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的梧桐树

我像一个惊叹号一样地木然钉在宿舍地窗前。午后,无法午休,喧闹中的孤独把青春轻易地打发掉了,当我在大学文化地废墟上醒来时候,并在朗朗阳光和霏霏细雨中轮番劳作时,生命的秋天被寒冷的冬季捻走,我失去了很多!我收获的是什么哪?是一堆堆轻飘飘的秕谷,不知道所有的努力有没有意义,但是结局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在梧桐前站住了。

告诉我,梧桐树,我的努力是不是晚了一个季节,我现在不是用眼睛而是用是凭着被刺痛的心灵读懂了你的存在,严寒的冬天,你以半裸的躯干杂乱而又有序的枝桠,象打开的伞架在我面前展示你的不屈不挠,黄叶在秋风里流失。在我孩提时代,我曾经与梧桐树一起目睹过热闹于钟爱,但那时,我的生命象簇簇丛集的枝叶散发出着新鲜的气息,我不会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去考虑一个让我终生守候的人。逡巡在11月矿大路边,偶尔从远处鄙夷地打量着梧桐树冠,没有鸟雀来筑巢,我甚至没有动过念头去抚摸那浑圆的树干,仿佛有什么把我们隔绝了。

美丽之神是永恒的,那请告诉我,明天的太阳是否灿烂,我真想如诗人所说:莫说我黄昏出去,莫说我再也不归!即使秋天是一支短到只有几个音符的音乐过门,只要心中有你一样历经冰与火的地狱的种子,就能在生存创造的空间展开自由的双翼,即使我今天还不是你一根细枝乃至细枝上的一片绿叶,我也一定能走完从叶到根的过程。如果未来的一天,有一棵名叫燕的梧桐出现在校园,那么我就是早晨的一缕空气,化为你的呼吸,是一声鸟鸣,划过黎明灰白的天空。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