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戒:与佟大为有关的三个爱情故事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持戒

— 与佟大为有关的三个爱情故事 

我开始有些明白,修行的人为什么需要苦行,为什么需要持戒了。持戒是一种外在的仪式,因为守不住自己的心,所以要守住自己的身体和行动;因为心灵得不到自由,所以要加倍严苛地对待自己的肉体,以此自警,也以此昭告他人。 

不独修行者要持戒,红尘中的每一个凡夫俗子也都在持戒,因为生活本身即是戒律。工作是戒律,它给你一个又一个deadline,逼你勤奋,逼你朝九晚五。我们所承担的每一个角色也都是戒律,因为每一个角色都是一重责任,一重义务。婚姻,乃至爱情,也都是戒律吧? 

有人说,对女人来说,最促使她向上、最阻止她堕落的戒律来自为人母。这一重戒律如此击中要害,几乎可以令她抗拒所有的懒惰和放纵。 

*** 

寒假伊始,见了一个朋友。虽然都在北京,但我们每年基本只见一面,或在年头,或在年尾。聊起看过的电影、电视和书,她说网络小说鱼龙混杂,但前几年有一部颇值得一看,叫《琅琊榜》。又说她已经推荐给好些人看了,大家一开始都没觉得怎么着,但看过都一致叫好。又说现在已经有人在筹拍电视剧了,孔笙导演,侯鸿亮作制片人。 

我随口说:是武侠小说吗?我还是不看了吧。看这样的书会让人心里不平静,我现在只想看些让我心静的东西。 

可这个寒假心到底还是不静,不是因为《琅琊榜》,而是因为其他的故事,确切地说,是三个故事。这三个故事都有原著小说,都被拍成了电视剧,男主角还都是佟大为。 

*** 

第一部是《玉观音》。小说在十年前刚出版时我就看了(那时我怎么会想起来看这样一部小说呢?真是不明白。那时我应该是非常忙碌的啊),好像是在校门口的书店买的,可能是盗版,所以错别字很多。我应该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吧,因为就在那年寒假,我和老公带孩子去云南玩(儿子那时还小,还在上幼儿园),我问过好几个当地人,云南有个叫清绵的地方吗?回答都是“没有”,外加一个困惑的眼神。我又继续问:那南德呢?回答还是没有。我甚至买了一张云南的地图,在饭店的房间里用手指头点着一厘米一厘米地搜寻。果然没有。 

后来才知道“清绵”和“南德”都是海岩杜撰的地名。 

后来我在写一篇文章时需要一个例句,我随手就写下了“我的西服里最次的也是皮尔.卡丹”,写下来才想起这是《玉观音》里的句子,是杨瑞的自叙。 

后来也就放下了,连佟大为和孙俪主演的同名电视剧都没看(怎么会就没看呢?),直到这个寒假。我在乐视网上搜到这部剧的时候,只一个镜头我就爱上了佟大为的杨瑞。他站在美国女友的豪宅里,穿着黑色高领毛衣,黑裤子,面容清秀,眼神戒备而忧伤,仿佛在极力配合,又仿佛置身事外。 

这一版的电视剧与原著的契合度非常高,有些地方比原著更简洁洗练。11年有人又翻拍了一个新版,我搜了一下剧情,除了主要人物的名字未改,其他的几乎全改了,最重要的改动是把所有人物都彻底洗白:安心被洗白了,她没有未婚先孕,而是一直守身如玉;杨瑞被洗白了,他没有花花公子的前科,而是对安心一往情深;连毛杰和钟宁也都被齐刷刷地洗白了,毛杰不是毒贩子,钟宁也不是心狠手辣的富家女。高云翔的杨瑞和饶敏莉的安心都显得上了岁数,成熟得很。故事演得云淡风轻的,淡到客客气气,轻到隔靴搔痒,叫人看不出爱情。最后是个大团圆结局,可我从那一家三口笑着牵手前行的画面里还是没有看到爱情。 

