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四十四):曹操杀妓、王述吃蛋、王献之、王忱王恭、王国宝王绪殷仲堪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读书笔记:《世说新语》(四十四)
 
忿狷第三十一
 
忿狷,说白了就是又臭又硬的暴脾气。魏晋之时貌似盛产坏脾气的人,脾气上来了,轻辄火冒三丈,重辄人头落地。怕怕。
 
忿狷篇共八则。第1则比较诡异,看似讲一位歌妓,实则在讲曹操。话说地球人都知道曹阿瞒好色,养了很多歌妓、舞妓。这些女孩子中,有一名歌妓十分特出,声音清亮高亢,无人能比,性情也异乎寻常地暴躁乖戾。曹操几次想杀了她,却又舍不得她的歌声,不杀吧又实在受不了她的坏脾气。
So what is the way out?

曹操的办法是土豪的办法:选了一百个女孩子,一起接受歌舞训练。很快就发现有一个女孩子的歌声比得上那个坏脾气的歌妓,“便杀恶性者”。
 
故事只了了三行文字,一个女子的生命终结。这位拥有绝妙歌喉和能把曹操气得七窍生烟的坏脾气的女子,千年之后,请受我一祭。
 
***
 
忿狷篇第2则,王述吃蛋。王坦之他爹王述是个急性子。人说性急吃不得热豆腐,从这则故事来看,性急最好也别吃鸡蛋。故事说有一次王述吃鸡蛋,一筷子戳下去没戳中,登时就怒了,抓起鸡蛋狠狠地扔到地上。那蛋偏偏不乖,到了地上不好好呆着,偏要骨碌碌转个不停。这还了得?王述噌地从饭桌上跳下地,穿着木屐照着鸡蛋一脚就踩了下去——居然没有踩中!王述鼻子都气歪了,弯腰抓起蛋,放进口中狠咬一口,再呸呸地吐出来,方才略觉解气。
 
诸位还记得王坦之有个小名儿叫阿智的二愣子弟弟吧?对,就是被诳娶了孙家悍妇的那位。我看了王述吃蛋,有点明白阿智为什么长成那样了——看来他爹把所有的智商情商都给了他哥,把剩下的左性都给了他。话说,这么个炮仗似的王述能把长子王坦之一直抱在膝头(所谓“膝上王文度”)疼爱,看来是真爱啊……
 
炮仗怕什么?怕更大的炮仗。谢玄他爹谢奕就是那个更大的炮仗。忿狷篇第5则,谢奕在某件事情上跟王述意见不合,跑到王述家里把他臭骂一顿,王述“正色面壁不敢动”。谢奕骂了半日,骂累了才气哼哼地走了。良久,王述“转头问左右小吏曰:‘去未?’答云:‘已去。’”王述这才松了一口气,踏踏实实地归座。
 
不消说,王述不是怕谢奕,王述是让着谢奕。至于鸡蛋嘛,是不用让的……
 
而最后书圣王羲之居然死于跟王述置气,怎不叫人感慨万分。
 
***
 
忿狷篇第6则里的王献之让我心疼了。这则故事其实与忿狷无关,不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王献之去拜访谢安,看见习凿齿(啧啧,这名儿……)比他早到,已经在榻上坐着了。按说后到的客人应该与先到的客人同坐一榻,但王献之却犹豫了,为啥呢?按当时的规矩,士庶不同坐,王氏是世家望族,习凿齿则出身寒门。
 
谢安看出了王献之的为难,领他坐到对面的榻上。
 
王献之告辞后,谢安对侄儿谢朗感慨:子敬(王献之的字)实在是清高特立,只是他如此矜持拘执,只怕会有损他的自然天性(“子敬实自清立,但人为尔多矜咳,殊足损其自然”)。
 
是的呢,常常想从五石散里寻求解脱的王献之何尝真的挣脱了羁绊呢?他连与爱妻厮守的自由都没能争取到。
 
***
 
忿狷篇第7则,这是魏晋的故事还是现在的故事?何等眼熟到如此?王忱和王恭在何澄家做客,准备告辞时,王忱又劝了王恭一回酒。王恭不想喝,王忱一再苦劝,两人于是各自把裙带缠在手上,做出要动武的样子。当其时,王恭府上随从近千人全都被他叫了进来,王忱的左右虽没那么多人,但也毫不示弱地悉数围上来。眼看着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何澄实在没辙,只好起身挤到二王之间,“方得分散”。
 
这次变了味儿的聚会的背景是:王忱(王坦之第四子)时任荆州刺史,王恭时任丹阳尹,何澄为晋穆帝何皇后之弟。
 
***
 
忿狷篇第8则,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桓玄小时候,桓家子弟有斗鹅的癖好。桓玄的鹅总是斗不过他的堂兄弟们的鹅,这让桓玄十分不爽。一天夜里,桓玄摸到鹅栏,“取诸兄弟鹅悉杀之。”天亮后,家人发现满圈死鹅,惊吓得不得了,都说是见了鬼了,忙忙地跑去告诉桓冲。桓冲道:“哪里有什么鬼?肯定是桓玄那小子的把戏吧!”
 
知侄莫若叔啊。
 
***
 
谗险第三十二
 
朱、沈的题解中将“谗险”解释为“谗言和诽谤”。谗险篇共四则,暗流汹涌。
第4则,官场。东晋末年出了两个有名的佞臣,王国宝和王绪。王国宝来头很大,是王坦之的第三子(可叹王坦之居然生了个这样的儿子!)、谢安的女婿(谢太傅这女婿挑的……)。却说二王勾结,尽干些嫉贤妒能、毁信谤忠的事儿。有段时间他们把矛头指向了殷仲堪,搞得殷仲堪忧心忡忡,只得向王导之孙王珣求助。王珣说:这事儿好办,你且频繁拜访王绪,一到他家就把所有人都支开,然后跟王绪随便唠点家常。如此一来,二王之间定然会生嫌隙。
 
殷仲堪依计而行。很快,王国宝坐不住了,问王绪:你近来避开众人跟殷仲堪都说些啥呢?王绪答:不过是些日常闲话罢了,并没有议论什么。王国宝怎么可能相信?于是,像王珣所预期的那样,二王日渐疏远,关于殷仲堪的谗言也因此止息。
 
王国宝这样的女婿谢安都咬牙忍了(谢安曾经因为王国宝的谗言不得不出镇广陵以避祸),王珣这样的侄女婿谢安倒是当断则断。咳,即使是深谋远虑如谢太傅,也是诸般掣肘,不得随心所欲啊。应了那句唱词:不负苍生负逍遥。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读书笔记:《世说新语》(四十四)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