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男女》:爱是一场随心所欲的华美角逐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爱是一场随心所欲的华美角逐

——《单身男女》观后 

本来是准备看《观音山》的,那不是文艺片儿吗?应该是俺这小资女的那杯茶。可是要么时间不对,要么心情不对。后来又准备看《歼十出击》,自打几年前的《士兵突击》做了突迷,俺从小埋下的军人情结就被唤醒。可是等到时间和心情都对的时候,“歼十”下线了。 

周五的下午,难得时间和心情都刚刚好,那就看一部什么吧?上网把附近影院的当日放映单捋了一遍,拍板:就是它了,《单身男女》。心里有个声音嘀咕了一句:这名字?就这名字?也太直白了吧?杜琪峰就不能整得含蓄点儿? 

在柜台点票的时候,注意到最后一排正中间的两个位置已经售出,让我略感不爽,只好退而求其次地点了左边的位置。进到黑暗的放映厅里,发现坐在那两个最佳位置上的竟是两位老太太,唠着闲嗑儿,吃着零食,就像歪在自家沙发上一样,舒舒服服地等待开映~~~ 

高圆圆、古天乐吴彦祖一一登场。逼仄却整洁的街道,拥挤却从容的车流,银幕上扑面而来的熟悉的香港气息让我倍感亲切。旁边的老太太从包里掏出一块儿糖果,刺啦刺啦地撕开包装纸,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跟另一位开始评点剧情。我扭头用力看了她们一眼,起身换到离开她们三个座儿的位置上,继续观影。 

老实说,我有点被杜琪峰蓬勃的想象力给惊住了:原来,当帅哥遇上美女,当两情相悦有帅哥一方的雄厚资金作支撑,当放纵的激情有现代社会的高科技为其插上翅膀,爱情可以被演绎得如此随心所欲,如此酣畅华美!让你明知是天方夜谭,明知完全不靠谱,还是不由得端坐黑暗的放映厅里,一边不以为然地撇嘴角,一边两眼放光地照单全收:好吧,好吧,且看云端中的俊男靓女如何折腾~~~ 

火星男方启宏打动我的瞬间不是他以醉汉形象的出场,也不是他在冰球场上的英姿,也不是他在落地窗前为子欣表演魔术,而是三年后当他与子欣重逢,告诉她为她设计的那栋摩天大厦建在了她的老家,苏州(俺当时心里闪过一句台词:建筑设计师这职业,真爽啊)。子欣说好想看看那栋大楼,方启宏毫不犯难地回答:十一点有一班飞机飞上海,他们可以从上海转车去苏州,然后搭早班飞机返回香港,“应该能赶得及上班。”——俺看到这里,忍不住想:哎,现代交通真好,拥有合适的身份能在内地、香港之间出入自由真好,拥有足够的财力能把现代交通和合适的身份所提供的便利享受得淋漓尽致真好~~~ 

我一直觉得子欣应该选择方启宏,因为他痴情又专情,因为他明净的额头和温柔的眼神——直到子欣和方启宏在香格里拉酒店拜见双方父母,追到苏州的张申然突然出现在对面大楼的顶层。红色的油漆如淋漓的鲜血,巨幅的白色海报在风中猎猎招展,上面是一颗红心和两个直抒胸臆的大字:MARRY
ME。
 

这一招对任何女人都有原子弹爆炸的摧毁力。子欣流泪了,震撼了,心痛了。但是,当她转身向单膝跪地的方启宏伸出手,当对面楼顶的张申然目睹了这一幕,向方启宏打出胜利的手势,并露出释然的微笑,我立刻知道,子欣has made the right choice。张申然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可以为子欣翻山越岭,但也会欣赏沿途的风景;他永远奔走在路上,虽然会光顾沿途的驿站,却不需要终点,也不会长久地停泊在某一个港湾;更重要的是,他有足够的活力、自信和激情在子欣之后,为另一个女人开始新一程的万水千山。何必要求这样一个男人为了婚姻而自甘约束呢?那未必就是他想要的幸福。 

而方启宏不一样。他可以在死去的角蛙面前一跪一天,他也会为心爱的女人一生一世。当子欣从手机屏幕上看到跪在角蛙面前的启宏,他的伤痛和悲戚一定在一瞬间唤起了子欣的母性情怀——从那一刻起,子欣才真正地爱上他吧。 

与两位帅哥比起来,女主角程子欣的形象一直比较模糊。反正我在两个小时里没太抓住她性格上的主要特点。率真?好像有一点;一根筋?好像也有一点;野蛮女友?好像也有一点……唯一明白无误地支撑起这个角色的是高圆圆真实的美貌。这再次应验了那句古老的谚语:女人最大的美德是美貌。所以杜琪峰让两位男主角在金融危机后的三年都登上了新的事业高峰——张申然从破产到重新做回金融骄子,方启宏从酒鬼到建筑设计界的新锐——却让女主角原地踏步,继续做着不大不小、不上不下、不高不低的投资分析师。在杜琪峰的眼里,女主角的职业并不重要吧?只是为她待字闺中提供一个背景而已,而她真正的归宿是一个爱她且事业有成的男人。 

扯点闲篇儿:吴彦祖的英语讲得很棒——其实整部片子里他只有一句完整的英文台词,是第一次请子欣吃饭时对侍者说的,但那一句已经携带着扑面而来的native speaker的优雅和自如,比他的国语强很多很多。没办法,谁叫吴彦祖生在旧金山,长在加州呢?——而且,大学里居然学的就是建筑!古天乐的英语也不差,但与吴彦祖的比起来,就是learned和acquired之间的差别。这差别也许细微,但却只有极少数语言天分极高的成人学习者方能跨越。 

走出影院,发现天空飘起了小雨。这是今春北京的第一场雨,说它贵如油都不过分。走在小雨里,突然想起,去年,大约也是这个时候,我看了另一个香港爱情故事,岸西的《月满轩尼诗》。 

春去春回来,花谢花再开。又是一年好春光…… 

*** 

在报纸上看到转载的一条微博信息:某男,二十八岁,因为不能忘怀高中时与同桌没有说破的暗恋,一直拒绝交女友。父母焦急万分,为他安排相亲,直到第N次相亲时,出现在对面的竟然是高中的同桌。两人相视良久,小伙子问:“谈吗?”答曰:“谈!”小伙子又问:“订婚吗?”答曰:“订!”于是在双方父母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相亲宴进阶为订婚宴~~~ 

噢啦啦……生活总是比电影更给力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爱是一场随心所欲的华美角逐——《单身男女》观后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