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八十年代:多少日子因你而芬芳(三)

观剧手札(二):https://www.xiad.cn/d-1908/

(五) 

趁着段玉刚养伤、严师傅生病,秦副带着两位厂长下到四车间,名义上是调研,实际上是为关闭四车间寻找把柄。老兄弟,闻安,晃悠……都不是阴谋家的对手。段生赶来了,眼睛依然肿着,脸色依然青着。他大步走来,阳光从门口倾泻而入,照进破窑寒瓦的车间,而他就站在阳光里。他昂着头,慷慨陈词他的车间的历史,他的车间的光荣,他的不怕苦不怕累的兄弟们,他们对领导一碗水端平的期待,他们对创造更高产值的决心……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四车间对于他,是父亲和师傅的心血,是他挥洒青春的热土,是他的家园,他的全部。 

董副厂长斜眼问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他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模样,“谢谢领导关心。我骑车摔的,不过不怪我,怪路边一个姑娘长得太好看了。” 

众人哄堂大笑。满晓星在众人里,也笑。说者未必无意,听者肯定有心。只是晓星能理解、能认同他对这样一个仍在使用五十年代设备的风雨飘摇的车间那份甘愿舍命的爱吗?有一种男人是大树,根深埋在土里。她能爱他坚持的位置和脚下的土地吗? 

他骑着车跟他的兄弟们呼啸而过,满晓星拦住了他。“段师傅,我想跟你谈一谈。”他并不下车,单腿撑地,做出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怎么着?要说什么啊?”“那天晚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谢谢你!可是我并不喜欢你这样,一个男人只会用拳头来解决问题是无法进步的……”她的话里全是真诚,全是焦灼,满满的苦口婆心。他打断她:“我就会用拳头说话,这叫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还有话吗?说完了?”然后把挎包酷酷地甩上肩头,单手扶车把,绝尘而去。剩下她愣在那里,泪花翻滚。秦副躲在树后,把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我们说过,偷窥是秦副的嗜好。 

晚上他跟闻安在街边吃烤羊肉串。闻安的外号叫“脆弱”,是这群青工里唯一一个爱看外国小说的文艺青年。他喜欢《红与黑》,喜欢《基督山伯爵》,喜欢《复活》……还喜欢张口闭口地说他的“满姐”。“自从满姐到了咱们车间,就像吹进了一缕清风……”他的师傅大不以为然地打断他,“行了行了,别拽词儿了,说你胖你就腆。”闻安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说她像什么呀?”“她像……”忽然回过神来,“她爱像什么像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满小星带来的最强劲的清风是在四车间组织诗歌朗诵会——这是领了秦副的命。秦副的计谋一箭双雕,既讨好了佳人,又可以牵扯工人的精力,降低产量。小满同志当然不知道,信心满满地领着一帮生瓜蛋子朗诵: 

不是一切大树
都被风暴折断;
不是一切种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不是一切梦想
都甘愿被折掉翅膀。

舒婷的诗。这小妮子喜欢诗歌,尤其喜欢舒婷,胳膊脱臼住院那会儿就在读舒婷。哦,她的世界里的确是有土壤、有真情、有梦想的,可是他的世界里呢?晃悠要结婚,凑不齐52条腿的家具,被未来的丈母娘赶出了门。 

小妮子的诗还在念着呢:

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
不是一切失却都无法补偿;
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
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

他在一旁看着,听着,笑着。他喜欢那个女孩子认真的小模样,真的。连没有资格参加诗朗诵的老兄弟都说了,这个满晓星就是一个女魔头,可是真讨人喜欢。他忽然想引起这个一直背对着他的女孩子的注意,张嘴就来:“晃悠呼吁丈母娘,别要52条腿,没有回响,他就要失去他的对象了,谁给补偿?” 

哗——笑翻一片。满晓星横眉怒对,他却继续不依不饶:“这首诗多好啊!” 

秦光明来替满晓星出头,“老规矩,一号罐归我,二号罐归你,三分钟内,五百公斤料全部投完。”秦副戴上白手套,一脸肃杀。他们彼此对视,寸步不让。当秦副放下最后一个空桶,当他紧跟着放下最后一个空桶,满晓星公平地报出时间:“两分五十六秒。”秦副摘下手套,轻蔑地拍打。他有些踉跄地走下阶梯,脸上尤有污渍,眼神里却并无怒气。他告诉闻安:“没关系,愿赌服输。”……他,有些累了吧?就是铁打的人也会累的。 

这一场师兄弟之间真刀真枪的比试应该是编导为秦光明安排的重头戏,对段玉刚则似乎可有可无。这一场胜利让我们看到秦副并不是一个good for nothing的小人,不,他仪表堂堂,文质彬彬;他吃苦耐劳,技术过硬;他忍辱负重,目标坚定……只可惜,他空有一个“光明”的名字,内心却漆黑一片。他对满晓星的爱是这漆黑一片中唯一的光亮,而最后,他为了自己登堂入室的目标,连这一点光亮都亲手掐灭——这样的小人,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个二师兄,如果这个二师兄不是这样一个以卑鄙为通行证的小人,段玉刚纵然从小失去双亲,生活里仍会充满阳光:他有一个视他如己出的师傅,有一个能撑起一片天空的大师兄,有一群敬他爱他、视他为“精神领袖”的兄弟。只是,如果是那样,他的生命的底色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浓墨重彩。他的大师兄已经蒙冤入狱,他的师傅也即将离他而去,他的兄弟情谊将经受考验,他的刚刚萌生的爱情将经历狂风骤雨…… 

