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飞甲》观后感:他为什么而执著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他为什么而执著
——《龙门飞甲》观后感

附:《龙门飞甲》经典台词摘抄

冬至后的第一天。从屋里往外看,是起风的冬日北京特有的蓝天,没有一丝云彩。耳边,风在吼。我决定,去看一看徐克的江湖。

弃“金陵”而入“龙门”,这对我而言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犹豫的选择,因为,因为,在忙且乏且木的岁末,快意恩仇是件多么令人心生向往的事情。

我没看过之前那部据说堪称经典的《新龙门客栈》,所以并没有什么龙门情结,只是期盼着看到一个正宗的江湖,更何况在这江湖里还能见到两位故人,李连杰陈坤,算是意外之喜吧。

影片开头,在配角们一通暖场的打斗之后,一袭粗布黑袍的李连杰挥剑倒冲而下。看到他的一个脸部特写,确认了这是杰哥无误后,我心里是有点小小的激动的——看,这就是李连杰,从《少林寺》里走出来的李连杰。这么多年,他的江湖地位日高,他 的皈依佛门也日益坚定。不出意外地,他果然老了,就像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我也老了一样。

影片前半部分的故事讲得很好,东厂、西厂之争,跋扈的万贵妃,跑出皇宫的小宫女,赵怀安和他的弟兄,吹笛的凌雁秋,鞑靼蛮女和她的喽啰,歪瓜裂枣的客栈伙计,风里刀和他的搭档顾少棠,各路人马齐聚大漠外的龙门客栈。虽然头绪纷繁,但是交待清晰,情节紧凑有序。可惜一场黑旋风刮过,似乎把徐克的才情都刮走了。大殿里死里逃生的人们开始算计分赃,挑拨离间,哎,那一通对白写的,把演员全都变成了弱智的话痨。演员们似乎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整场戏就像是取自最仓促版的TVB电视剧。

好容易等到这一段对白结束,众人恢复打斗,但故事已经元气大伤,再没有恢复精彩(哦,宫女突然翻脸露出真面目的情节尚可,不过也是在意料之中),着实可惜。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局又让我小小地惊喜了一把:皇宫中,万贵妃暴死,鞑靼蛮女和风里刀扬长而去。这个结局既让风里刀的形象骤然丰满,又留下了不少遐想的空间。我本来已经悲观地认为徐老怪会把最后一个镜头留给只身远走的凌雁秋和纵马追她而去的赵怀安的,那多无聊啊。好在,徐老怪终究是徐老怪。

徐老怪说,凌雁秋的远走体现的是一种生命力,顾少棠的留守体现的也是一种生命力。他还说他这么多年孜孜以求地讲述着江湖的传说就是因为迷恋江湖儿女这种旺盛的生命力。经此一遭进出龙门,我把徐老怪所说的生命力理解为一种执著,一种虽九死而不悔的执著,一种支撑江湖儿女风餐露宿、顽强地活下去的理由。于赵怀安,这是对已逝的爱人的眷恋;于凌雁秋,这是对赵怀安的无悔追踪。归结起来,都是一个情字。但是江湖儿女执著的东西当然不止一个情字,还可以是义(比如赵怀安的弟兄对赵怀安,鞑靼蛮女的喽啰对他们的女主人,客栈伙计们对顾少棠以及赵怀安),是忠诚,自然也可以是财,是权,或者武功的境界,征服的快感,等等。

能够找到这样一个执著点,人生便简单明白,爽朗顺畅了。该出手时就出手,该了结时就了结。若找不到这样一个执著点,人生便充满纠结和幻灭,比如电影中的雨化田——他在幻灭中死去,还有顾少棠——她在纠结中继续等待,等待有一天等待的理由突然降临。

但是对于雨化田,他的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执著?一场执著于执著本身的执著?这个问题不堪一问。我想,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痴迷武侠,痴迷侠客们仗剑驰骋的江湖,原因也就在于此吧:在现实生活里,谁不曾执著于一样东西、一个人、甚至一个小小的念头?可是谁又能长久地、排除万难地执著于这样东西、这个人、这个念头?某天早晨,你醒来,也许会突然觉得那样东西如此寻常,或者发现那个人如此面目可憎,或者了悟那个小小的念头如此可笑。于是,你豁然开朗了,你即刻放下了,然后用揶揄的、好笑的口吻向人讲述此前种种执著之相状。又或者,多年以后,那样东西在你眼里依旧是难得的,那个人依旧是美好的,那个念头依旧是让你激动的,可是无论你怎样孜孜以求,它们于你都遥不可及。于是,你虽未豁然,却也慢慢放下了,偶尔会用苍老的、略带点伤感的眼神回首来时路上一行行执著的脚印。

但是在依稀的江湖里,在武侠的世界里,一根筋的人们不会这样。他们挥舞着刀剑,倾一生之力向自己执著的东西(哪怕他不知道这样东西为何物)长啸而去,不在乎被讪笑,不在乎被拒绝,不在乎得不到,不在乎洒尽热血……真正打动着和魅惑着泥足深陷在现实生活中的我们的便是这样一种以一生之光阴执著保持的向前和向上的姿态吧?是的,说白了就是:江湖儿女,决不妥协。不跟江湖妥协,也不跟自己妥协。

徐老怪其人,执著的是什么呢?仅从这部“龙门”来看,他是颇有些温情的,因为他让正义全面战胜邪恶,让所有的正面主角都笑傲到最后,甚至让赵怀安和凌雁秋双双全身而退——拜托,按常理,这两个人中好歹有一个应该挂了,可是徐老怪没有,他的善良几乎超出我的耐受度。也许,徐老怪之为徐老怪,就在于他不喜按常理出牌吧。为了能自圆其说,他只好让那帮歪瓜裂枣的客栈伙计当替死鬼,悉数葬身沙漠。主角中没有人为他们伤情,没有人为他们停留,也许是顾不上,也许是不在意。连他们自己或许也是不在意的,因为,谁叫他们人在江湖。

关于演员:
周迅的凌雁秋已经不是张曼玉的那个风情万种、亦正亦邪的老板娘了,此凌雁秋已经洗心革面为一个痴情侠女,为正义而战,为爱人而战。这样一个先天设计即不够立体的人物或许仍有办法把她演绎得生动丰满,但周迅显然没有找到这个办法,更糟糕的是,她在摸索的过程中还丢失了自己的特质。所以她的凌雁秋并不深入人心,至少在我看来如此。

桂纶镁的鞑靼蛮女风情无比,几令周迅和春哥减色。

陈坤饰演的雨化田第一次出场时,一身煞气显得比较刻意(据说那也是他进组后拍摄的第一场戏)。此后坤少的表现大体不错,但也难说有什么惊艳之处。

李连杰对周迅说的那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很有说服力,因为,他已渡尽劫波。

我在豆瓣上看到一个龙门剧组成员写的影评,她说某日收工之时,徐克撇开众人,挣扎着向导演车走去,留给人们一个踽踽独行的背影。

一我刹那间看到了徐克的执著。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为什么而执著 — 《龙门飞甲》观后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陆小凤

有的人求名,有点人求利,而我陆小凤求的,却是麻烦。 你明明知道你有朋友在饿着肚子时,却偏偏还要恭维他是个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是条宁可饿死也不求人的硬汉。 你明明知道你的朋友要你寄点钱给他时,却只肯寄给他一封充满了安慰和鼓励的信,还告诉他自力更生是件多么诚实宝贵的事。

View all posts by 陆小凤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