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尘:华丽转身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华丽转身

《华丽转身》是女作家洁尘的一部电影随笔,初版于2000年,我买到的是08年的再版。 

套用给她写序的诗人何小竹的话,洁尘是个“既能将儿子养得虎头虎脑,又能将文章写得妖里妖气的女人”。她爱看电影,看完了还爱写随感,结集出版,便是这部《华丽转身》。 

她评点电影里的男人和电影外的男星,也评点电影里的女人和电影外的女星。她对男人的评点都带着几分女人对男人的娇宠和温柔,她对女人的评点则带着女人看女人那种入木三分的犀利。她喜欢说“我觉得”,态度坦然,想来应该是个相当自信、坚定的女子,而且生活安逸,虽然看着电影,却十分脚踏实地。 

她说娜塔莎·金斯基:“记得当年,我看到她在《德克萨斯州的巴黎》里那个著名的以背部亮相的出场,心里一惊,想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孤独的背?这样的背任什么样的抚摸也不会温暖起来的。有一种女人,她很坚决地背对你,然后,把头微微地侧过来,告诉你,不要靠近她。” 

她看罗密·施奈德,“她上了三十五岁后就像一夜之间失水过多,虽说花形依旧,色彩也还鲜艳,但一眼就让人看出枯意——这也是我认为罗密的独一无二之处。她真的是深得沧桑之美的要领。” 

她评娜塔丽·波特曼,“我一直相信,一个美丽而且智慧的女人在其懵懂时代就会呈现出一种引人注目的容貌潜质,由岁月静静打磨,仿佛琢玉一般,然后,一块黑丝绒突然垫上,一束强光突然打上,于是,炫目地成了器。我也一直以为,过早的美艳是不应该的,别人还是蓓蕾,你就开得倾国倾城,当然会为出格和偏激付出早衰的代价。也许,波特曼会是一个例外。” 

她审视费·唐纳薇,“最容易在女人脸上留下摧残痕迹的‘物质’恐怕就是野心了。我觉得杜拉斯、夏奈尔、波伏娃,跟唐纳薇一样,脸上都有这种‘物质’,有非常独特的动人效果。” 

书名《华丽转身》取自其中的一篇同名随笔,是写杨惠姗的:“华丽转身,具备这种姿势的女人需得两个条件,一是美貌,一是才华。还要有一个前提,转身的决心和毅力。就一个女艺人来说,退出娱乐圈,或入了商海发了大财,或嫁了人家相夫教子,或遁入空门青灯黄卷,都是一种选择,但也真就是一个退字。退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在世人眼里稍微凄凉了点;其实,人生对任何来说都是一个退,对这些曾经风口浪尖的女人更是一种良好的归宿。可是,转身,且还要华丽,从一种聚光到另一种聚光,总是汇集着世人的景仰,这就太难了。” 

她对同为影迷的读者的忠告是:“心情平淡时看看《走出非洲》是明智的。在公共的美好里感动,是一种享受。心情太好时,好得没有阴影,好得令自己生疑,那就看看《情人》,看看那种见不得人的爱情,那种美丽之至的绝望,那种十五岁就开始老了的人生,然后,就踏实了。” 

08年版的《华丽转身》分第一辑和第二辑,第二辑取名“盛年之光”。念着这名字,无端地感到些怅惘。这书还有个英文标题,From Illusion to Reality,不知出自谁的手笔?好似一语道破玄机。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华丽转身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