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山之死:用言语反驳,不如用现实打脸!

一、故事原委

狄山之死”,是一个很生动的故事,它是汉武帝时代一次御前会议的后果,在当时颇具震撼力,整个事件在西汉政治史上也具有标志性意义。关于这个故事,相关文字始见于《史记·酷吏列传》,其后,《汉书·张汤传》和《资治通鉴·汉纪》也予采用,后者将年份定格在元狩四年(BC119)。
首先,我们通过对《史记·酷吏列传》相关章句解读分析,来了解一下故事的来龙去脉。

1、【匈奴求和亲,群臣议前,博士狄山曰:“和亲便”。】

译文:匈奴向汉朝请求和亲,(汉武帝召集)群臣们在殿前商议,博士狄山说:“还是和亲有利。”

御前会议是在下述背景下召开的。元狩四年,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十万大军出塞,共消灭匈奴兵众八九万,至此,匈奴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二的有生力量,从此后,不仅丧失了大规模入寇汉朝的能力,连自身的生存也成了严峻的问题,史书记载“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匈奴民歌为此唱道“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失我嫁妇无颜色。”此时,匈奴可谓智穷力竭,不得已,伊稚斜单于又求教于次王赵信,后者曾投降汉朝,熟谙汉朝国情,、于此山穷水尽之际,也只能祭出和亲一招做缓兵之计。近百年来,和亲是汉匈关系的常态,主动权往往在匈奴。虽然建元六年(BC135)也有过“匈奴请和亲”一事,但此次是确确实实的“求”汉朝,这在汉匈关系史上大概是第一次。

汉朝已经掌握了战场乃至汉匈关系的主动权,在讨论如何应对匈奴时,和亲的传统做法自然不受汉武帝的青睐,于是,主张以武力迫使匈奴臣服的观点占了上风。汉武帝顺水推舟派提议者丞相长史任敞前去履行承诺,但是,事与愿违,单于大怒,将任敞扣留在匈奴,无疑是想汉朝示威。

在这种情况下,汉武帝又召开了御前会议,商讨对策。博士狄山态度鲜明,力主和亲有利的观点,使汉武帝和在场的三公九卿很意外、很尴尬,只得硬着头皮听他把话说完。

秦汉时期,博士是种很特殊、很引人注目的官职。虽然博士们的官秩只有六百石,但作为国家意识形态方面的专家,他们的意见有时对皇帝决策有一定的影响力,因而使他们在朝廷事务上拥有相当的话语权。博士们自也以道德制高点自居,全然没有人微言轻的自卑感,一有机会,定会侃侃而谈。秦朝统治者刻深暴戾,做过焚书坑儒的事儿,但对博士们还是很客气的,秦始皇和秦二世也多次在咸阳宫咨询他们,淳于越和叔孙通分别为他们两人出谋划策过。

汉武帝时代,博士的地位又有所提高,尤其是五经博士身为儒生,更受朝廷重视,他们中的杰出者可以经常参加御前会议,发表见解,影响决策。因此,狄山当仁不让的一席话,也就不会使人感到意外了。

2、【上问其便,山曰:兵,凶器,未易数动。】

译文:皇上问狄山为什么和亲有利,狄山回答说:武器,是杀戮的凶器,不易经常使用。

狄山是个儒生,是个醇儒,他与甘做帝王之师的董仲舒不同,与曲学阿世的公孙弘不同,在明知征服论占上风的情况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敢于唱反调,表达相反的意见。

汉武帝猝不及防,只得硬着头皮来问狄山和亲为什么有利,而狄山有理有据地来回应。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位儒家和平主义者的形象,听到了他掷地有声的话语。

他首先是引经据典,凸显其言论的坚实的理论基础。“兵,凶器”一句,出自《尉缭子》,原文是“故兵者,凶器也,争者,逆德也,将者,死官也,故不得巳而用之”,尉缭子强调,用兵的前提是“不得已”,战争应是有节制的,否则就悖逆道德,使人无辜蹈入死地。他的观点也很符合孔子的“慎战”思想的——孔子有言“子之所慎:斋、战、疾”。作为政治家,孔子较少谈到战争政治的关系,而是大力提倡施行仁政,“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而狄山之徒正是继承了他的衣钵。

据此,狄山进一步推导出自己的的观点——兵“未易数动”,具有极强的针对性。他意在阐明,从客观形势来看,这场战争不容易打下去了。战争必然要极大消耗人力物力财力,《孙子兵法》上就说,“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后果很严重。而从元光二年(BC133)马邑设伏攻击匈奴到现在,汉匈大战时断时续已有14年了,汉朝的经济已难以支撑旷日持久的战争。从主观上讲,汉武帝不应该将这场战争继续下去了。刘彻好大喜功,欲望无边,奢侈无度,征伐不断,穷兵黩武,汉朝民众正承受着他所带来的后果,现在他需要为社稷苍生的利益考虑改弦更张了,及早结束战争。

