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青史尽成灰” 祭 南京大屠杀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不容青史尽成灰”

我知道七十年前的1937年12月13日,一只兽军占领了一座名叫南京的美丽城市,在随后数月间对平民和战俘进行大规模屠杀,中华民国的首都转眼成为血流成河、尸骨堆积的人间地狱——但是我不敢知道更多,因为我没有勇气。 

我知道这群兽军中有两位展开“杀人竞赛”的少尉,在抵达南京城外的紫金山时已经分别杀死105和106人,他们的“业绩”为东京报纸所赞扬,被誉为“勇士”。我还知道这两位少尉与他们的田中军吉大尉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大尉先生用他的“宝刀”砍死了300多中国人——但是我不敢知道更多,因为我不够坚强。 

我知道这群兽军随时随地不分昼夜地强奸中国妇女,然后为避免麻烦把被奸妇女和他们的家人统统杀掉。南京水西门外的一位寡妇连同她十八岁的长女、十三岁的次女和九岁的幼女均被轮奸,幼女当场死去,长女次女皆不省人事;金陵大学校园内,十一岁的幼女被日军轮奸致死;珠江路口,七十九岁的老妇被强奸,其子向日军拼命,亦被杀死……——但是我不敢知道更多,因为我不够勇敢。 

我知道这群兽军不仅杀掉能见到的每一个俘虏,也杀死进入他们视野的所有老少平民。虽然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于日军入城三天后即雇佣100到200工人开始清除死尸,但是南京城内仍到处是死尸。我知道有一位年轻的母亲被奸杀,她的幼子哭着喊着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希望妈妈能再给他喂一次奶……——但是我不敢知道更多,因为我不够坚强。 

…… 

所有这些我没有勇气、也不够坚强去面对的事情,有一位女子圆睁双目正视了。她叫张纯如,英文名Iris Chang。她自降生之日起就是美国公民,并且终其一生不能用中文读写,只能勉强说一点汉语——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祖先的故土上那段血淋淋的历史凝视不放,她用英文写就的著作《南京暴行——被遗忘的二战浩劫》第一次让西方人直面了在遥远的东方那座名叫“南京”的城市曾经发生过怎样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 

检讨历史不是为了恨,也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避免悲剧的重演,为了让人们看清战争,看清在战争中失去人性的人会做出什么事情,对于死亡和死亡的过程会如何的不敬。“我们身在的这个世界不是你闭起眼就没有悬崖,不是你不看,这些事就没有发生过,也不是你不知道,它就不会再发生。”——这是张纯如的父亲对记者说的话。 

2004年11月9日,张纯如在加州自己的轿车里用一只古董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年她36岁,她的儿子Christopher刚刚两岁。她不是第一个为自己的发现所伤、伤到灵魂不堪重负的人——七十年前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院长和教育系主任Minnie Vautrin曾倾一己之力保护南京妇女免遭日军蹂躏,回到美国后的她仍无法摆脱大屠杀的阴影,在家中开煤气自杀身亡。  

加拿大多伦多时间2007年11月11日晚,纪录剧情电影《张纯如——南京大屠杀》首映。这是海外华人组织加拿大“亚洲二战史实维护会”和中国大地电影共同投资拍摄的作品,为了告诉世界:你曾经有一个多么勇敢的女儿,她将永远是全球华人尊严的心中傲人的珍宝。

导演之一Anne Pick告诉记者:“我们要讲的是女作家如何深入探索一段黑暗的人类历史,并将它还原成文字,著成一部震撼人心的畅销书的故事。”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纪念日,这部电影将来到南京,在大屠杀纪念馆开始它的中国首映。 

让我们默立于此,迎接战士的灵魂荣归父辈的故乡。 

在电话采访中,张纯如的母亲不无伤感地告诉北京的记者:张纯如的儿子Christopher已经五岁多了,对母亲的印象已很模糊。如果记忆是活着的人与死去的人可能拥有的唯一联系,那么,小克里斯托夫,让我们一起记住你的母亲,记住她用生命提醒我们铭刻在心的那段历史。 

(相关报道见《北京青年报》2007年11月13日A2版。喜欢记者吴菲为报道所起的标题,借用。)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不容青史尽成灰”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