办公室里,秦光明还在意犹未尽地侃侃而谈他的胜利:“我不足的是体力,段玉刚弱的是他的徒弟闻安,两相抵消,谁能掌握节奏谁就能赢。”满晓星也沉浸在刚才那场男人之间的巅峰对决中,“我觉得段玉刚未必就不知道这其中的玄机,他只是不愿意计较罢了。”秦副的快感霎时间中断——爱情的种子,有时候爱情的种子是多么顽强啊,任凭旁人机关算尽,任凭旁人费尽心机,那爱情的种子还是自顾自地向着既定的方向生根,发芽,眩目地成长。 

(六) 

晃悠结婚还差十二条腿的家具,这是小段同志现阶段的心头大事。约上老兄弟、小丁一起去找晃悠的丈母娘谈判,却对闻安说:“你就别去了,你陪满晓星念诗吧,别让人冷场。”小丁喜滋滋地说:“我就不骑车了,你们谁驮着我?”一边说,一边一眼又一眼地瞅他。他径自蹬车走了,剩下小丁干瞪眼。 

那么巧?又遇见满晓星。老兄弟高兴,上前就去套近乎;他更高兴,却只在一旁淡淡地看着,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只听晓星说:“这么多人去,那不是激化矛盾吗?”他一扭头,酷酷地回了一句:“我们是去激化矛盾,那你去帮我们解决矛盾怎么样?”他的激将法对她向来是有效的,这个他知道。“去就去,我来这儿就是要跟大伙儿打成一片的。”他的心里乐开了花,往车后座一努嘴,“就是,走,上车!” 

——这个小妮子,有时候还挺仗义的。呵呵,这话被她听见了,她使劲眨巴眼睛,慢吞吞地重复:“有-时-候还挺仗义的。”呵呵,周末真好!周末跟哥们儿一起来看哥们儿未来的丈母娘真好! 

他们一群人被那个凶悍的丈母娘赶了出来。三天时间,十二条腿的家具,否则退婚。一群人一起犯愁,晃悠愁得都打蔫儿了。闻安买来汽水,让大伙压压火气。晓星给远远地靠墙而立的他递过来一瓶,他笑笑,“谢谢!”——这要是给小丁听见了,又该说“还真有礼貌”了。他喝着汽水,想出出奇制胜的新招,让晃悠未来的丈母娘看他们画的组合柜结构图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他口若悬河地讲,她嘴巴甜甜地帮腔——阿弥托佛,丈母娘大人松口了!晃悠转着圈儿地给他们作揖。 

放工了,他们灰头土脸地走出车间。他一眼瞅见她抱着幻灯机走过,一高兴就吹了一声漂亮的、带着长长的尾音的口哨。她笑着,直愣愣地朝他走来,让他心里直发虚。那小妮子说:“我们小时候管这哨叫流氓哨,一听谁吹,吓得直跑。”他的心反倒定下来了,往椅背上一仰头,“那你看我像流氓吗?”小妮子继续有板有眼、诚心诚意地规劝,“反正,这习惯不太好。哦,还有啊,你这上完班戴这个蛤蟆镜也不好。”小妮子又皱眉又摇头的,盯着他看,一点妥协的意思都没有。好吧,好男不跟女斗,他把眼镜摘下来挂在一只耳朵上。 

宿舍楼前,他们输了球,正在被罚做俯卧撑呢,一只小手来拍他的肩膀。他抬起头,哟,真的是她。身后那帮臭小子哄得那叫一个起劲哟,他的心里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哦。她认真地说:“你对我组织诗歌朗诵有意见,我想知道为什么?”他有些失望,“你找我就聊这个?”好吧,那就好好跟人家说说吧。“你那些文绉绉的诗根本就不适合我们……你要不就弄些我们能听懂的?”她居然答应了,接受意见还蛮虚心嘛,可是忽然间她眼一瞪,脸一板,“不过啊,你以后再也不许给我捣乱了!”手指头居然伸到他面前指指点点。他诧异了,大大地诧异了,“有这么跟师傅说话的吗?客气点儿!诚恳点儿!”她可没有客气、诚恳的意思,小脸儿继续绷着,“因为你做得不好,一点没有当师傅的样儿!”好吧,好吧,他缴械投降,“我答应你,我不捣乱了,行了吧?”那张小脸儿这才乐开了花,“这还差不多。” 

他们总是撞上皮军。他没想到她还挺厉害,冲到皮军面前就嚷嚷开了,“我希望你们别在这儿挑事,我跟谁在一起,关你们什么事儿啊?我们在谈工作!”他喜欢她这个样儿,包括最后那句“我们在谈工作”的解释。他宣布:“是不是我的马子,她都是我的人!”然后当着那群混混的面,揽住她的肩头,掉头大步流星地离去。她悄悄地问他:“马子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女朋友?”他的回答是更紧的一揽。呵,下班真好!下班了遇见皮军真好! 

他们第一次去了海边。 

闻安把她带到他们的“根据地”,一个废弃的仓库,脏兮兮的墙上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替天行道”,他没好意思说,那是他的杰作。她只是笑着直勾勾地看他,看得他心里长毛。“你别这么盯着我呀,你这深情大凝视,我紧张啊。”呵,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二炮紧张的人还真不多。她的眼光落在桌上的照片上,他告诉她:“刚进厂时拍的,那时候跟个青瓜蛋子似的。”她可不依不饶,“你以为你现在就不像啊?”罢了罢了,要论斗嘴他还是认输吧。 

那好吧,就说点正事儿吧。“徒弟,为师跟你商量个事儿,你这个诗歌朗诵会能不能往后捎捎?”那张一直笑着的小脸说恼就恼,“你说过会支持我的!”完了,完了,“小脾气”遇上“大脾气”,一个气鼓鼓地离开,一个愣在当地。 

观剧手札(四):https://www.xiad.cn/d-1944/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