连同爱情一起被洗掉的是原著的救赎底色和北京味道——杨瑞在原著里是个北京范儿十足的男孩子,在新版里貌似变成重庆男人了。 

我喜欢旧版。那么年轻的杨瑞,那么年轻的安心。那好像是佟大为的第二部作品、孙俪的第一部作品吧?真想不到,他们演得那样好。 

都说原著和旧版里的结局太悲了,我倒觉得比起海岩的其他一些作品,《玉观音》的结局是明亮而充满希望的。杨瑞从大洋彼岸开始的万里追寻,与其说是在追寻爱情和爱人,毋宁说是在追寻自我救赎。在墓园里,当杨瑞从老潘的手里接过玉观音,看到观音菩萨“玉面端庄,眉目依稀,光泽依旧,神态宛然”,那一刻他的身心“有了一种觉醒般的感动”,而他的自我救赎也在那一刻的感动中臻于完成。他的心也应该是在那一刻从情丝的束缚中得以解脱吧?

 有时感情是需要彻底放下才能真正恒久的。 

回到北京的杨瑞开始了一种洗净铅华的朴素生活:努力工作,按时下班回家,省吃俭用,不泡吧不下饭馆,每个月汇钱给安心的父母,睡觉时总要摘下被体温捂热的玉观音,放在身边的枕头上,睡前从不遗忘敞开卧室和客厅之间的那扇门,等待敲门声…… 

这真的是光明而温暖的结局。是的,就是我在此文一开头用的词儿,持戒。隐姓埋名的安心选择了完成使命,洗心革面的杨瑞选择了洁白朴素的生活。当他们做出这样的选择的时候,他们的心灵终获自由,他们的爱情也得以升华。其实,爱情是很难坚守的,能够随心所欲而不离其宗的是一种超越爱情的信念,或者说一种生活态度。杨瑞和安心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触及到了这一层境界,真是幸福。 

*** 

第二部叫《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07年的作品,根据吕挽的同名小说改编,改动得还很不小。这个题目就透着伤怀,不知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反正我一直没看,直到这个寒假,但也只是略略看了小说的几个章节和电视剧的几个片断。 

吕挽在后记里说:“一直以来想写这样一个爱情故事,一定是非常相爱的人,但是一定不能在一起,而且一定——没有一方突然死去”。 

说白了,就是纠结吧。 

小说里的故事,如果转述成童话版,就是:王子和天使相遇相爱。然后王子遇到了魔鬼,被她引诱,并与她结婚。天使很快坠入凡尘,结婚生子。王子继续嬉戏人间,终与魔鬼离婚,变成一个嘴角总是带着嘲弄的笑的中年男人。男人偶然与天使重逢,看到天使已然依稀有了魔鬼女人的风韵。王子和天使都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所以他们继续各自的路。 

这太真实了,真实得如同生活的翻版。电视剧当然不甘心如此真实——电视剧要是这么真实,会比文字更百倍地叫人绝望——所以屏幕上的天使周蒙去了一间山区的希望小学支教,王子李然带着魔鬼女人为他生的女儿踏上旅途,他要在女儿身上兑现他对天使未能兑现的承诺,而那个魔鬼女人进了监狱。 

这个结局又太梦幻了,梦幻得连梦境都支离破碎。 

*** 

第三部小说叫《远远地爱着你》,电视剧改名《守候我们的幸福》,前不久央视播出的时候又改为《远远的爱》,还把最后的大结局给删了——虽然只删了一两分钟,但效果是从守候幸福变成了远远的祝福。 

某夜在屏幕上第一次邂逅这部剧的时候,看到的是胡亚捷饰演的窝囊丈夫和唐静饰演的悍妻在斗法,胡亚捷嘴里老挂着个名字,林子阳。我觉得无趣,就换了台。第二天又看到这部剧,这回林子阳出来了,原来是佟大为演的,而女主角是吴越。 

比起《玉观音》里的杨瑞,佟大为能看得出老了,但是这个林子阳演得真好,那么活力四射的一个角色,好家伙,整得整个医院——哦,林子阳是位军医——鸡犬不宁。吴越的冷玉萱也演得好。两人的对手戏默契十足(用吴越的话说,她和佟大为的审美比较接近)。我很久没在屏幕上看到这么真切自然的爱情故事了,真的。男女主人公都成熟而有担当,他们的爱不呻吟,不狗血,看着叫人放心,愉悦。男主人公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从不束缚自己,该干嘛干嘛,不用人为他捏把汗;而女主人公是优雅美丽的。要命的是他们在一起非常和谐。 

