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话(三)——“快乐是装出来的”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诗话(三)

——“快乐是装出来的” 

越来越不清楚什么样的文字能算作诗?什么样的诗能算作好诗?下面这些偶然读到的片断能算作诗吗?能算作好诗吗?它们的作者是一个名叫何小竹的男子,出生重庆,定居成都,当过乐队演奏员,现在是自由职业者。除了诗歌之外,还写过长篇小说《潘金莲回忆录》。 

快乐是装出来的 

我无比震惊

甚至是惊慌

原来在你的心里

隐藏着一个

多么巨大的悲哀 

但是,我又惊慌什么呢? 

唔,我也想问诗人,你震惊什么?惊慌什么呢?如果连快乐是装出来的都不能洞察,那还怎么写诗呢?但是这么说着,我自己也震惊起来,惊慌起来——这世界上总归还是有些东西不应该是装出来的吧?比如,什么呢?

静夜思 

半夜醒来过一次

想一想醒来的原因

似乎与头天晚上饮酒过量有关

要继续入睡是困难的

棉被,以及棉被上的大衣

在此时都显得沉重

于是我伸手到棉被的外面

去掉了大衣

我想,或许还有第二次

入睡的机会 

哦,这一首感觉很冬天,可是现在是夏天,读起来怪怪的。夏天的夜里也常常醒来,无关饮酒,无关棉被和大衣的重量。翻来又复去,不知道能挪走压在身上的一点什么——不过一层薄薄的线毯而已。于是,第二次入睡的机会格外渺茫。如果是像小时候,睡在露天的竹床上,有满天忽远忽近的星星,会不会不一样?

在武汉 

回想起来

我确实去了武汉

去的时候

飞机降落在汉口

离开的时候

在武昌坐的火车

飞机不会有假

火车不会有假

尽管对于武汉那座城市

我至今还有一点

做梦的感觉 

回想起来,我确实见过他/去的时候,自己打车/离开的时候,他开车送我/发票千真万确/涮羊肉也千真万确/面对面坐着/中间只隔一扎啤酒/记忆中的他远去,远去/我害怕了,我想哭/我知道,从此不会有梦

在北京的感受 

脚在走路

心却是飞奔的样子

暖气一如既往

房间却各有不同

有过短暂的忧伤

第二天便云开雾散

高兴吗?很高兴

一辆火车抵达了终点

但是飞机

才刚刚起飞 

昨天在公交车上遇到三个民工。他们都穿着皮鞋,鞋面上有着深深的皱褶,无论抹多少鞋油都找不平的皱褶。他们一人攥着一瓶饮料,红茶,绿茶,矿泉水。他们没有座位,站在车厢中间,用家乡话聊天。后来空出一个座位,他们中的一个坐了上去,另一个嬉笑着跟他挤在一起,第三个就一屁股坐在车轱辘的突起处,原本搁行李的地方。日子一如既往/虽然工地各有不同/有过短暂的忧伤/第二天便云开雾散/满足吗?很满足/一辆巴士刚刚开走/另一辆/正在进站。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诗话(三)——“快乐是装出来的”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