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救市猛如虎

我思故我在

一些人心太急,一些人心太软,一些人心太硬,所以有了救市的不同含义,本来救市仅归宿于股市,因为人将不人,人人可人,市不将市,所以此救市非彼救市,谓之楼市。

楼市仅仅是众多市场中之一,为什么有救市一说,大约这么几个原因:

一些人心太急,或急于求名,因为信息时代,有名必然有利,而求名,不外通过网络速决,因此惟恐楼市不乱,而老百姓早已对高房价心生惮意,顾而推波助澜相当之众,为此类人等增加筹码,名亦尾随而来。

一些人心太软,或软于既往,如许多开发商无论如何暴利,都对当地做出过或多或少的贡献,死了,可惜;或软于政绩,害怕开发商死了,留下财政黑洞,数字上跟不上点;或软于现实环境,搞城市建设哪儿不需要钱,有钱什么都好办,而钱哪一项来得最快?卖地首选,而一旦开发商死了,甚至发生瘟疫,导致钱无法变现,可就麻烦了。

一些人心太硬,地震面前出手没有以前请客送礼那么阔绰,更可怕的是他们正找出千万理由,大鱼吃小鱼的理由,伺机下手,还死要体面,让濒死的开发商自动上交。

一时地,楼市这么个简单之屋,让这三类人搅得天翻地暗,一角说政府开始救市,政府应该救市,不然经济难保,金融难混,有亡国之嫌;一角说楼市不可救,不需救,不得救;有角总结,只要大家抱有希望,通过观望,接下来希望就可能变现。

俨然楼市就由这么几个人说了算!

果真如此的话,大不了建设部请他们几个共参国是是了,

一个叫市场的东西,仅仅因为有人要死,同类或同行想行尸走肉,你不是去建设决策人杀死不良动机,反而劝他们出手,这还叫市场吗?吃了几个,死了几个,撑死几个,也许市场不急燥了,也许消费不观望了,也许市场平静了,难道不是好事么?

真正救市,也是政府做好政府应该做的市,而政府应该做的,仅与人有关,与市并无多大关系,何有救市之名?

一个城市房价一万五左右,两个前不到万元,现在回复到万元左右,死几个人,而且这几个人都是从翻番过程中走过来的,为什么让那几个这么急,

用小杜的一首做为描述:

烟笼寒水月笼纱,
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
隔江犹唱后庭花!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救市猛如虎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