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个温暖的家

赵凌静

  一

  我是在70年代初的农村出生的。当时的农村每个家庭都有好几个小孩,我家也不例外。我是我们家的第六个孩子。从记事起,我就在父母的争吵甚至打架中长大。每当父母把门关起争吵时,我们兄妹几个都浑身发抖,跪在门外哭,乞求父母不要再吵了。于是,父母的吵架声、孩子的哭闹声总是让习以为常的邻居摇头叹息……长大了我才懂,因为父亲总是把家里仅有的钱拿去买酒喝,又经常喝得烂醉,家里的一切费用都要靠母亲帮村里学校做杂工仅有的一点收入,每个月东借西凑地度过的。记忆里,只有父亲的昏醉及母亲的眼泪和艰辛,只有父亲在外喝醉回来的骂声及撞门而后伴随母亲咒骂父亲的声音,很少有笑声……

  因此,母亲在严厉要求我们把书读好为了将来有出息的同时,总告诫我们长大后,男孩不许沾酒,女孩不要找会喝酒的对象。母亲说:“嗜酒男人的世界里只有酒和他自己是最重要的。”

  惶惶不安的日子过得很慢也很快,我长大了,离开家到城市读书,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有个温暖的家,没有争吵,只有欢笑;没有满屋的酒味,只有淡淡茗香的温馨。我常想:我以后的婚姻会是什么样的呢?我能否拥有一个不喝酒、不和我争吵、对家庭负责的丈夫呢?我决心要为拥有一个健康、和睦的家而努力。

  二

  和勇认识时,我把勇的寡言看作稳重,把勇的忧郁看作深沉,把勇烟酒不沾认为是一个男人最大的优点。我还特别想了解勇来自什么样的家庭,这甚至多过想了解勇本人。我总是主动和勇说话。没多久,勇带我到他家去作客。也许在别人眼里他的家庭非常普通,非常平凡。但在我眼里,他的父母和谐默契,父亲是那样慈祥,母亲是那样安详和满足,特别是勇的妹妹在向父母撒娇时的情景,令我羡慕不已,我觉得他们的家庭比我所能想象的还要美满、幸福。他家给了我极大的期盼,令我迫不及待地渴望能成为他家的一分子。于是,不管勇是否主动带我到他家,我都是一有时间就往他家里跑。勇的父母待我很好,我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安宁及关爱,感受到了我梦想中家的温暖,这是让我情不自禁想流泪的温暖。

  即使是和勇单独相处,我的话题也总离不开他的家、他的父母。有时,勇也觉得烦,会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问我是喜欢他的家还是喜欢他的人,我也糊涂了。后来,我终于弄明白:我喜欢他们温暖的家,我相信在那种家庭里长大的男孩一定能给我同样幸福的家。勇听了,不言语,只是叹息。我没有去管他,自顾自地构思着以后家的模样。虽然认识勇不到三个月,虽然勇对我不够热情,他的过去我也不够了解,但这都没妨碍我对勇的追求,我认定了勇是我寻觅已久的男人,我相信我会有个温暖的家。

  三

  半年后,勇的父母提出希望我们能考虑考虑结婚的事,问我们要怎样准备。我征求勇的意见,勇以朋友不多,他不喜欢热闹为由,说简单就好。我心里虽挺委屈,但又不想勉强勇,就同意只请重要的亲戚朋友。我有时也奇怪勇的忧郁,问他是否有心事,或是不喜欢我,他总是淡淡地笑,轻轻地拥着我。每次靠近勇的怀抱,我便迷醉,在心底里发誓要为这个男人付出一切。

  婚礼之前几天,勇突然说要出差一个星期左右,让我简单布置房间。我有点不解,希望他在这样的时候不要出差,但勇说他必须处理好业务才能安心结婚,我没让他为难。我和家人高兴地准备着婚礼,虽然简单,我也觉得很满足。

  那天,在布置新房清理勇的东西时,我无意中发现了一叠信。直觉告诉我这是女孩的信且不是一般的信,好奇心驱使我一封封地看了这些信,我一边看,一边如同一步步走入了冰窟窿。这是热恋中的信,是一个叫英子的女孩子写给勇的信,从信中可以看出勇和她的感情是多么深厚,完全超过了我和勇。陡然间,我明白了勇的寡言、沉默、忧郁是为了什么,理解了勇为何对我的热情没有太多的反应,我也认识了另一个开朗热情的勇……

  漫长的一星期,我不知道勇是否有意让我发现他的过去,让我能有所考虑和有所决定……心思恍惚的我只想等勇回来,向我说明白,给我一个交待。勇的妹妹告诉我,他们家人并不是有意隐瞒,只是觉得这是我和勇的事,我应该会知道。勇和英子的来往遭到他父母的激烈反对,因为英子是外省人。

  有一天夜里,我被恶梦惊醒,我梦见勇不是真的出差,他是要逃婚,要和英子私奔……突然惊醒后,我不再在意勇的过去,我害怕梦是真的,我不可以失去勇,我只要他回来,我可以原谅他的隐瞒,我要和勇结婚,否则,我会输得彻底……

  勇终于到家了,虽然看到他满身疲惫憔悴的样子我好心疼,但心中的妒嫉愤怒让我不能心软,我执意要勇解释。

  勇的反应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他知道我看了那些信后大发脾气,说我没经过他的同意乱翻他的东西,他一点都不解释……天啊!我竟天真地以为他不好当面对我说,所以有意让我在布置新房时发现,了解他的过去……我伤心地问勇还结不结婚。勇竟然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多想勇能对我说,过去的事,不要计较,请我原谅他。只要他跟我解释一下,温柔地哄哄我,我真的不计较,因为那毕竟是他的过去,我要的是现在和将来的勇。让我放弃勇,我不甘心,我要结婚,我要用一切努力去建立一个温暖的家。

