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与爱情无关”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幸福与爱情无关”

把一个人的温暖 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
让上次犯的错反省出梦想
每个人都是这样 享受过提心吊胆
才拒绝做爱情待罪的羔羊

回忆是抓不到的月光 握紧就变黑暗
等虚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
阳光在身上流转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一直知道香港歌坛有一位词圣,林夕,站在王菲、黄耀明、张国荣、杨千嬅、陈奕迅……的背后,抛出一阙又一阙抵死华丽又抵死颓靡的醒世通言,令人明知是饮鸠止渴,却欲罢不能。

但我是个土包子,与时尚相距可以光年计算,所以从未加入那已然蔚为壮观的饮鸠队伍。可是很意外地听到了陈奕迅演唱的“爱情转移”,《爱情呼叫转移》的片尾曲。歌词出自夕爷,好端端的一部贺岁闹剧就此在结尾处平添了一份绝望和悲凉。

《精品》的娱记们嗅觉总是格外灵敏,逮着短暂来京的夕爷进行独家采访。夕爷说:“幸福与爱情无关。”夕爷还说:

“其实所谓的爱情路,对我来讲是没有终站也没有停站的。人生很无常,特别是感情方面,你无法控制它,你爱一个人是不受控的,如果受控的话就不是爱情。”

“在爱情的过程中,你会经过很多快乐,可快乐为什么会完结呢?……如果你爱一个人,一直是快快乐乐的,那种‘快乐’可能不是真正的爱情的快乐。爱情是要有‘火花’的,有火花,就一定会灼伤你我。”

“我觉得失去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没那么痛苦,有很多方法可以解决。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在有所领悟的时候,就会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

“有一个诗人讲得好,他说人与人之间的相爱,不是生离,就是死别,没有第三种结局。多悲凉啊!不管怎么相爱,始终有一天要面对死亡,这是‘死别’;如果中间分开,就是‘生离’……所以我们要先懂得怎样接受悲哀,才会懂得快乐,就是这个道理。”

“……总有一些人是甘于平凡的……平凡当然是美的,可是我相信大部分享受爱情的人,都不会觉得平凡是最美的。平凡有它的幸福感,可是‘幸福’我觉得跟爱情没有必然的关系。”

这位夕爷的话叫人听了不知说什么好。活得如此清醒透彻的人,会不会离“幸福”和“快乐”都很远?听说他原名梁伟文,因为偶然得知“梦”的简体字拆开了是“林夕”,便以此为笔名?听说他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和失眠症?听说他46岁了,还是孑然一身?但是他诚恳地告诉记者,“我的性格很理智……我太平和了。”

在“爱情转移”的结尾,陈奕迅这样安慰尘世男女:

你别失望
荡气回肠
是为了最美的平凡

夕爷说这句被记者认为“还算温暖”的歌词其实最无奈。我们经历过自认为荡气回肠的感受后,目的是什么呢?难道竟是回归平淡么?可是不回归平淡又能如何?夕爷说自从张国荣过世,他就想写一些“有希望的歌”,所以才故意在后面加上“最美的平凡”……

PS.
夕爷居然还跟娱记谈起了小说创作,就势评点了几句张爱玲:

“在写小说方面,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得写真正的对白,我觉得对白是最难写的,因为写到哪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性格。……比如张爱玲的小说,当然很好,可里面的每个人都是很冷、很计算的,每一个人说出来的话,都像是可以被引述的警句,其实很奇怪。”

原来,林中的夕阳,也许遗世,也许厌世,但绝不是冷的。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幸福与爱情无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