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取天下,当在此时!_钟会

灭蜀之战是钟会一生的辉煌,也是他陷入失败的大坑。犹如春秋末年吴王夫差北上争霸,会盟中原诸侯坐上霸主之位,随即就被越国灭亡。

后三国时期,司马昭之心已经路人皆知,之所以还没篡位不受九锡,因为他觉得还没有什么功劳可以高大到震慑天下的。但是机会马上就来了,此时东吴孙皓还没登位,“江东子弟多才俊”朝野上下也不乏忠诚良将,况且还有长江淮水两道军事重防,伐吴还需从长计议。可是蜀汉创业那一辈的人基本凋敝完了,连蒋琬费祎这类诸葛亮认为的储备人才都也已经西去,只剩下一个姜维,还被后主身边小人排挤去种庄稼了,司马昭认为蜀汉气数,已尽准备出兵灭蜀。

在朝堂之上刚把这个想法提出来,就招致群臣反对,例数未可伐蜀的各种理由。只有钟会,大力支持司马昭。但是就连司马昭的老婆也能看出来钟会“见利忘义,好为事端,宠过必乱,不可大任。”,司马昭却还是力排众议,让钟会领10万主力部队为东路军出“三谷”进汉中,而邓艾、诸葛绪各自领军3万为副在中西两路包抄姜维及其他蜀汉援军,让卫瓘持节监军。

出军不久钟会就拿曹魏名将许褚的儿子许议开刀,以“没有及时修补道路”的罪名,将许仪斩首立威。到了三路大军会合前,又以“畏懦不前”将诸葛绪监车征还洛阳治罪,顺其自然的接手了诸葛绪的3万部队。但面对姜维把守的剑阁雄关,魏军久攻不下,邓艾就产生了另一条奇思妙想,但是钟会不同意,邓艾就在自己所率之部中挑选精兵,自己行动,下涪城、渡阴平、攻占江油、天降成都,蜀汉君臣震恐,肉坦携棺开城投降。邓艾居破蜀首功,权宜封制了蜀汉君臣。

钟会卫瓘等人趁机诬告邓艾欲叛,结果邓艾父子被监车押往洛阳,自此整个伐蜀大军由钟会专权。

三国鏖战,人口凋敝,16万伐蜀大军少说也占了整个魏朝军队的三分之一以上,当时掌握这样一支军队,确实是拥有了争锋天下的资本。而钟会又在剑阁受降了姜维所部,到了成都之后更是占据益州,蜀汉旧部皆受其节制,钟会认为 “时机已到,即日起兵!”

但是人站到了更高的角度,需要考虑的东西也变多了,何况钟会还把姜维这个搅屎棍当成心腹。进占成都的第二天就召集所有将领,发布矫诏,为太后发丧,接着囚禁魏将,紧闭城门宫门、严兵把守,把诸军将领换成他的亲信。姜维此时劝钟会杀魏将除后患,虽然姜维动的是让钟会自斩一臂削弱魏军、然后诛钟会复蜀汉的心思, 但是事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也确实是应该狠一点,还指望那些个囚禁的魏军将领们重归于好为你卖命么?当然这是后话了,如果钟会真听信姜维所言,说不定刚杀完魏将们,钟会自己就被姜维所杀,历史又起波澜。所以我觉得钟会当时肯定也不会像信任儿子一样地信任姜维,肯定也考虑到各种错综复杂的情况,所以钟会迟疑了。

真的是胜利冲昏了头脑么,还是如此大权来的太突然了,在最应该果断的时候犹豫了。这种情况应该在起事之前就全部想清楚,现在诏也矫了,丧了发了,连自家不服的将领你也禁了,要么大军出动逐鹿中原,要么裂土封王就地布防,这时候楞着把对手当傻子呢,何况对手不是傻子是司马昭。

话说司马昭用人疑人堪比梦中杀人的曹操,很早就知道钟会志大有异心,对其早有防备。这次,司马昭将计就计借着邓艾谋反的理由,遣贾充率1万步骑入蜀进占乐城,自领10万大军坐镇长安。再看看钟会的原计划,让姜维率原蜀军旧部出斜谷占长安,自领大军随后会师长安,再派步骑大军水陆并进,攻打孟津,剑指洛阳,天下可一朝而定。但是现在……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钟会这边果然机密泄露,被钟会囚禁的魏将们的下属军官带领各自所属部众哗变了。本来卫瓘等魏军将领们就是迫不得已才上了钟会的贼船,这时候墙倒众人推,跟着乱兵们在成都宫城内外展开激战。

姜维有孔明“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传统吗,还没有真正起兵,钟会、姜维就死在乱兵之中,被谁杀的都不知道,估计也不会有全尸,下场如此凄惨,就算战死沙场也能在历史上写成一段悲壮的故事。原蜀汉太子刘璿等宗室后宫也被乱兵所杀,这样想想之前北地王刘堪还算死得其所,不仅留下忠义的美名,还避免了妻子儿女受辱。但最可怜的还是邓艾老将军,真的比窦娥还冤,因卫瓘、田续日后怕被其报复而斩杀在征还洛阳的监车上。

钟会起兵

钟会恃才自傲,虽然得到司马师司马昭兄弟的赏识而得到重用,但却受到司马集团其他人的排挤甚至明言反对。另外,钟会孤家寡人确实是没有可以真正值得信赖的人,随军的魏军将领他一个都不信任,说不定都是司马昭的眼线,这时正好姜维来降,钟会喜出望外,更何况在当时的天下形势下,姜维也确实是算得上一号人物了,所以才会对其推心置腹共谋大计,奈何姜维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白眼狼,一心复兴大汉,就算钟会成功起兵,也定是浅狼后虎,前景十分惨淡。

P.S 很多人把钟会定位为乱臣贼子,这次胎死腹中的事件也被称作“钟会之乱”。我觉得这是一个典型的成王败寇的历史视角。那时候的三国,已经从魏蜀吴,变成了“晋+地方割据”态势,司马懿、司马师都死了,司马昭之心也早已路人皆知。就是说那时候的历史,已经是晋朝的历史了,曹操的魏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晋史党晋而不有魏,凡忠于魏者,目为叛臣”,所谓的“淮南三叛”,都是哪些深受魏禄、忠于曹魏之人,起兵反叛司马氏,清君侧,要求恢复大魏。钟会的家世也是世受魏恩,他爹钟繇从曹操创业那会就跟着干,那么钟会是不是因为忠魏而叛司马呢?介于之前他镇压淮南三叛时那股卖力劲,这个还不好说。但是,真正的历史又有谁知道呢?而人心又是极其复杂的,不妨留个1%的余地于此。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ice

下蛋网,美好生活的倡导者。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但每个人都可以努力,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相信自己,你能作茧自缚,就能破茧成蝶! 站长邀请你来下蛋。

View all posts by ice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