路上偶遇了大辽和亲使团的太子,被大宋皇帝收为义女、封为公主,嫁于辽太子和亲。但就在息红泪被救出去之前,九幽神君的两个徒弟见色起意,这时候又是顾惜朝站出来保全了息红泪。而早在安顺客栈的时候,息红泪中毒不能动弹,胖子厨师由于之前早已与息红泪定下约定,准备抱着美人去睡觉了。这时候,以胜利者姿态主持场面的顾惜朝毫不犹豫地出手,替戚少商手杀死了胖子厨师,当作送给戚少商的赴死一个礼物。当然,最后由于傅晚晴的介入,戚少商又死里逃生。

再后来,傅宗书亲自来到开封大牢,为起事作最后的动员,顾惜朝和英子也借此策反了九幽神君的全部徒弟。但这个反击,与送死无异。等五个弟子死完之后,戚少商与顾惜朝两人联手、双剑合璧,成功击杀了九幽神君,然后一起冲出地牢,却依然仇敌。

死里逃生的顾惜朝回到相府,终于被告知了真相,傅宗书就是要取大宋而代之 。而就在顾惜朝犹豫不决的时候,傅宗书又一次提及了《七略》,夸赞顾惜朝是个人才,可堪大用,登堂拜相、挂印封将,再一次给了顾惜朝一个大大的“YES”,而顾惜朝觉得这一次终于是被岳父认可了,于是接下了逼宫的重任。后来,这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顾惜朝却偏偏点名要找戚少商决战,结果在战斗中不经意间落在了赫连小妖的熊牙吊坠上,剑断负伤。本想再战,结果傅晚晴带着神侯府众人赶到,顾惜朝将断剑掷地,用从未有过的绝望和怨恨指责道“是你 把我害死的”。

然而顾惜朝大概依然蒙在鼓里。当初顾惜朝为追杀戚少商而屠杀了大量无辜的人,被他一句华丽的“一将功成万骨枯”所掩饰。很显然,顾惜朝始终是将自己放在“一将”的位置上的。 可是,此时的顾惜朝依然还不知道,此次逼宫,无论成败,都只有死路一条。败了当然是当替死鬼背锅,而一旦成功,自己则将会被杀人灭口。他顾惜朝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他的境遇,从来都没有被傅宗书真正赏识过,充其量只是一个杀手、一个工具,是为傅宗书功成铺路的“万骨”中的一副“骨”。所以后来,当黄金鳞率军赶到,顾惜朝以为像之前多次那样,以为是替他解围的,结果得到的结果却是被残忍的丢车保帅。尽管由于傅晚晴的介入,这个“帅”也没被保住。

因为,傅晚晴并没有真的烧毁密信,留着原件就是希望能在万一的情况下救顾惜朝一命。当天,傅晚晴照常在家等着遥遥无期的顾惜朝一起吃饭,结果却等来了铁手和铁手的师傅诸葛。诸葛神侯放出话来,只要傅晚晴说出秘密,就成全她和铁手,让铁手带着傅晚晴远走高飞。怎奈为时已经太晚,傅晚晴现在只关心顾惜朝,于是转而利用这份密信与诸葛神侯达成了交易。甚至,现场的傅晚晴担心诸侯神侯毁约,抢夺了戚少商的逆水寒剑威胁众人,如果不履行诺言放了顾惜朝,就杀了诸葛神侯。最后,傅晚晴对着顾惜朝作了一首绝命诗“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惟有年年秋雁飞。”诗罢,朝着顾惜朝声嘶力竭地大叫“疯子 还不快跑”。

此时的顾惜朝泪流满面,与傅晚晴相视脉脉无言,心里大概也在吟颂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一类的东西,最终转身,踉跄着离去。

而傅晚晴在确认顾惜朝走远之后,选择自杀,倒在了铁手怀里,临死前提出了当初铁手承诺的三个诺言中的最后一个,要求铁手一定要放过她相公顾惜朝。而铁手早已有辞官隐退的打算,在拒绝兑现对傅晚晴的前两个诺言后,终于应下了这第三个。

再后来,顾惜朝来到灵堂,带走了傅晚晴的尸身,从此不知所踪。

而对于主角戚少商,则接受了诸葛神侯的邀请,替补了铁手出走后留下的空缺。但最为代价,戚少商又一次地违背了自己对息红泪的承诺,因为他觉得自己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无数的江湖义士在他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没有“义”,就没有江湖,所以他戚少商的后半生是为这些人而活的,他必须要将这种江湖中的“义”传递下去。而息红泪则习惯了戚少商的这种为了“侠义”而做出的反覆,表示那就这样吧,准备自己回去重建毁诺城。

不怀疑,这彻彻底底就是一个悲剧。心往大侠的傅晚晴因伤心失恋而结识了贫困潦倒的顾惜朝,而怀才不遇的顾惜朝却因结识傅晚晴而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入坑里。其实,如果傅晚晴放弃“大侠梦”,甚至不需要帮忙,只要假装不知道、不捣乱,那么他爹的阴谋或许还有一点机会。以后来者的眼光看,当时的北宋朝廷已经腐败到了极致,傅宗书若是能成功更换门庭,说不定还能避免不久之后的“靖康之难”。而实现出将入相之志的顾惜朝也可早日与其圆房,等有了孩子,或许傅宗书也会因舔犊之情而绕过顾惜朝。反过来,顾惜朝如果能转变他的观念,不去强求一个官方朝廷的认可,当一个大侠对他来说不会太难。但顾惜朝的出生决定了他不可能放弃任何能证明自己的机会,越是自卑的人就越要出人投地,于是一条路走到黑,连向来对顾惜朝冷嘲热讽的黄金鳞也只能一声叹息。但傅晚晴也是一条路到底,选择了顾惜朝,就永远是顾惜朝,选择了“侠义”,就永远背负着“侠义”。

如果要是问傅晚晴是不是真的爱顾惜朝,那么可能就像傅晚晴临死前对铁手说的,她觉得,她还是爱顾惜朝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去爱。

而要是问顾惜朝爱不爱傅晚晴,我想,那肯定也是爱的。要不然,像顾惜朝那么自负高傲的人绝不会为了傅晚晴而三番两次地下跪求饶。只可惜顾惜朝也不知道怎么去爱傅晚晴,所以只能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伪装成娇妻心目中的“大侠”,可是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的方式错了,但傅晚晴已经死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ice

下蛋网,美好生活的倡导者。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每个人都可以努力,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相信自己,你能作茧自缚,就能破茧成蝶! 站长邀请你来下蛋。

View all posts by ice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