  四

  婚礼那天,勇喝醉了,我呆坐到天明,觉得这个婚姻好像是我一厢情愿的,而且有点被骗婚的感觉。我成了天底下最愚蠢最可怜的新娘。在结婚前,才知道要和自己结婚的人不爱我,却又决定和他结婚。我不知以后可以怎么过,这就是我要的婚姻吗?看着身边这个沉睡的男人,我心疼不已,为何他不能像爱英子那样爱我,为何我要和一个不爱我的人结婚呢?不,我不要这样,我要在自己选择的婚姻里,尽全力朝着我梦想的家不断付出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用爱感动勇,能得到勇的爱,哪怕只有一部分的爱。我听过这样一句话:以前的情人在男人心中,就如一个旧信封上的邮票,贴上去了,要完整地撕下来就很难了。我不知道有没有道理,但我知道若我总以此事争吵,勇就越难忘记她。我要让勇不后悔娶我。

  婚后几个月,由于勇和我都没主动打开心结,只是刻意地忘记婚前的争吵,以致两人之间有太多的不自在。虽然我用我的爱包容勇,包容新房里仍有他珍藏的信件,忍受他经常的沉默和独自的叹息,甚至有一次勇在高烧时还叫着她的名字,我还得接受勇在行夫妻之礼时的勉强和“半途而废”的事实……我默默地忍受默默地付出,他仍然对我不冷不热。我知道勇是正常的男人,他是心里仍有英子,才不愿也不能尽丈夫的义务。我依然没得到勇的心。

  半年的家庭生活令我疲惫不堪,这不是我当年所梦想的,虽然,烟酒不沾,他具备了;对家负责这一点,他亦交了大部分工资给我;不和我争吵,他也做到了。可有时我会想,父母的婚姻比起我的婚姻似乎来得健康,起码他们可以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而我的婚姻呢,却是死的,勇从不主动和我谈话。有时,我会小心地问他在想什么,或主动和他谈工作的事,他不是敷衍我就是不耐烦地走开。我忍着心中怒火,没有冲动地说出刺伤他的话来,我不要以击败他所带来的微小的可怜的胜利来“解恨”,我知道那对我没有好处,只会让勇对我更加疏离。可我这般宽容,勇却没有珍惜。当心中的压抑和不满到了无法承受时,我会以不小心碰倒碗碟来发泄一番,我也知道我的忍耐快到极点了。

  在另一个不眠的夜里,我如同新婚第一夜一样,呆坐到天明。我想我失败了,我要放弃这段枯萎的婚姻,因为不管我如何努力,勇总是不接受我,不主动了解我,这段婚姻已无任何生机可言。我天真地以为我父母的婚姻是不幸的,以为只要不是像他们那样的婚姻就一定会幸福。谁知,我又犯了另一个更愚蠢的错误,令我的婚姻更折磨人。我真的茫然了。

  我决定再和勇深谈一次,我不想我的委屈他不知道。想着即将和眼前这个我爱但却不爱我的男人、既靠近却又是那么遥远的男人分开时,我心中已没了压抑和嫉怨,只有锥心的痛楚,想着他若娶了他爱的人,他会是个好丈夫……于是,我想起了英子,我小心地问他:“她过得好吗?”勇猛然一震,以为我要找岔,但看到我平静的样子,他沉默了。我知道他很痛苦,走过去轻轻地拥着他。这次他没有走开,我用发自心底的爱怜的口气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的感情这么深,婚后你依然这么痛苦,我会让你幸福的,我们明天就去离婚。”说完,我只有无声地抽泣,我的心好苦。勇呆了一下,他也流泪了……等我们冷静时,我说了当初不该执意要结婚,也谈了婚后他的不快乐,对我的冷淡和我的委屈、我的痛苦……勇听我说完,紧握我的手,渐渐说出了心里话。他说他对不起英子,婚前的出差主要是去看英子,她一天没找到归宿,他一天都不快乐。他也说了他父母当时给他的压力,母亲以死相逼,父亲以不认他这个儿子来威胁,不尊重他的感情。特别是他们对英子的偏见让英子受到伤害,最让他感到痛心和内疚,他一直怨父母不理解他。勇说对不起我,他和我结婚是为了赌气,他要用冷淡来伤害我,用他的不快乐来让父母后悔,他说他真的对不起我,让我成了牺牲品……

  听了勇的话,我心里渐渐明白了勇的伤痛,我深知自己无力抚平他的伤口了。我冷静地说:“我们离婚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崩溃,爸妈那里我会去解释。”

  勇婚后第一次深情地拥着我,说我是个好妻子,说他知道他伤害了我。有时,他也不愿意这样做,但他心里有太多的怨,常常会不自觉地沉醉在过去中。他说我的宽容和忍耐,让他感到惊讶,他不愿和我离婚,希望我给他机会,他会珍惜我,和我好好过日子,他要给我想要的家……勇说了许多,让我感到我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它们在瞬间已烟消云散了。我只有拥紧勇,在这个让我迷醉的怀抱里,任由幸福的泪水流淌,我知道我终于已能拥有勇的心了。

  那一夜,我们才是真正灵与肉相结合的夫妻,我的婚姻终于话过来了。我们不再冷漠相对,也不再回避过去……

  我真正懂了,只有爱才会有温暖的家。我用我的心、我的努力建立了自己梦想中的家。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