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保卫战:我的移情别恋记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我的移情别恋记

一位漂亮女人伤心哭诉,她的老公与另一漂亮女人好上了,他不要她了,与另一个她住一起了,连家也难得回了。她想起俩人曾经的死去活来,曾经的山盟海誓,想起他曾经的百般呵护,想起她曾经的心甘情愿付出……她哭得说不出话了。现场专家与嘉宾一一劝说,有让她死了心的,有让她耐心等待浪子回头的,有一位外表秀气的男嘉宾甩出一句与他外表不太相符的狠话:对于这样移情别恋死不要脸的男人,不要也罢了!

哼,陈世美,不得好死!我妻子看着不知哪个台播放的《爱情保卫战》节目,跟在外表秀气的男嘉宾后面也甩出一句狠话。不知妻子这话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电视里正在哭得喘不上气的那位外表漂亮实则可怜的女人听的。当时我正在嘉兴在线博客里浏览博友新作,正在被博友红色记忆孜孜不倦写博文的精神感动着,被妻子充满情绪的一句话吸引过去,暂时冷落红色记忆等博友,转头陪妻子看了一会《爱情保卫战》。

想起一个词,一个经常用在情感领域的词:移情别恋。这个词的前后往往跟一个定语或补语:死不要脸、不得好死。
  
其实“移情别恋”并非爱情专用词。生活中经常在发生移情别恋的事,比方说我前段时间喜欢吃重口味的菜,如烧得很酥味很浓的红烧肉之类,这段时间改喜欢吃清淡一些的菜了,比方说以前常常红烧的鲫鱼改做成清蒸或鲫鱼豆腐汤之类了。客观主观内因外因处在变化中,人们选择的喜好也时常作着微调整甚至大改变,这是理所当然和情有可原的,这就是生活中常发生的移情别恋。

看完一段《爱情保卫战》再回到嘉兴在线博客浏览,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在这里混了,我的许多博友们也好久没在这里混了,我甚至已经好久没在包括嘉兴在线博客在内的所有博客里混了。所谓“淡出江湖”其实说的是淡出这个江湖,而不是所有江湖。江湖有N多个,人生总归难离江湖,淡出这个江湖,自然投入了另一个江湖,这也叫“移情别恋”。

我已有的人生,就是一段移情别恋史。
  
读小学的时,梦想长大后像我堂哥那样演革命样板戏,扮演新四军小队长郭建光,然后有机会将一只手撑到漂亮的女卫生员肩上,高唱:要学那,泰山顶上一棵松……

小学快毕业时,我爱上了写作文,爱得有些死去活来的样子,盼着老师捧一摞作文本进来,然后说:今天要写的作文题目是……

上初中的时候,我迷恋上了开拖拉机,看着同学驾驶着拖拉机在操场上飞跑,我就想着有朝一日要拥有一台拖拉机,载着父母去城里玩。于是在学农课结束后,我的心依然奔跑在操场上。后来上学路上看到田野里奔跑着拖拉机,在心里嘲笑那个开拖拉机的人笨死了,怎么不开着拖拉机去城里玩。

读高中时,我热衷看书了,看课堂以外的书,看得最多的是小说。虽然那时可看到的小说没几本,但只要能看到,就看得格外用心也格外认真,所以当时看书的收效虽不能号称以一当十,也可形容为一本顶俩。

踏上社会后,我一直在移情别恋中前行。去过县委工作组,当过农民,做过代课老师,当过文化干事,做过广播电视报道员,记者,以及继续混着的编辑,等等。这些都是我的职业的变化,但我每干上一行都爱上了一行,干得也算过得去。我觉得,不管干哪行,只要投入了真情,就会恋上这行,也才会干出特色与成效。

工作之余的时间我也常常变化着爱好,有几年痴迷于文学创作,在一些报刊上发表了一些作品后,以为作家这个桂冠快落我头上了,于是将痴迷升温为疯狂,以至于吃饭时也想着脑子里的题材。有一日我妈问我吃饱了吗?我答:还在挂盐水呢。我正想着构思中的一个人物。后来,我爱上了看电视剧,那些感人的电视剧常使我看得眼泪汪汪,伸手假装去额头挠痒,悄悄将眼泪擦了,生怕遭妻子取笑。后来,我喜欢上了去邻居家串门,与乡邻一起喝茶说闲话,那些闲话里充满了趣味,那些点评中闪耀着智慧。后来,我因喜欢吃鱼而爱上了捉鱼,添置了渔具,虽然没有收获,也算爱过了一回。后来,喜欢上了与朋友喝酒,特别是用公款不用愁地喝酒,喜欢看几个酒量好的拚酒,我在其中当和事佬,甚至陪着朋友挂盐水。后来,喜欢上了跑步、散步,开始懂得健康乃人生第一要务。

再后来,我迷上了网络。

我在网络里浏览,在网络时聊天,在网络里偷窃百度材料据为已有,在网络里“重操旧业”码文字,在网络里开了博客、微博,在网络里认识了网友,有了虚拟的朋友圈。

于是有一日,我来到了嘉兴在线,免费租下一块地,建了一幢“绿叶小屋”。往事不堪回首。当我重新踏上嘉兴在线时,已快时隔一年。

在网络里,我的移情别恋再起波澜。先是注册了QQ,但让其冬眠。后来在某个社区论坛注了册,潜水偷窥别人文字。后来去新浪注册博客,心血来潮两天一博文恣意发布。后来我唤醒了沉睡的QQ,既享受交流的愉悦,又趁机将我的打字速度提升到可以去外单位兼职当打字员的水平。后来我来到了嘉兴在线,在这里也弄个博客,曾经玩得不亦乐乎。后来在新浪注册了微博。后来应邀又去浙江在线注册了博客,同时开通浙江在线微博。后来我冷落了嘉兴在线,并且几乎同时我冷落了所有博文写作,将精力与爱好转移到影视制作。后来,我又爱上了腾讯微博。

我由此又想到“移情别恋”这个常被人讨厌的词。我甚至暗叹,我真是一个十足的移情别恋狂。

因为移情别恋,使我玩到了许多,见识了许多,也长进了许多。但同时因为移情别恋,让我停滞了许多,荒废了许多,最终使我成了一只肤浅的“三脚猫”。

妻子还在看《爱情保卫战》。她这个年龄已经与爱情无多少牵绊了,但“爱情是永恒的主题”,所以依然能够吸引她眼球,而且能够使她对“移情别恋”依然充满仇恨。当妻子骂“不得好死”时,我心动了一下,因为我也“移情别恋”。

面对红色记忆等博友的坚守,我很羞愧。在我出走的近一年里,红色记忆们一如既往地挥洒汗水,浇灌博园,使寒冷冬日下的嘉兴在线能够数枝齐秀。出走总有原因,坚守必有信念。守护信念、执着毅力的人,必成大器。

我清醒地认识到,我是移情别恋的人。我告诫自己:有些方面可以移情别恋,有些方面则万万不可。我还提醒自己:移情别恋应该是小青年们玩的噱头,我到这个年纪了,往后能否专注一些、安定一点?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我的移情别恋记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