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公交日记,记一次乘坐公交车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乘坐公交车做客人

   
妻子说,今天时间宽余,我俩坐公交车去干女儿家做客人吧。
  
我愣了一下。坐公交车去啊?说实话,已经许多年没坐公交车了。偶尔因公出差都由单位车子接送,私事外出要么搭便车要么打的,后来家里买了车子后便由儿子接送了,平日上下班骑“小毛驴”,所以我对坐公交车已经感觉淡忘了。

  
妻子说,你看看外面这么多大车小车挤在一起,看着都碍眼,还停车难呢,今天还是别让儿子来回折腾了,省点油钱也好。
  
下午三点,我与妻子步行至公交站点,乘坐K4号城市公交车去县客运中心,然后等待换乘203号城乡公交车去通元镇。
  
县内城乡公交车上车点设在客运中心偌大的转车场上,一长溜四面畅通的廊棚便是候车的地方,那些急于去目的地的旅客们焦急地探望候在北侧的一长排客车,期待着有一辆车能够马上开到自己的乘点前。可是事与愿违,越等得急,那些车似乎越不急着走。工作人员走过来安慰:车子15分钟一班,大家耐心等着,到时间自然就开过来了。

  
凌厉的北风像一条条无形的小青蛇,在长廊里在人群间妖魔般地乱蹿,真是冷得厉害。等车的人都缩着身子,我与妻子挤在人堆里,也缩着身子。我相信人群中有许多人还从来没坐过小车,他们一定不清楚那些拥有小车正在路上疾驶的人,是不存在等车的寒冷的;那些从来没坐过公交车的人,他们没法体会坐公交车的等车之苦;而我,两种滋味都尝过在先,今日再等公交车,自然五味俱全。

  
手机响了,是儿子打过来的。儿子今天在通元镇南侧的亲戚家,本来说好下午开车过来接送我俩。儿子问我们几点出发,他马上开车过来。我说我们有便车了,搭车过去,不用接送。儿子疑惑:搭谁的车?我说一个熟人,你不认识的。

  
妻子笑我撒谎。是啊,若不撒谎,儿子一定不肯让我俩在冷风里苦等公交车的。
  
下午四点多,开往通元镇的203公交车终于停在上车口了。人群簇拥,急着上车,我与妻子断后。难得乘坐公交车,就算站立,也是一种体验。

  
203公交车缓缓驶出客运中心,沿盐湖线往西行驶。
  
我站在司机旁边,看他熟练地操作,听他发牢骚。司机的牢骚,是怨小汽车太多,开小汽车的人素质太差,将本来拥挤的道路搅得他简直没法开车了。我说城外的路还好,县城里的路那真叫挤啊,人行道都成停车场了,行人只能走非机动车道,非机动车只能开上主干道了。一位大学生模样的小姑娘说,北京出现的雾霾天气就是太多的汽车尾气造成的。司机摇摇头说,我们这种小地方也快雾霾了。

  
我发现,司机的话题似乎离车子里的许多人很遥远,因为他们此刻表情木然,他们可能还没意识到太多的小汽车已经快将公交车挤进死胡同了,更没意识到我们离出门戴口罩的日子也不远了,或者,他们是出于无奈,一种无力改变而逃避的心态?但那位大学生模样的小姑娘显然意识到了,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也表露出微笑或鄙夷的神情,或许他们在内心里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我瞄了妻子一眼。她正注视着前方。前方有村庄和人家在车窗外快速掠过,路边一簇簇葱绿的灌木树被行驶的公交车甩出一长溜连续晃眼的绿色,我从这一抹绿色里感受到还有很珍贵的清新空气在流动。司机还在不厌其烦地说他的牢骚话,我原谅他的罗嗦,甚至开始喜欢上他的罗嗦,因为他的罗嗦是有感而发,他的感受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深。是的,路上那些争先恐后飞奔而去的小汽车在告诉我,雾霾就在身边了;还有县城里停得连路都没了的小汽车在提醒我,得准备好口罩了。

  
203公交车左拐,驶入南北湖大道,往南行驶。
  
我问司机,现在愿意坐公交车的人多吗?司机说,没办法的人才坐公交车,你以为他们愿意坐啊。我说,如果大家都买小汽车,车太多将路堵了,雾霾也来了,最后不是车多为患了吗?司机瞪了我一眼,似乎感觉到我话里有假惺惺的味道。司机说,已经车满为患了,不知国家是怎么想的,连这点事都没计划好。现在好了,车多了,方便了,可问题来了,又变成不方便了……

  
忽然觉得我说上面这些话有些矫情了,因为我只是在阔别多年后第一次坐公交车,没资格对热衷买小车坐小车的人说三道四。我只有在未来多选择公交车出行,才能践行我话里的低碳绿色意愿。而坐在车厢里一直默默无语的与我素不相识的旅客们,他们才有资格对车外像甲壳虫一样边放着屁边快速爬行的小汽车说三道四;这位满腹牢骚的司机更有资格说,因为他每天用实际行动紧紧把握着低碳出行的方向盘。

  
通元镇到了。我与妻子下车,步行至红绿灯处左转,沿一条乡村水泥路往东走,那里有个美丽的村庄,干女儿家就在这个村庄里。路边有大片青绿的油菜和麦苗,虽未饱满,但在冷风里不停地向我们摇摆,抖擞出很精神的状态。我喜欢它们的原生态,它们是否正在向我炫耀:温暖的春天快要到来了?我触景生情忽发联想:那位满腹牢骚的司机、那辆公交车,还有车轮下的道路、车窗外的空气、车厢内外的我们……
另一个暖春何时到来呢?
  
妻子骂我:发什么神经呢!
  
呵呵,年初三下午我与妻子坐了一趟公交车去做客人,我没发神经。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乘坐公交车做客人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