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情人:与我的车、手机一样

小玛

我有一位在合资企业当老总的朋友A君,此君可谓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他在全国几个城市拥有自己的企业,每月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地飞来飞去,每地都有他所谓的秘书兼情人,这是公开的秘密。A君的妻子对此听之任之,从不加以干涉,因为她深知这些女孩都只是自己丈夫一时的玩伴而已,对她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更不可能动摇她夫人的地位和身份,而A君也心领神会,只要妻子驾到,他便会放下工作和情人去陪妻子,俨然一副“好丈夫”的模样。

我深为那些如花似玉、正值青春妙龄的年轻女子叫屈喊冤,可她们似乎已习以为常,并不在乎自己的处境和别人的非议,甚至趁老总外出之际,俨然一副老板派头,指手划脚,插手秘书以外的公司管理工作。A君回来后就炒了她“鱿鱼”,隔日又聘了一位小姐,A君振振有词地说,这种秘书只不过是与我的车、我的手机一样的工作必需品,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好好干好份内的事,一样让她走人。

于是,新来的秘书又同样地每天陪着A君进进出出,吃饭、唱歌、打网球、旅游、开会,间或还得与北京、深圳的秘书联络A君的飞机班次、到达时间或其他有关事宜,小秘书小鸟依人般与A君相偎相拥,让人想起情投意合、山盟海誓之类的美好意境,可我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承诺也没有,有的只是雇佣关系,出了上海,在北京、深圳还有这样难舍难离的“红颜知己”,就像那两个地方同样有他的小车和手机一样。当然,小秘书们也获得了丰厚的物质补偿,这是一般打工者望尘莫及的,也是不少年轻女孩甘愿屈就的主要原因。

A君曾就秘书人选之事对手下要求,一定要年轻、气质好、文化高,并且听话、乖巧。所以,从一开始这些小姐们应该都明白,自己将要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从事的是怎样的工作,这种双方自愿的合作关系,也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似乎也谈不上强迫、勾引,一切都是明摆着的。

A君是没有时间去回忆以前的那些小秘书的,但那些年轻女子在离开公司以后,我不知她们将如何面对今后的人生?守着她们应得的那份报酬,我想她们自己会一辈子忘不掉那段被“男人消费”的日子,这将会成为她们一生中永远灰色的记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