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太阳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寂寞的太阳
 
 

手头一件做了很久的事情终于在上周三告一段落。嘘一口气,决定给自己放几天假。可是只不过周四上午没有看书、写作,心里便惶惶然起来。下午去学校开会,被告知作为“学术骨干”要上报下一个科研五年计划。同事们都在厉兵秣马,是不是只有我还在风花雪月里晃晃悠悠? 

破罐子破摔,且由他去吧。周五决定继续晃荡一日。临近中午,跑到附近的影城买票,“11点55的‘太阳照常升起’还有票吗?”“有,你想要哪个位置的?” 

一个服务生接过我的票,另一个打着手电筒引领我走向座位。还没到达指定位置他便停住了脚,“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人不多。”我扫了一眼黑漆漆、空荡荡的放映厅,不觉有些错愕:我该不会是唯一的观众吧?坐下之后,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前前后后稀稀拉拉地还坐着几个人,陆续又进来几个,还好,还好。 

小号声嘹亮地响起——6 7 i 7 6 5 7 — 6 6 — 

年轻的妈妈把一双漂亮的鱼头鞋挂在树梢。一转身,鞋不见了。一只聒噪的斑鸠飞过来,“我知道,我知道”,又堂皇地飞走。妈妈紧追不舍,儿子大惊失色,“妈你怎么了?”妈妈上树了,她从浓密的枝叶中探出脑袋,望着远方,微笑着高声叮嘱:“阿辽沙——别害怕——” 

黑暗中,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夺眶而出。 

疯妈在屋顶上来回踱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遍,又一遍……眼神清亮,神情遥远、陶醉、安详,温软的温州口音在“空悠悠”上飘飘荡荡、如涟漪般扩散。 

黑暗中,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夺眶而出。 

“美丽的索罗河,我为你歌唱……”男中音欢快地响起,在潺潺溪水上流淌。随溪水流淌而来又流淌而去的还有一双漂亮的鱼头鞋,一件对襟褂,一条长裤。“姜文让一个女性这样尊严地死去”,黑暗中,我突然想起这句话。 

碧蓝的天空,斑斓的山林,脸都没有洗干净的山里娃儿,扛着猎枪下乡劳动改造的姜文……砰,砰,砰……枪声干脆利落,带着自由和决心一下一下撞击着我的耳膜。“他的枪还在,还在……”黑暗中,我突然想起这句话。 

奇迹一般,火车停了,年轻的母亲一跃而下,在铺满鲜花的轨道上奔跑,奔跑,向着鲜花丛里的小生命奔跑。 

黑暗中,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夺眶而出…… 

外面的太阳一瞬间晒干了我的眼泪。风吹过,是否留下点点泪痕?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太想抓住一根稻草,让自己被感动一回,被感动一回。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寂寞的太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