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谁做主:当周晋爱上青楚(二)

、当周晋爱上青楚(一):https://www.xiad.cn/d-1901/

(四)

女人终究是感性的动物,理智如青楚也不能例外。证实了麦冬和杨丽红伪造证据,青楚心情大好。十年前的阴霾似乎被暂时封存了,周晋全方位展开追逐,从北京到上海,从上海回北京,追逐这个不以稳妥为人生主题、这个拥有男人的雄心和比男人还坚韧的意志的小律师,因为她说“总活在过去,现在也过不好”;因为她对所有的诱惑(法律顾问,打折买房)一概说不,将他一撅到底;因为她立场坚定,对来自他的所有旁敲侧击统统“无可奉告”;也因为她在接到母亲出事的电话时焦灼慌乱、手足无措的表情。 

剧情霎时间明亮起来,甚至随着青楚的妈妈杨怡的登场而带上几分喜剧的色彩。女孩子是不是都希望身边出现一个像多啦A梦一样无所不能的男友?每当有状况发生,他就会说“要不这样吧”,然后把一切打点得妥贴完美。青楚依稀看见幸福腾云驾雾向她走来,仿佛梦境就要实现,伸手可触。 

(五)

太好的事情往往不可靠,往往有它深藏不露的角落——这是青楚的直觉,也是被验证的直觉。他们一马平川的爱情故事因为警官石磊的到来而陡生变故——青楚与石磊的谈话记录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周晋的办公室,出现在甜蜜蜜地来约周晋吃午餐的青楚的视线里。 

梧桐更兼细雨,在干燥的京城是难得一见的阴柔景色。这样的天气,这样安静的地方,原本是适合卿卿我我、柔情蜜意的。茶汤清澈,人心晦暗。她带着那个如定时炸弹一样的U盘,审视他们之间的交往是因为共同的情愫,还是因为一方的别有所图;他有备而来,不躲避,不解释,“伤痕在,仇恨就在,永远不会消失”。在他的注视下,她揭开茶壶盖,把U盘像茶包一样坠进水中。他缄默无语,心被提起,又忽然放下,竟是十年来从未有过的解脱和轻松。 

她的眼泪流啊流。天桥下是闪烁的车灯,闪烁的都市的夜晚。“恨可以很小,小到眼泪能冲掉。我现在很好,可以重新起跑。”而楼门口,他从车里走出来,为了问她一个问题,“如果抽掉十分之一的别有用心,我的感情还剩下多少?”;更为了告诉她一个答案,“百分之百!” 

峰回路转的爱情,柳暗花明的爱情。如果能用一颗坦然的心好好享受这份甜蜜,如果不用随时随处提防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弥漫飘散,如果不用总是从无心的话语里听出有意的滋味,那该是多么完美的幸福。可是这些对于周晋注定是奢侈。他爱上一个阳光一样的女人,一个镜子一样的女人,明亮,透彻,“经常没有迂回,直入人心脏”。人想回避的时候可以看不到自己,但通过镜子却能反射见,想回避都回避不了。他忍不住请求:“能别擦那么雪亮吗?” 

这么多年了,他是不是一直在寻找这样一面镜子?这么多年了,他心底又何尝没有立着这样一面镜子?这么多年,他已厌倦捂着过往的秘密生活;这么多年,他真想做一个明亮的人,一个磊落的人,坦荡荡拥有属于他的幸福。可是,她带来的阳光能驱散他身上积攒多年的阴影吗?驱散那些阴影,要付出他无法承受的沉重代价吗? 

(六) 

往事向他招手,总是在他以为可以沉醉在眼前的幸福的时候。西塘,郁欢病危。换肾还是放弃?这念头从他脑子里一闪而过,被他驱逐出境。躺在那儿的是从前的爱人,如游丝一般,牵连着他的过去和现在,令他恍惚,令他窒息;坐在面前的是现在的爱人,带着温暖的气息,带着包容的微笑,揽他入怀。在那样清澈的眼神里,他决定面对自己的犹疑。解脱不在于斩断那游丝一般的牵绊,而在于担承所有应该担承的,十九岁的时候他不懂这个道理,现在他懂了,就一定要身体力行。 

他在活体移植的申请书上郑重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握住与他并肩而立的爱人的手,紧紧,紧紧。是不是从此以后他就不再孤单? 

、当周晋爱上青楚(三):https://www.xiad.cn/d-1965/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