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以我的名义”——赵姬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请不要以我的名义”
——赵姬
 
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母亲,但是历史学家们却并不确知她的身世,甚至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只能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她应该是赵国人,曾经当过歌舞妓,又曾经是吕不韦的姬妾,那就称她为赵姬好了(反正在她之前不是还有过一个夏姬吗?)。
 

关于赵姬的出身,历来版本很多。一说她出身赵国富豪之家,《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就有“其(即吕不韦)姬邯郸豪家女”的记载。一说她流落烟花巷,在邯郸城歌舞冠绝一时。这后一种说法有《战国策》为佐证。总之,她遇到了吕不韦,并成为他身边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那时的吕不韦是阳翟的大商人,多年往来各国做生意,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积累起万贯家资。于是他的胃口也渐渐大起来,把眼光瞄准了江山社稷,而且,像所有能成就大事的人一样,他愿意长久地等待,并懂得把握机会。 

这一年,他来到赵国的都城邯郸,见到了在那里当人质的秦昭王庶出的孙子子楚。彼时的子楚穷困潦倒,归国无望,正是人生最黯淡窘迫的时候。《史记,吕不韦列传》记载:“子楚,秦诸庶孽孙,质于诸侯,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吕不韦见到他,却如同见到天上掉下一件宝贝,“此奇货可居”。他告诉子楚:“吾能大子之门。”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门,而乃大吾门!”吕不韦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门而大。”呵呵,好一个“吾门待子门而大”——待你的门庭光大后我的门庭自然就光大了。子楚并不笨,“乃引与坐,深语”。就在这个深夜,一个野心勃勃与一个困兽犹斗的男人决意联手豪赌一回。在吕不韦,赌注是全部家产;在子楚,赌注是身家性命;目标:秦国的天下。吕不韦承诺,愿携千金赴秦国,为子楚游说他的父亲安国君和安国君的宠妾华阳夫人,让他们立子楚为適嗣。“子楚乃顿首曰:‘必如君策,请得分秦国与君共之。’” 

在最初的计策中,吕不韦的赌注里是否包括了赵姬?我们不得而知。对这个绝色女子,吕不韦是心存爱恋还是纯粹视之如玩物?我们也不得而知。反正,按司马迁的说法,他让她怀了身孕。某日吕不韦与子楚共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让子楚见到了赵姬——结果当然只有一个:子楚迷上了赵姬。他起身向吕不韦敬酒,请求吕不韦将此佳人赐给自己。吕不韦的反应司马迁只以一句概括:“吕不韦怒”。呵呵,是“真怒”还是“佯怒”(像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所解读的那样)?我们仍然不得而知,其间的区别大约也不甚重要,因为结果还是只有一个:“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没有人去征求赵姬的意见。女人嘛,不过是一件美丽的衣裳,今天我穿,明天你穿,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赵姬沉默地服从了。在子楚面前她继续沉默,保守了一个惊天的秘密。第二年(前259年),她生下儿子嬴政,被子楚立为夫人。 

一切都按计而行。吕不韦为子楚赢得了秦国太子安国君的信任,子楚被立为適嗣;赵姬又为吕不韦生了个儿子,而且生在子楚身边。长久的等待后,吕不韦一定在期待着收获吧?秦昭王五十年(前257),秦国围攻邯郸,情况紧急,赵国想杀死作为人质的子楚。吕不韦和他的金子又出马了,六百斤金子换得子楚逃出邯郸,逃到秦军大营。危难之时,女人和小儿自是累赘,所以赵姬和两岁的嬴政被留在邯郸。这个女子想必是不一般的,她不知以什么方式竟保全了自己和儿子的性命,直到六年之后,秦昭王去世,太子安国君继位,立子楚为太子。赵国尚未做好准备与秦国撕破脸皮,于是护送子楚的夫人和儿子回到秦国。

接下来的事情如同走马灯一样,令人目不暇接。安国君在位一年即去世,子楚在位三年即去世,然后年幼的嬴政继立为王。对吕不韦,子楚算是言而有信。继位后的第一年,便任命吕不韦为丞相,封文信侯,以河南洛阳十万户作为他的食邑。野史里总有人添油加醋,说子楚死于与赵姬过于频繁的云雨之欢——这种论调在中国历史上当然不是第一次。人生的戏剧多么大起大落,曾经流落烟花巷的赵姬,一朝贵为太子妃,眨眼又为王后,转瞬又为太后。

嬴政尊奉吕不韦为相国,称他为“仲父”。呵呵,此时的吕不韦一定心满意足,在上万奴仆的伺候下,自在地享用着早年间他用金子和佳人换来的荣华富贵。而那位新寡的佳人,何必让她的床帏寂寞着呢?

但是,嬴政在渐渐长大。吕不韦该是以怎样复杂的心情注视着嬴政的成长啊?退步抽身,是时候了。太后的床帏纵然有千种风情,也该离开了。再为她寻一个男人吧,省得她惹事生非。市井上不是有个叫嫪毐的家伙据说颇有些奇趣吗?那就让他假扮太监去伺候太后吧。 

日子竟然相安无事地过了好些年。赵姬在远离京城的宫殿里为嫪毐生下两个儿子,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该来的终于来了。秦始皇九年(前238),有人告发嫪毐并不是宦官,与太后淫乱私通。是年九月,嫪毐家三族人众被全部杀死,与太后所生的两个儿子也被处死;太后被打入冷宫;吕不韦被罢相,并被逐出京城。第二年,嬴政修书一封给吕不韦,质问这位“仲父”:“君何功於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於秦?号称仲父。其与家属徙处蜀!”曾经呼风唤雨的相国、仲父知道大限将至,喝下酖酒自杀而死。

又过了九年。这九年里,太后寂寞吗?快乐吗?无人知晓。秦始皇十九年(前228),赵姬去世,谥号帝太后。嬴政将她与庄襄王子楚合葬在芷阳——这是否合她的心意呢?同样无人知晓。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皇帝的母亲就这样把很多的秘密永久地带走了。

拓展阅读:“请不要以我的名义”——夏姬  “请不要以我的名义”——陈圆圆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请不要以我的名义”——赵姬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