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红包:不是所有医生都愿意收红包的。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送红包
   
亲戚L遭遇车祸,重度脑震荡加轻度脑组织挫伤,昏迷,在抢救室救治。我闻讯赶去医院看望,见L头部肿得难以辨认了,他的家人在一旁哭泣,旁观的人帮助出主意,说是要给主治医生送红包,这样才会获得重视。L的妻子说我人头熟悉,将任务交给了我。
   
我了解到L的主治医生姓沈,是这个医院里脑神经外科的权威,但我不认识他。经过打听,我知道了沈医师的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约好时间去他家里拜访。
   
沈医师家住在医院分的一套七八十平米的房子,地面铺着当时时兴的地砖,家具也很简单。沈医师戴一副眼镜,浓眉毛,憨厚斯文的样子。他给我泡了一杯茶,我喝一口后自我介绍,我是病人L的亲戚。沈医师说认识的,在抢救室见到过我。我说这几天多亏你抢救得力,才使我亲戚病情得到稳定。沈医师说还不能这样说,病人没过安全期,未来的情况还难以预料。我心里一紧,立刻说你们做医生的很辛苦,也有风险。
我边说边摸出一只信封,里面装着钱,顺手放到茶几上。沈医师盯着我说你这是干什么,我说这是病人家属的一点心意,你必须得收下。
沈医师煞紧了眉头有些生气的样子,他说医院有规定不能收红包,再说抢救病人是本职工作,他将红包回塞给我。我站起身推辞,沈医师也站起身继续将红包往我口袋里回塞。我们两人就这样推扯着,我边推让边往门口移,不料一脚踩下去将一块地砖踩碎了。我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急忙弯腰去捡碎掉的地砖,沈医师劝阻我说没关系的,这块地砖本来松着,我趁机逃出了门。
   
回来路上我松了口气,终于完成了亲戚交待给我的任务。
   
第二天L妻子打我电话说,沈医师来病房观察情况的次数比前两天多了,感谢我帮他们送出了红包。
   
第三天我又去了医院,看见沈医师正在病房翻L的眼皮,还用一个小手电照着L眼珠子。沈医师没说话,做完检查后抬头看见我在,朝我点了下头,我也朝他点了下头。沈医师快步从我身边走过,长长的白大褂拖出一缕清凉的风扇到我身上,他走出了病房。隔一会护士拿了一瓶盐水进来,说是沈医师给换了药,马上补挂进去。L的妻子朝我看了一眼,眼神里露出希望的光芒。
   
隔了几天我再去医院,L过了危险期,病情稍有缓解,但还在昏迷中,刺激他的脚底处有了轻微反应。沈医师说不能心急,病人恢复需要很长的过程。不管过程有多长,只要病人能恢复,我们就有希望,心里就踏实。L的妻子脸上开始露出了稍稍轻松的神情,有时还有了稍纵即逝的笑容,她说这几天沈医师每天来好几次问情况查病情,对L很重视。她突然压低声音悄声对我说,送了红包确实有效果。我赞同她的看法,轻轻点了点头。
   
好长一段时间没去看L了,那天我忙完手头工作,又去了医院。L已经睁开了眼睛,但还不会说话,我站在病床边叫他名字,他盯着我,眼珠子一动不动,像个傻子。我吓了一跳,L的妻子说不要紧的,他神志还没完全清醒,沈医师说这是恢复过程中正常的现象。正说时,沈医师过来了,看我在,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跟着去了他办公室。
   
沈医师坐下,也示意我坐。没待我开口,沈医师说:“L的病情已明显好转,从目前来看预期相对乐观,但还需要较长时间的治疗与康复。”沈医师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发票递给我:“这是你给我的钱,前段时间怕你们有顾虑,我就先存着,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所以我今天将这钱缴到预缴医药费里了。”
   
我接过缴费发票,傻傻地看着沈医师,看着他说话时眼镜片闪着光亮,镜片后面一双浓眉大眼睛特别慈祥。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拿着缴费发票走出办公室门时忘了对沈医师说声谢谢。但我记住了他:海盐县人民医院脑外科沈一问医师。
 注:此事发生在15年前,事后再没与沈医师打过交道。此事对于沈医师来说或许太平常了,估计他早已忘记此事了,但对于一个病人乃至病人的家属、亲属来说,将是终生难忘的。我作为事件的亲历者之一,每每想起便心生感动,在此真诚祝好人有好报。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送红包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