两人互诉衷肠的那场戏是在冷玉萱醉酒之后。我觉得奇怪,这样美好的爱情为什么要在女主人公的醉酒状态下倾诉呢?第二天跑去搜剧情介绍,才知道大事不妙,林子阳的事业与爱情颇有些冲突,而且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自然,林子阳不爱那个女人,可那个女人爱林子阳。 

呵呵,这么写就俗了。其实电视里不俗。央视播出的剪刀版总是力求三观正确的(更何况这好歹算是部军旅剧,据说军旅剧的条条框框特别多),生生把结尾的林冷重逢给咔嚓掉了,只留下林子阳准备接受另外那个小女人时大义凛然的表情,实在叫人跌足。难道时代进步到了现在,成长还必须回到原点吗?成熟还必须用担负莫须有的责任来证明吗?更何况那是林子阳,向来无拘无束的林子阳啊!让这样的男人也成为套中人,这样的现实也太令人悲哀了吧?! 

我疑心这个结局是导演迫于朝廷台的压力改的,因为它实在太突兀了,一点铺垫都没有,不,确切地说,是违反了前面的几乎所有铺垫。我特地查了原著小说,并没有林子阳讲的那个莫名其妙的老师和学生的故事。在网上的完整版里,在一年后的重逢中,林子阳和冷玉萱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如果没有横插的那个故事,从冷玉萱的背影消失直接到一年后的重逢,那么整部剧的情绪会很顺畅——片尾曲响起,激荡着观众的心: 

飞得再远隔绝天地
却断不了当初不肯悔改的痴迷
有些事过去 有些人却被定格在原地
在那繁花似锦的春天里 刚好遇见你
 

这个结局给人无限的宽慰(拜托,好歹总该让某些有情人终成眷属吧?),央视何以不能接受?何以要如此赶尽杀绝地把最后一点自由的幼苗都给掐掉?谁不知道生活中这样的重逢概率微茫呢?还需要被电影电视一再提醒吗?但是如果有,我是说,如果真有这样一对爱人,相爱,但是不能,于是选择了离开,给彼此自由,在时间和空间的双重隔绝里,以放下的心态负责任地继续各自的生活,然后重逢,发现一切依旧,这不是很好吗?这不是很好吗?生活难道不应该如此圆满吗? 

*** 

似乎这个寒假才发现有佟大为这么个演员。演技相当不俗。杨瑞,李然,林子阳,三个迥然不同的角色,他都举重若轻,真难得。而且生活中的他跟他出演的角色似乎差别很大,生活中他是个踏实的、靠谱的好男人,好老公,好父亲,不纠结,不拧吧。据说笃信佛。 

我可能多少有些理想主义情怀,所以上面的三个故事里,我喜欢《玉观音》,也喜欢《守候我们的幸福》,《无处安放的青春》,尤其是小说,终究是太现实了一些,里面的王子和天使都太平凡了,如同生活中的你我,裹挟着尘埃和人性的脆弱、丑陋与卑微,屈服于欲望,叫人徒然伤感无奈,徒增悲凉。 

这个春节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了。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我好歹算是保持了基本正常的作息,一日三餐都操持得一丝不苟,因为儿子放假在家。仔细想想,似乎之前计划要完成的工作也都基本完成了。或者,我可以不必对自己那么严苛? 

可是,我想人还是需要持戒,还是需要对自己不断苛责的。爱情如此,生活亦如此。在小说版“无处安放的青春”里,李然就是太晚才明白爱情需要持戒,而周蒙又是太早就放弃了持戒吧?诱惑,背叛,又或者青春无处安放,什么都不应成为放纵的借口。说白了放纵的诱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软弱。可是放纵从来换不来内心的丰盈,能够救赎我们的从来不是爱情,而是我们自己。所以杨瑞和安心终究获得心灵的自由,所以林子阳和冷玉萱终于相逢一笑春风中。电视里的周蒙和李然最后也多少走上了自我救赎的路,所以周蒙在山村的孩子们身边笑得灿烂,李然背着女儿在广阔天地间走得笃定。不似小说里的他们,继续泥足深陷。 

好了,春节虽已过,寒假仍在握。收心,持戒,精进。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持戒——与佟大为有关的三个爱情故事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