在狄山的心中,和亲固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远好于战争。

3、【高帝欲伐匈奴,大困平城,乃遂结和亲。孝惠、高后时,天下安乐,及文帝欲事匈奴,北边萧然苦兵。孝景时,吴楚七国反,景帝往来东宫间,天下寒心数月。吴楚已破,竟景帝不言兵,天下富实。】

译文:高祖皇帝想要讨伐匈奴,结果被围困在平城,于是与匈奴和亲。惠帝与高后时期,天下太平安定,等到了文帝时,又要发动对匈战事,天下骚动,百姓苦于战争。景帝之时,因为吴楚七国叛乱,他每天往返于皇宫与太后东宫之间。等到叛乱被平定,景帝始终不谈论军事,天下也因此富裕充实。

战争大局基本已定,狄山也无意否定汉朝一方行动的正义性和正当性。在此既定前提下,狄山想指出的是,汉朝建立以来的八十多年的历史,足以能证明自己的观点,用兵不如和亲。

汉七年(BC200),刘邦攻打投降匈奴了的韩王信,并以三十二万士卒追击协助韩王信的匈奴军,不料却落入了敌人的包围圈。匈奴用四十万精兵围困汉军,汉军陷入天寒地冻无路可走的境地,若不是陈平用计打通匈奴阏氏的关节,刘邦定无以逃生——这就是令汉人耿耿于怀的“平城之忧”。好在汉高祖从善如流,改弦更张,采纳了刘敬的和亲建议,在新朝廷风雨飘摇之际,尽最大可能减轻了外患。狄山话中,“欲”字用得好,用得巧,很有反讽意味,对于君王来说,不是“欲”越多、“欲”越大大就越好,主观愿望决不可超越现实,否则就适得其反。

接着,狄山又用了正反对比的方法,进一步阐明是非利害。汉惠帝、吕后时代,继续奉行和亲政策,汉匈没有爆发大规模战事,边境基本相安无事,天下太平安定,保证了休养生息国策的执行。其间曾有单于发函侮辱吕后之事,被汉武帝称为“书绝悖逆”,确是汉人的又一奇耻大辱,但基于当时汉朝的国力物力军力的实际情况,统治者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继续采取和亲政策,为和平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时间。

汉文帝时期和亲政策仍在执行,只是有过插曲,有过反复。汉文帝六年(BC174),护送公主外嫁的宦官中行説,居然叛降了匈奴,因为他熟知汉朝的机密,所以在为匈奴出谋划策时,往往能抓住汉朝的软肋,给汉朝以出其不意的打击。汉奸中行説的出现,助长了单于的嚣张气焰,推动匈奴发动了多次大规模的战事,汉朝不得已进行了反击,但疲于应付,无法遏制其凶猛的势头,边地民不聊生,动乱不已。在儒生狄山看来,战略反击的时机还不成熟,和亲依然是唯一可行有效的策略。

汉景帝在位时间不长,继续奉行休养生息的政策,然而,其间却发生了七国之乱,也曾有匈奴的因素介入,差点变成全国范围的战争。好在景帝有周亚夫等名将,及时平定了叛乱,避免了一次大动乱、大分裂结局。内忧外患接踵而至,汉景帝每日往返于窦太后的东宫和未央宫间,天下也惶惶不可终日,内战使内地的百姓领略了战争的残酷。有了这一次既直接全面而又刻骨铭心的心理体验,汉景帝坚定信念,对内继续与民休息,发展经济,增强国力;对外与匈奴和亲,赢得发展的外部环境。国力增强,也为未来的抗匈战争积累下雄厚的实力。

狄山囿于儒生视野和认知能力的局限,未必表述一个正确的意见,但不可否认,其话语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民心民意,而且是用理性的方式转达了社会的不满情绪。他所要强调的,不是一种征战必苦必败、和亲必安定和平的观念,而是阐明,要保证国计民生,保持太平安定,就应尽可能地减少战争,所以我们说,他还是坚定地站在维护大汉王朝的利益立场上的。

4、【大自陛下兴兵击匈奴,中国以空虚,边大困贫。由是观之,不如和亲。”】

译文:自从陛下大力发兵攻打匈奴,国中因此而财力物力空虚,边地因此困顿贫穷。由此来看,武力迫使不如和亲。

这是狄山为自己的廷对设计的结论,矛头直接指向了汉武帝。狄山并不像许多后人评论的那样,迂腐透顶,不合时宜,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这样做,恰恰是需要勇气的——众人皆知,这场战争无法继续打下去了,但无人敢言。

