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鬼事:顺从“民意”,信一回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这是我亲历的事情,并非虚构。    
发生时间:2012年10月24日深夜至25日凌晨。
    
发生地点:浙江海盐沈荡镇五圣村北5组,小地名“野鸡浜”。

亲历鬼事 

   
昨天请泥工给乡下房子整理屋面,借用隔壁叔家请相关人员吃饭。一邻居泥工喝醉酒,至晚近10点回家。我于9.30先于他回县城的家。深夜11.30,其妻电话我,说是我已逝父亲的灵魂随邻居泥工去了他家里,并附身于他,此刻正卧地哭喊并时有昏迷,全家人束手无策,急唤我速回乡下将“父亲”领回。

  
夜12点余,至邻居泥工家。见此兄躺于地,浑身绷紧状,地上有少许泡沫状唾液,口中念念有词,语调时而混沌、时而激扬、时而悲伤,说的内容大多与我父亲生前事项有关的片断。话间再次昏迷,其妻翻看眼皮,全是白眼,抚摸胸口有起伏,说明还在喘气。这个样子我从未遇见,此情此景扑溯迷离、不明真假。我唯恐他真的因醉而死,一是于心不忍,二是与我脱不了干系,于是有些紧张,提出送医院救治。旁观者说他上几次附身也是如此,他家人也说无关性命出入,不需要送医院。心悬。

  
我遵乡俗、依人教唆,对“父亲”说:好好的不在家呆着,干嘛跑人家这里来了,跟我回家吧。拿上泥工妻子折的黄纸元宝,领“父亲“回家,在家门口烧了纸元宝。那边来电话说在我走了不到一半路程时他醒了,已去洗澡。

 
回县城。车行至半路又接电话,“父亲“又去他家附身于他了,又发作。速折回。此兄躺于床上,还是说些我父亲生前的片断之事,有些属实,有些被歪曲,有些根本搭不上边。重复上一次程序,我再次领“父亲”回家。对方来电话说这次我没将父亲领回去。第三次去他家,他说我“母亲”给我父亲送饭到他家了,正在吃饭。

  
说实话,前两次领“父亲”回家,我都没进入状态,只觉滑稽,同时为疯傻的邻居泥工有些担心,怕他万一真的出事。但被他一而再地缠住,有些恼火,于是我来了精神。与“父亲”对话,其实是与他对话。我一番数落、一番劝导,时而给他几句好话,时而对“父亲”的不礼貌行为一番训斥……

此兄语调开始稍有平缓,语意似有变化。再行一番程序,将“父亲”领回,再烧一堆纸元宝。那边来电话说好了,又正常了。赶紧回县城家中,此时凌晨1点30分。

此兄与我同龄,20多年前入赘到此,常做泥工活计,对我父亲生前之事自然听说一二。今日给我家整理屋面,晚上喝黄酒三瓶,不料被我“父亲”“附身”,闹出如此一辙。据说,此兄曾被多次附身,平常只需烧些纸元宝给前来托附的鬼作盘缠开销,鬼便打道回府了,此兄便清醒过来,恢复本来面目。这回却一而再、再而三。我虽不信邪,对乡下那些怪异说辞一直置之不理,但昨晚这事与我有关,恐生出事端,于情于理都难周全。于是,我得照顾乡情,顺从“民意”,“信”一回。

这事闹得,真是。记之。

                                        
2012.10.25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亲历鬼事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