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若初见 一树梨花压海棠

冥王星大街东边的一座桥上。被云姐拉着出来的我还一头雾水,正纳闷着这一向能坐不站,能睡不坐的云姐怎么今天心情这么好,竟然拉我出来采青散步,我还没张嘴,就听到云姐远远的打招呼了,看过去才知道是慕色倾城里那妖艳的舞娘,还有那不讨喜的DJ吖一。

我还没见过卸妆后的那美女呢,完全是两个样,如果不是她那突出的耳观,云姐和她打招呼,走在街上我也认不出。吖一依旧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懒懒散散的,不过今天的他特为奇怪。竟然不调侃我了。见到沐姑娘我也很欣喜,但如果和沐姑娘一起前来的是慕城哥哥,我想我会更乐意。

说起慕色倾城,那可是我央求云姐好久才带我去游历一番的,姐终于可以显摆说我也是逛过酒吧的。初见,慕色倾城还未营业,见不到电视,小说中的情节:没有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没有强劲的音乐震撼,更没有性感的美女让人神魂颠倒。昏暗的灯光,我好奇的到处观看,乱闯的结果是:撞破了见传说中慕城少爷的好事。一脸尴尬的被云姐扯着领子忘后拖,边埋怨的语气和慕成少爷说,在外面等他。一脸滞呆的我任由云姐拖到吧台。

不一会,慕成少一身黑衣,潇洒的出来,初见,他妩媚的样子。妩媚用在他身上,万分贴切。要不是听云姐姐说过他的故事,知道他的取向,我怕我会沉沦其中。不过钟情的男子,更能令人神魂颠倒,怕是来着酒吧的人更多也是冲出他来。听着云姐和他说起我,我用期待的眼神迫不及待地说我就是海棠,可惜被取笑了。好吧,男神的任何言语都是赞美的。自动的把它归划为在称赞我。

时间越晚,慕色渐渐热闹起来,也见到了慕城极为宝贝的DJ手,说实在的,我不喜欢这样不羁的男子,玩世不恭,不可托付终身,还叫一个人。不过有家教的我还是面带微笑的点点头,然后沉默的躲在云姐旁边。一改平时好动的个性。直到现场的欢呼声,才把我震醒。不知觉的到了午夜,也迎来了慕色的打烊前的节目。

一身红衣女子从天而降,那妖艳,惊艳了全场男人的眼球;但更多的女子尖叫声冲着慕成去。在那玄幻的灯光下,我也被迷住转不开眼睛。视线一直跟随着。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怎样,竟然觉得那男子让人那样的心疼。混杂的空气中,烟味,酒味,弥漫交织一起,最后是怎么回家的我都不知道。。。。。。

“海棠,我们先走了”我还沉浸在那晚慕色的回忆中,却被云姐叫醒,告之她和沐姑娘相约去逛街了。让我陪陪一个人。顿时,我眼睛瞪得大大的,为什么不带我,为什么把我扔给这怪人,虽然他今天不知道是好心情还是怎样,竟然不调侃我,但人家和他一起会尴尬的,更何况是没怎么说话的。

一向不懂拒绝的我,就那样看着云姐和沐姑娘远去,欲哭无泪。或许那一个人也看出我的情绪,提意带我去正街的大型游乐室玩。纳闷的我点点头,跟着走,想着到那,我就自己玩,让他识趣点自己提回去。打定注意,到了游乐室,拿好一个人换的硬币,我直奔自己喜欢的透篮球那项目去。把球当一个人,狠狠的发泄。

或者我的动作逗笑了他,只见他轻笑着走向旁边一台,投进币,举止优雅的一个连一个的往投。越往后,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尖叫着加油。一旁的我早被判停止了。不禁也跟随大伙的目光往他身上看过去,只见他眼神专注得盯住篮筐,手不停得一个接一个,直冲第五关,直接破了那台机之前的记录。大家的更是欢呼声加大。

看着他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我鬼使神差的跑去自助机买了一瓶水。再回到球场时,啊一已经从场上下来,看到我手上的水先是一愣,继而露出比阳光还耀眼的笑容。不似平时的轻佻,真诚明媚的像个阳光男孩。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走出球场,我与他并肩走在林荫道上,听他讲述着酒吧里发生的趣事儿,轻松快乐。看着前面的漫漫长路,未来,又有谁知晓呢?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