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烟杳杳,一枕闲梦远_青墩记忆

青墩记忆

烟云消散,柳叶苔瓦雨潇潇,闲梦江南梅子青。仿佛千年前我便与青墩有一个约定,来此看山看水,看朝看夕。丹青几笔,水墨寥寥,浸润着江南独有的青湿的气息,将人引进千年的故梦,长眠而不醒。

每一座城,都该有她的故事。我想,青墩的故事,总是带着丝丝禅意的沉香味,清欢,惆怅。

正值烟雨,青石板也润湿着,似乎在遥遥处,一个结着丁香愁怨的女子,撑着油纸伞,行走在氤氲迷蒙的梦里,迷失在沉沉的往事里,却渐行渐远,与她如莲的心事,沉入云水之间,就此了无痕迹,无人知晓。只有青墩的草木风月,与故人,与老宅,记住每一段故事。几近相同,年复一年的等待,直到把生命中所有的深情都耗尽。岁月忽荒疏,忽荒疏。

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如奏绿绮,如绘丹青,烟笼青墩,雨巷深深深几许,云烟杳杳。

寻一处茶馆,临窗而坐,温一壶苦茶。彼时云水风月与我相伴,与我共饮,与我诉说所有的悲喜,不问前因。青墩的一江温水,沉入了每一段姻缘相缠,承载着厚重的因果一禅,唯有历过轮回方懂得的慈悲。远处有隐隐的摇橹声,让人想起柳宗元的诗句来:“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我去时正当烟雨天,却见不得日出之景,见不得彼时船桨划开的浅浅波纹是否温柔地让人心醉,甘愿沉眠。

茶凉,即是拂袖离去之时。蓦然心生不舍,却在回望一眼后继续自己的旅途。那时却不知,此地或是我的归宿。岁岁年年,与之相伴,朝夕相对,直至苍然白首。

自那走过一座又一座石桥,浮途未歇,却在残垣之侧驻足。墙上斑驳了岁月的痕迹,不堪相负。似乎蓦然跌入了古刹云烟之中,是是非非弥散,不知谁将流年暗中偷换。或许千年前,也有这样一个女子,将八千愁怨凝于此,不可触碰,不可怜之,或许她只想我们如同过客,打马而过,涉水倦看往事万千。君无言,无言。

寒鸦声声,已入黄昏。堤上的草木渐渐淡去,沉入黑暗之中。风卷沉香逐,几树烟罗低绮户。

戌时,天色渐沉。我候着时辰来听这场青墩的花鼓戏,与戏台隔岸相望。以为同是吴侬软语,却听不懂台上戏子唱了什么。花鼓戏属于小戏,不比越剧昆曲唱来唱去的悲欢离合,戏台上,只有一位老人,涂着浓妆,唱着戏。其外,一位老人拉着二胡相和。便无了别人。我却有了感慨之意,百年之后的此地,是否还会有人坚持着将花鼓戏一代一代唱下去?

阶上的苔痕依旧,墨绿如初,弥漫着古旧的气息。总以为时光待青墩最为宽厚,依然晨钟暮鼓,安之若素。殊不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失去。时光或许就如青墩的温水,似乎沉沉,却一直未曾停歇。

次日,我离开了青墩。或许几年以后,我还会回到这个浸润着云水禅心的小镇,白墙黛瓦,淡淡如昨。而她一如既往地温柔待我,不问归期,不知归程。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