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二)——“坐看苍苔色”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诗话(二)
——“坐看苍苔色”
 
有时候很怕嘈杂的环境,因为在喧嚣忙乱中我常常听不见内心的声音,这让我恐慌,害怕自己的思想和情感长时间处在一种沸沸扬扬的状态。于是就会在每晚儿子睡熟后读几首诗,提醒自己:有些东西永在静谧的深处,比如头顶的星空,和远方的海洋。
 

*** 

向明是一位台湾诗人,年过八旬,但样貌还很年轻,精神也好。偶然看到他的四段“零碎诗”,便记了下来。

 

 

谁才能稳住一汪大海呢? 

心呵!拜托你

你就自制点吧。

 

 

处在众声喧哗中

越来越不愿往自己身上

再贴金镶银

 

一个泥塑的菩萨

在疏落的香烟中

珍视自己的

一世清贫

 

 

真愿变成一只蛹

一辈子成不了蝶

也无所谓

 

只要

藏在没有花粉热的

茧居中

 

 

不再计较

白天的激化,夜晚的对立

春寒的蚀骨,夏日的惊暴

秋决的恐怖,冬夜的湿冷

 

一切都交微笑去淡化

一切都待诗

去反刍、去消瘦、去没入

 

诗人说,这四段诗分别是“自制”、“自足”、“自闭”和“自清”的表达,他很满意自己已经达到的如此云淡风轻的心境。而我只是欣赏他的“自制”和“自足”。或者是因为我还不够老,不够智慧,所以才愿意继续尝试破茧而出的飞翔,经历春夏秋冬的轮回吧?自闭便能圆满,自清便能澄然么?

 

***

 

杜庆春执教于北京电影学院,业余时间喜欢写诗。下面这首“我总是有点小心翼翼”是他的近作:

 

我总是有点小心翼翼

收藏好自己的感受

叠起来

四四方方塞进收纳袋中

拉链从两个方向一步接着一步

汇合在上方的中央

 

这里面有一个冬季和一个春季

的味道 
虽然  我把它们放在透风的

地方 
长达一个小时

时间肯定是滴答滴答滴答地度过

 

我暗自下决心不告诉别人这些感受

如同暴风雨中的水滴落入海面

然后渐渐混入寂静黑暗的海洋深处

只有一些极度敏感的鱼群

才能告诉它们自己 
海水的温度有了

一点点或者一丝丝的改变

 

这种微妙

其实是

我恍恍惚惚在遮阳的窗帘底下

开始默记已经衰老的外婆的岁月

我知道的并不多

现在,她生活在我遥远的家中

又好像并不存在

只是安安静静的

只是在闭上眼睛后

有一些时刻会遇到她的眼神

这样安静被打破了

 

是的,好像就是这种感觉,这种“一日三省吾身”的小心翼翼。在南方,我的外婆刚刚迎来了她的九十大寿。小姨说,外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逢年过节的正日子守着电话坐着,不挪窝,直到铃声响起。而我,在遥远的北方,小心翼翼地记着很多重要的事情,坦坦然然地把过去遗忘。

 

***

 

年少读诗,喜欢孟浩然,喜欢他字里行间淡淡的暖意。在外求学时爱上宋词,喜欢秦观,喜欢他“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的凄厉。而今没有时间读诗,偶尔捧起,总是去找王维。正是夜深人静,我屏气凝神,用心去听很多年前的那个春夜里桂花的坠落和月出的声音。

 

书事

 

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
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

 

某位中文系老师在她的赏析里说,这首小诗前两句清幽,后两句活泼明快,动感十足。我没有读出来,我读到的是更深更广的清幽,在深院弥漫、浸润,而诗人一动不动。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诗话(二)——“坐看苍苔色”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