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金铃子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失去的金铃子

牵牛花

很偶然地,读到一首诗,“牵牛花”:

蓝牵牛朝着那边开
白牵牛朝着这边开

一只蜜蜂飞过
两朵花

一个太阳照着
两朵花

蓝牵牛朝着那边谢
白牵牛朝着这边谢

就到这里结束啦
那好吧,再见啦。

正值午后,我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忙忙叨叨一些年底的事物。这首诗突然静悄悄地打动了我,用她那柔柔的、嫩嫩的手指触碰我的心,让我看到一双透明的大眼睛,和两汪深不见底的寂寞忧伤。

看了看作者姓名:金子美铃(1903-1930),日本童谣诗人。放下手头的事情,试着去网上搜了一下,居然找到不少金子美铃的资料。简简单单的一个小女子,冷冷清清的二十六岁生命,彗星一般悄无声息地逝去……但是她留下的陨石却在半个多世纪后被挖掘出来,闪烁着柔嫩的光芒……

她的父亲经营一家书店,因为生意的关系,来到中国营口,在日俄战争后客死异乡街头。她和她的母亲、哥哥守着书店,继续生活。又过了几年,下关的姨妈去世了,按照习俗姨父娶了她的母亲。家里就剩下她和哥哥。她是好学生呢,年年拿第一。可不,当那些渔民的孩子玩捉迷藏、过家家时,她守着书店里的书,守着书里的童话和故事。但是,人都得长大啊。初中毕业了,老师说金子你该去东京考女子中学的,她怎么好意思呢?哥哥初中毕业就留在家里打理书店,她怎么好意思花很多的钱去外地求学呢?

那就到下关找妈妈吧,那里还有一个弟弟呢。弟弟不知道自己是很小的时候过继给姨妈的,一直把养父当作生父,把生母当作继母,把她当作表姐。弟弟喜欢音乐,而她喜欢诗。她为弟弟的音乐填词,弟弟为她的诗配乐。那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呢。

但是,人都会继续长大啊。弟弟看着她,眼睛里满是爱慕;她躲避这目光,心却无处安放。姨父说金子你该嫁人了,她默默点头。姨父不是诗人是商人,姨父替她相中的人也不是诗人是商人。

嫁吧嫁吧,女孩子长大了就得嫁人啊。丈夫说不许你写诗,不许你见那些诗人。唉,不写就不写吧,不见就不见吧,反正她有了一个女儿,女儿就是她最好的诗篇,女儿就是她眼里最天才的诗人。

丈夫寻花问柳,把病传给了她。丈夫又有了外遇,把一纸休书扔给了她。离吧离吧,她什么都不要,她只要她的诗和她的女儿。

可是丈夫又改主意了,找上门来索要女儿。她已经病得直不起腰,她的诗能保护她的女儿吗?

还能怎么样啊?她选择了离去。

我伤心哭
的时候
总是闻见橙花香。

我在这里赌气,
很久很久,
也没人来找我,

我已经看腻了,
蚂蚁 从墙洞里
没完没了地 爬出来。

院墙里,
仓库里,
传来欢笑声,

一想起又哭出来
这时候,
我闻到了橙花香。

现在,在她那边,她还能闻到橙花香吗?

(“牵牛花”和“橙花”均为草草天涯翻译,在此致谢!)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失去的金铃子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