仅就此次两将军出师的战果看,汉朝确实给予匈奴致命打击,也正因如此,有必要见好就收。经过连续的战争,此时敌我形势是“匈奴虽病,远去;而汉兵马少,无以复往”,匈奴的控弦之士已由三十万降到十万左右残兵,汉军情况也不乐观,“汉两将军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卒物故亦数万”,“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而复入塞者不满三万匹”,事实上,作为最重要战略资源的马匹丧失殆尽,汉军已失去了“绝幕”追击全歼匈奴的能力了。

战争的后果是“海内虚耗,户口减半”,钱宾四先生总结得极为精辟:“武帝内兴礼乐,外勤征伐,费用浩繁。举高惠文景七十余载之积蓄,一朝尽罄,遂成汉室第一次之衰象。”
所以,狄山的和亲是基于当时国情的可行性选择之一,但这也恰恰是汉武帝最不喜欢的方式。

5、【上问汤,汤曰:“此愚儒无知。”狄山曰:“臣固愚忠,若御史大夫汤,乃诈忠。汤之治淮南、江都,以深文痛诋诸侯,别疏骨肉,使藩臣不自安,臣固知汤之诈忠。”】

译文:皇上问张汤此办法是否可行,张汤回答:“这个愚蠢的儒生无知透顶。”狄山则说:“我固然是愚忠,像张汤那样才是欺诈的忠诚。张汤审理淮南王衡山王谋反案,严苛地舞文弄法诬陷诸侯,离间皇帝与诸侯的骨肉关系,使得诸侯人人自危。所以,我说,张汤是欺诈的忠诚。”

狄山与张汤的对话,并不是一次儒学与申韩的交锋。

狄山滔滔不绝,汉武帝如坐针毡,进而恼羞成怒,但又不便于直接发作,于是强忍着怒火,转问御史大夫张汤,一则张汤作为御史大夫,是自己的亲信干将,是汉朝国策的策划人之一和坚定执行者,如今该国策被强烈质疑乃至否定,张汤必须出面辩解和弹压;二则张汤是狄山的顶头上司,属下令皇帝尴尬,张汤有管教惩戒的责任。

狄山如此冒犯皇帝,张汤也大无颜面,领教了狄山的固执倔强后,无可奈何之余,更是气急败坏。张汤深得酷吏家传,深谙申韩之术,一向施用严刑酷法,而这一切都以迎合皇帝欢心为目的。媚上取宠尚唯恐不够,冲犯君王又岂能宽容。要知道,这些年他没少为汉武帝出谋划策,“皮币荐璧”“专榷盐铁”和“告缗令”就是他精心策划的一系列横征暴敛的措施,冒犯皇帝,就是冒犯张汤。他与狄山在思想与人格上格格不入,狄山对他也是憎恨鄙视的,于是,两人很快接上火来。张汤故作不屑之态,以“愚”和“无知”贬斥张汤,而身为饱学之士,狄山无意去咬文嚼字地辩解,倒是可能更以“愚”为荣——孟子不就是“迂远而阔于事”吗?

狄山有高度的道德自信:自己的“愚忠”是真醇的忠,而张汤的“忠”则是欺诈的忠,因为他侵犯了皇家的根本利益。狄山集中火力抨击张汤凌轹诸侯迫害宗室的罪恶,也直接击中了汉武帝的要害,因为张汤所作所为都是唯皇上马首是瞻的,眼前内政外交方面的后遗症也都是皇上一手造成的。狄山痛骂张汤,不啻于直言罪魁祸首是汉武帝,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6、【于是上作色曰:“吾使生居一郡,能无使虏入盗乎?”山曰:“不能。”曰:“居一县?”曰:“不能。”复曰:“居一鄣间?”山自度辩穷且下吏,曰:“能。”】

译文:于是,汉武帝愤怒地改变了面色,对狄山说:“我若派先生去担任一郡的太守,你能否不让胡虏入寇?”狄山回答:“不能。”皇上又问:“做一个县令能否守住城池?”狄山答道:“不能。”皇上接着问:“去守一个要塞呢?”狄山估计再如此不尽地辩解下去就有被交给狱吏惩处的可能,于是回答:“能。”

狄山与张汤激辩,已使汉武帝无地自容,听凭两个人继续争论,御前会议无疑会变相为声讨大会。此刻,汉武帝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决不能容忍任何臣民对自己的冒犯,于是,歹毒之心油然而起,专制君王的蛮横暴戾、睚眦必报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但是,他又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静,话题陡转,令狄山猝不及防——把国策话题变为人事话题,将书生狄山送往边塞任职——借刀杀人,此种报复方式反映了多么狭隘扭曲变态的心里啊!

