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的两难主题:惟女人与房子难养也!

我思故我在

有智者说,惟女人与小人难养也。本人臆会一下,大约女人或数量多或形象得让主人自惭形秽,所以难养;而小人要么参乎到其女人圈子或影响其事业或交往圈子,让其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均不得安生,是故难养。拿到现代社会,其实不难,女人说,我也没有过高的要求,有的住,有的吃,对我好就成,当然其潜台词是不能低于社会平均数吧,租,也得租个象样的,还得保准不在心里嘀咕,这钱都流到房东口袋里,有去无回,也不能将房租的提高让女人来背,诸如损害化妆品品质,不美容,不旅游等等。至于小人,中国有句老话,敬而远之,也有句新话,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

谈到正题,真正的难处来自于有的住,这个有些难,难倒了芸芸众生。

难到什么程度呢?如标题,难到将女人与房子并列为难养之处,当然这是有责任的廉洁说法。

这是小家的理解,没钱,或钱的来源不充足,自然觉得有的住挺难把握,即使有之,突然被淘空,也觉得不大踏实,更何况现实用银子说活儿,完成了女人的心愿,意味着哥们的交代无法变现,再说,谁愿意把钱固定在一项下呢?

大约都是在无奈中说出这句古文,或感言。

放大一点,其实楼市的症结,也可以牵强一下,即楼市的两难主题实际是:惟女人与房子是问。

我们可以设想,女人代表着需求者以及需求者的心态,房子代表着一个家庭的主要负担,这两个问题一叠加,就成了矛盾,并且是有代表性的矛盾,代表着楼市应该解决的核心矛盾。表白如下:

人们愿意通过自己的积蓄与节俭,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大约花上十来余年的时间,完成一生的置业愿景,并且不要太过损害既定的生活质量,并且都愿意进行产权式消费,那些劝人们有条件再买或将有限的资金投资到有效领域,大约并不符合中国国情;而房子呢,价格/产品内容/各式相关支出/出让机动性如时间如数量以及核心信息,别说女人,连所有的正在或已发生的购买者,都无法掌握,他们掌握在第三方的手里,以至望房兴叹。

再由表及里地看,我们无法说女人的这个愿望不现实,也无法批判她本人的现实,更不能用房价这个掌握在第三方手里的东西说事,比如将房价降下来,因为房价已经在一个高位上运行,并且除非第三方自动降价,而且高位运行的房价即使降个百二三十的,也还没有无限接近到女人的心愿当中,大部分需求者实际还是买不起,根子就是收入增加数抵不上各式额外开支以及物价上涨幅度。

女人更可以放下架子,只要有自己的窝就行,小点都没有关系,一旦这个共识为政府所识破,政府强行要求第三方大量开发小房子,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个政策过去有些时日了,为什么还是有许多房外汉呢?归根结底还是收入问题,所以观望,根子还是收入的有限与来源的困局。

所以,政府如真能象专家提出的救市,应该专门研究如何达成女人的心愿,买得起,才是关键,比如消费形式用新加坡模式,而不仅仅在物业税上想办法;比如建筑与产品规定,可以用日本模式,紧凑而实用,还不落伍;信用消费则应该采取美国模式,成立专业的住宅银行来达成女人们也就是广大需求者买得起房的心愿,干脆利得与风险由政府这个主体来承担,行政的措施可以设定一定范围,只有进入这个范围的人群才能进入这个笼子完成自己的建笼计划。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楼市的两难主题:惟女人与房子难养也!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