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的一次御前会议:从博士狄山看“喷子”的论辩之道

有道是“雄辩是银,沉默是金”,在我看来,沉默不是一言不发,而是让事实来说话。因为面对牙尖嘴利的“喷子”,用言语反驳,不如用现实打脸!

《史记·酷吏列传》记载了一位汉代“喷子”的故事,这个人就是博士狄山。这个故事发生的准确时间,《史记》中虽无记载,但依据一些线索还是能推断出大概的时间段:应该是在汉元狩四年(公元前121年)匈奴浑邪王投降汉朝以后,汉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御史大夫张汤自杀以前以前。故事起因是匈奴派使者到汉来朝请求和亲,汉武帝召集群臣讨论这件事。博士狄山主张:和亲有利。汉武帝问他:为什么有利?

于是,狄山开始猛喷对匈奴坚持用兵的观点,借以论证“和亲有利”:首先,引用名言,提出观点:“兵者凶器,未易数动”——战争很凶险,不能常用兵。这个观点,早在《道德经》中已有记载“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其次,举例论证加正反对比。反面举例:汉朝建立以来,对匈奴用兵的皇帝都深受其害,“高帝欲伐匈奴,大困平城”——汉高祖刘邦动兵讨伐匈奴,遭到“白登之围”。“及孝文帝欲事匈奴,北边萧然苦兵矣”——汉文帝刘恒想要派兵讨伐匈奴,却让北方的百姓骚动不安。正面举例:汉朝建立以来,对匈奴和亲、不再用兵的皇帝却能让天下安乐富足。“乃遂结和亲。孝惠、高后时,天下安乐”——汉高祖采取了和亲政策以后,汉惠帝、吕后继续奉行这一政策,天下百姓安居乐业;“竟景帝不言兵,天下富实”——汉景帝始终不对匈奴用兵,天下百姓生活富足。最后,联系现实,总结结论。“今自陛下举兵击匈奴,中国以空虚,边民大困贫。由此观之,不如和亲”——汉武帝对匈奴用兵,大量财富用于军费,国库空虚,百姓贫困,由此可见,不如和亲。

听完狄山的论述,汉武帝转而征求御史大夫张汤的意见。张汤却直接对狄山展开了人身攻击:“此愚儒,无知”!不得不说,这种以骂人来反驳的做法非常低劣,不仅无助于揭示狄山观点的荒谬性,反而给人留下了张汤粗鲁无礼的观感。换做是我,绝不这么论辩,而是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反驳:其一,指出狄山的论证错误:将汉代前期百姓安乐、国库富足的局面一概归结为采取了对匈奴和亲,将政府推行休养生息、百姓辛勤劳作等多种原因选择性遗忘,犯了看待问题简单化的逻辑错误;其二,用史料揭示狄山的论据错误:《史记·匈奴列传》中大量记载了匈奴享受了和亲带来的好处后仍不时侵扰汉朝边境,屠戮百姓,掠夺财富。例如,“至孝文帝初立,复修和亲之事。其三年五月,匈奴右贤王入居河南地,侵盗上郡葆塞蛮夷,杀略人民”——汉文帝对匈奴和亲,匈奴右贤王却入侵上郡、屠杀汉朝百姓;“孝文皇帝复遣宗室女公主为单于阏氏” ——汉文帝继续对匈奴和亲,“匈奴日已骄,岁入边,杀略人民畜产甚多,云中、辽东最甚,至代郡万馀人” ——匈奴也继续入侵,甚至还愈演愈烈。由此可见,和亲换来的不是“天下安乐”,而是“边患不休”。

张汤的人身攻击没能驳倒狄山,倒被狄山喷了一脸:“臣固愚忠,若御史大夫汤乃诈忠。若汤之治淮南、江都,以深文痛诋诸侯,别疏骨肉,使蕃臣不自安。臣固知汤之为诈忠”—— “我固然是愚忠,可像御史大夫张汤那样却是诈忠。张汤在办理淮南王和江都王的案件时,用刑严酷、肆意诋毁诸侯,离间皇室与诸侯的骨肉之亲,使各封国的大臣惴惴不安。所以说张汤是诈忠”。狄山不仅对张汤人身攻击,还翻旧账、揭老底,在喷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却也偏离了自己先前的观点。

眼看张汤和狄山互喷,汉武帝出手了。不得不说,汉武帝要比张汤更高明,一出手就把这场已经互喷而偏离方向的论战拉回正题,而且一语中的,直击要害:“吾使生居一郡,能无使虏入盗乎?”——既然你狄山主张“和亲能让天下安乐富足”,那不妨试验一下,我把一个郡交给你狄山治理,你能让匈奴不到你治下的地区劫掠,使百姓安居乐业吗?狄山却说“不能”。这一回答,等于否定了自己先前的观点。说了半天和亲的好处,轮到让他做出点实绩时,狄山却躲躲闪闪。难道对于先前反复强调和亲的好处,实际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吗?

于是,汉武帝追问“一个县呢?”狄山也说“不能”,汉武帝最后问:“一个营寨呢”,狄山这时自知已经理屈词穷,又担心直接被治罪,只好勉强说“能”。于是,汉武帝派遣狄山去驻守边境的一个营寨,过了一个多月,匈奴攻破狄山驻守的营寨,杀死了狄山。狄山用他的死,验证了所谓“和亲能让天下安乐富足”是多么荒谬!

虽然生在汉代,可狄山的言行却跟如今的“喷子”毫无差别:给人画饼充饥时,信誓旦旦;猛喷不同意见时,牙尖嘴利;一旦做起实事来,百无一用!看着他先后拒绝治理一个郡、一个县,最后选择了一个营寨,驻守一个月就被匈奴攻破。我禁不住怀疑难道在这一个月里,他什么防备匈奴的措施都没做,只是在赌概率:小小的一个营寨,被匈奴入侵的概率远远小于一个郡或一个县?要知道《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匈奴的习惯是“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如果狄山的营寨防守严密,让匈奴感觉攻打起来弊大于利,匈奴又何必动手呢?

有人说,汉武帝刚愎自用,听不得不同意见,狄山才会送命。这真是冤枉汉武帝了,狄山把和亲的好处巴拉巴拉说了那么多,又狠怼了反对和亲的御史大夫张汤。难道说汉武帝把狄山的话当成是毫无意义的空气震动,就体现了对不同意见的宽容?汉武帝为验证一下狄山的观点,情愿拿出一个郡、一个县作为狄山的试验田,让狄山有机会用实实在在的业绩进一步论证其观点的正确性,反而是听不得不同意见?

有人说,汉武帝让狄山文官却任武职,是想借刀杀人。然而,去驻守一个营寨,是狄山选的,汉武帝最初给的条件是让狄山治理一个郡。依照汉代官制,郡守是郡内最高行政长官,可以自行任命属员。即使狄山不懂军事,只要选择好懂军事又认真敬业的官员,具体负责带兵抵抗匈奴入侵,而狄山只要督促其他下属提供必要的人员和后勤保障,既能防备匈奴也能避免自己送命。可是,狄山自己拒绝了一个郡、一个县,选择一个营寨,求仁得仁又何怨?

由此可见,与“喷子”论辩,最低等的做法是像张汤那样搞人身攻击,不仅吓不倒“喷子”,还会被反喷;中等的做法是指出其论据和论证过程中的错误,虽然能反驳其观点,但“喷子”也会转移话题,继续纠缠;最高明的做法就是像汉武帝这样,不用言语反驳而用现实打脸!

摘录自一点资讯:法律人那些事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