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入非非的我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想入非非的我

人长个脑子是用来思想的。所以,我理解自己的胡思乱想。
   
围一桌子人吃饭,看见一男的与一女的相视一笑,因笑而颤动的几条细细皱纹里露出鱼尾巴状的暧昧,我就想,他们俩的关系……
   
去菜场买菜,将一张五十元钞当成了十元递给老板,老板笑嘻嘻递还给我,我就想,若我是老板,这五十元会不会……
   
与妻子逛街,身边走过一个秀发飘逸的漂亮女子,拿个电话边走边嗯嗯啊啊,嗲嗲的声音在我耳边飘过,我就瞒着妻子在脑子里想,要是她是我妻子……
   
唉,我就是喜欢这样瞎想,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地想,想到哪是哪,想着想着,人坐在那儿或站在那儿傻傻地发愣,有人招呼,我才哦一下,从天边跳回来。
   
我这样想入非非,不知有多少年了,因此带来伤心,也带来了快乐。
   
我爸病重的时候,我带他四处求医,回到家里后精神疲劳,便倒在床上躺会。闭着眼睛,脑子是全是我爸的形象,我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爸爸辛勤劳动的场面,那些汗珠子粗大得像一颗颗黄豆,想起他受过的一场冤案,那些恶心人将他吊在房梁上毒打,想起我爸从街上买回一只麻球给我吃,他自己舔着沾在手指上的几粒白芝麻,笑嘻嘻对我说真香……
眼泪止不住流淌。
   
去年有个外地人买彩票中了三千万,悄悄取了奖金溜回了老家。朋友说此事时,我在脑子里已将三千万元占为已有。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啊,连想都没敢想过,得了三千万该怎么花?请客是一定的。单位同事得请,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皆大欢喜吧。所有亲戚要请的,远的近的全叫上。邻居要请的,街上邻居乡下邻居,一个都不能少。还有同学、朋友,还有……哦,要请的人太多了,得先拟个名单,别漏掉了谁。仅仅请客还不够,还得送掉些钱,给近些的亲戚每家10万吧,给乡下邻居每家1万吧。再买几幢别墅,分别给我自己家,给我弟弟家、妻弟家、妹妹家,每家一幢,让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里……
越想越兴奋,我自个笑了起来。朋友推了我一把:干嘛呢?我惊醒。唉,一只空心汤团。
   
感觉我有毛病,可能脑子里哪根筋只拴住了一头,另一头拴了只风筝,经常飘来飘去。
   
有一次我开摩托车回乡下,车上载着妻子。一路开着,看到有个农民拉着劳动车吃力地前行,我就止不住想开去了。想到原先我家里也有这样一辆劳动车,我用它从田头拉稻谷回家,那天装了满满一车我一人拉着,上坡时车到中途拉不上去了,眼看要往后退了,如果退下去,车翻谷撒是难免了。急啊,我使劲用力挺住,我要将车往上拉,车子要往下滑,我与车子火拚着、僵持着。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我顺势用力,将车拉上了公路。回头看,隔壁堂叔朝我微笑……
突然,摩托车开进了路旁边的杉树林里,车头撞上了一根树杆。我吓醒了,妻子吓得哇哇叫。好危险哪,好在车速很慢,否则后果就严重了。
   
又一次,我开着电瓶车上班,想着这段时间效能办检查得厉害,我们单位作出规定,谁查到迟到或上班玩QQ一次就扣几百块钱。几百块呢?哎呀我忘了,反正要好几百块。效能办的人真是的,自己也玩QQ,还来检查别人是否玩QQ。我要是被他们查到了,就对他们说,QQ是最快捷的工作平台……
嘭!我倒地上了,立即爬起,电瓶车横在地上空转着轮子,旁边停了一辆汽车,大大的车头对着我。唉,我想多了想远了,前面转弯进来一辆汽车都没注意到。
   
手臂红肿,扭伤了,瞒不了家人,只能如实相告。妻子说,你老是想入非非,还想开汽车啊,做梦吧。我暗自检讨,看来我是开不了汽车了,想要命,就只能让我的驾照压在箱底,永世不得翻身了。
   
有一日,我的左脚和右脚小腿部差不多的位置分别长出两块红色的斑,越挠越痒越来越厚。去皮肤科看医生,医生说是神经性皮炎。用了药,几天后好转了。一个月后复发了,再去找医生。医生问我:你是老师?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医生说,老师得这病的最多。我问为什么?医生说,这病是想出来的,多愁善感、心思重的人容易得这病。我暗暗叫苦。我虽然不当教师,可我也是“心思重”的人。
    唉,我这想入非非的毛病。
   
我又忍不住想:我这样想入非非的,会不会想出神经病来啊?
   
我还想:我经常这样想入非非,是不是可以避免得老年痴呆症啊?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想入非非的我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