在汉代,博士虽然俸禄不高,但因其声望和地位,在官场上有很大的政治潜力,可出京担任郡守、尉、诸侯相等二千石之职。狄山是研究经学学术的,即便任官,也当为文官,可汉武帝借口循例而为,强人所难,派狄山守城保边,将狄山推入死境,其阴谋之毒之狠,在场的人心知肚明,可善良忠诚而又天真迂阔的狄山即便识破,也只能无可奈何。

汉武帝彻底撕掉了尊儒的虚伪面纱。儒生狄山已无回旋之地,也将死无葬身之地。

7、【乃遣山乘鄣。至月余,匈奴斩山头而去。是后群臣震詟。】

译文:于是,派遣狄山前往边地,登上要塞去守卫,过了一个多月,匈奴进犯,砍下狄山的头后离去。从此后,大臣们都震慑恐惧。

一次标榜集思广益的御前会议就此草草收场,主调由一致对外最终变为整肃异己,结局是残酷的,令人心寒的。大概到了此刻狄山才明白,冒犯君权,就是死路一条。一场悲剧开始了,若说主人公有过失,那就在于他太愚忠,太执着忘我了,为一个他热忱效忠、但对方弃他如草芥的君王牺牲了自己。

剪除了异己分子,震慑了反对势力,压制了不同意见,汉武帝可以一意孤行地继续战争或是维持不战不和的局面,看起来,他与张汤是胜利者,但他们谁也没有笑到最后。

二、背景分析

狄山之死,是一场悲剧,是一大冤狱,但其发生绝非偶然,是有其深厚的历史背景的。

首先,经过多年激烈的绞杀,汉武帝政治对手大多已被除掉,他的绝对权力和地位业已形成,这方面尤其得力于张汤等人。建元六年(BC135)窦太后去世后,刘彻亲政,开始广揽人才,培植亲信,排斥异己,压制诸侯。对诸侯他恩威并施,元朔二年(BC127),采纳了主父偃的意见,颁行“推恩令”,削弱了诸侯的力量;元狩元年(BC122),对企图谋反的淮南王、衡山王残酷镇压,由张汤断案,“所连引列侯、二千石、豪杰等,死者数万人”。从此后,地方势力已无力与朝廷抗衡,专制制度日趋巩固,汉武帝得以穷奢极欲,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其二,依仗汉朝建国几十年所积累的雄厚国力,借助将士们的浴血奋战,经过十几年的大小战役战斗,汉朝终于根本扭转了汉匈关系中的被动局面,历时百年的匈奴之患已基本消除。汉武帝贪得无厌,得陇望蜀,开始不顾国力和民众的承受程度,继续大力开拓边疆,企图毕其功于一役,彻底臣服匈奴等蛮夷。

其三,朝中的政治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汉武帝的亲信占据了几乎所有的重要位置。汉武帝虽然力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儒学推到了官方最高意识形态的高度,但其骨子里还是奉行法家思想的,充其量可谓外儒内法。官吏队伍老庄、申韩与儒学三分天下的局面发生巨大变化。元狩四年这一年,标榜儒学的公孙弘早已故去,笃信黄老的汲黯坐法被免,丞相李蔡尸位素餐,掌握朝中大权的是御史大夫张汤,另有赵禹、义纵、王温舒等相辅,申韩一家独大,酷吏横行天下。军事上有外戚卫青、霍去病主持,更对汉武帝起推波助澜作用。刘彻曾对卫青说“一不出师征伐,天下不安”。内政与国防的要职,都是由汉武帝亲信把持,他也自觉江山稳固,有更多的时间来征服四夷。

其四,汉武帝刘彻春秋正盛,然而志向高远,“春秋大一统”的梦想早已埋藏在心中,此前所为,包括此时的剿定匈奴的策略,无非在为实现梦想打基础。他要立明堂,封泰山,禅梁甫,祠后土,寻神仙,求长生,建立不世之伟业,传万古之威名。于是,他开始变得忘乎所以,不愿听取逆耳忠言。

由此看来,狄山之死是必然的,汉武帝在关键时刻不做深刻反省,反而执迷不悟,一意孤行,为他后来的人生悲剧埋下了伏笔。

摘录自天涯论坛:http://bbs.tianya.cn/post-no05-238950-1.shtml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