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秋雨,百年马兰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总觉得他们中的一个或两个一直在等着对方,直到顺利合笼。
 
我是黄梅人,唱着听着马兰的调调长成男人。作为我,心底无论如何如何喜欢马兰,也仅止于心底,一来是平民的身份,二来怕别个风言风语,尤其说我是癞哈蟆想吃天鹅肉,其实那些人全错了,我说不清楚那份感情是怎样的,但绝对不奢望能与马兰什么的,在马兰面前我愿意当个癞哈蟆,今生能真切的见一面就死而无憾了。
 
得了梅花奖后好象没什么声息,过后遇见秋雨,终于好事成双。说句心里话,那会儿还真有点酸酸的,不过我又明显的自残形秽。另外,觉得唯秋雨配的上马兰。再后来,马兰在黄梅艺苑独来独往,就已经很少听见那份真切了。再后来干脆放弃了,因为,我觉得秋雨对马兰的影响简直太大太大,以至我产生错觉以为马兰放弃了她心爱的黄梅戏,直至在网上链接上了秋雨马兰,请余老师不生气,我还真是由马兰的博客再链接上您的博客的。
 
感谢新浪,如果没有新浪,我的一些旧事永远不能见天日,我的祝福永远也只能一个人孤独地知道,永远只有我自己晓得。在这里,我乱说也不怕马兰生气,更亲切的祝福也不怕秋雨同志吃醋。
 
不要在乎图片的多少,因为还没有弄明白怎么把更多好的图片放在文章里头,让更多的人们认识和记住他们。这一张我觉得,一是记忆的留存,二是从他们先后的合影中也看不出岁月的留痕,三是看得出马姐的与时俱进,体味得到余老师那种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平和、淡定、从容、满足甚至得意。
 
千年秋雨,百年马兰。
祝福你们,
 

内容来源于楚芸工作室的博客:千年秋雨,百年马兰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