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窠顶问茶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鹰窠顶问茶
   
位于钱塘江口风景胜地南北湖畔,环湖诸山中有一山峰特别高。传说远古时,山顶一棵大树上有个大鹰窠,窠里有一只老鹰飞到一片草地找食物时,忽然河边传来“救命”的喊声。老鹰见一位老爷爷在河里挣扎,猛扑到河里,用嘴巴叼着老爷爷的衣服,救起了老爷爷,老鹰却因饥饿和劳累过度倒下了。当地人为纪念老鹰,把这座山叫作了鹰窠顶。
   
冬日上午,我在熟识当地人文历史的陈女士引领下,再次登上了鹰窠顶。站在鹰窠顶上居高临下,远眺南北湖薄雾轻纱,曼妙无比。满山翠绿的树叶,以及被冬日风吹霜淋后依然生机无限的灌木丛、山野草。我没有看到盘旋的老鹰,也没发现筑鹰窠的大树,那个美丽的传说早已深埋于山坡,变成了满山的绿。陈女士手指山顶处,远处一大片高高低低的灌木,翠绿的叶片在风里颤动,还有几棵高出许多的树,显示“一枝独秀”的优越。我们沿山间小路摸索前行,进入一片广袤的茶园,片片树叶簇拥的枝条顶处长出枚枚嫩叶,叶片间盛开别致的茶树花,展示美丽的奶白色,冬日阳光将茶园晒出暖洋洋的清香。陈女士有些兴奋地说,它们都是自然生长的老茶树,树龄长的有五十多年,那几棵特别高大的已有近百年,它们是制作优质红茶的最佳原料……
   
哦,茶!陈女士随口说出的一个“茶”字,让我为之心动,仿佛闻到茶香,不禁眺望茶园,细观那棵棵老茶树。
   
我喜欢喝茶。早上上班头一件事是泡茶,,朋友来访不递香烟先泡茶,晚上上网或看电视必须有一杯茶相伴才心安。我虽爱喝茶,但对茶素来少有研究,就连喝茶的方式也是“粗放型”的。我喜欢泡上一杯茶,双手捧着,看茶叶在杯中舒展、下沉、落定,然后轻轻吹开剩余浮叶,喝一口,任茶水暖暖流淌,让茶香氤氲弥漫。我佩服擅于茶道的朋友,他们有穿绣花针一样的耐心拿捏各类茶具,将一壶白开水玩转得溪流潺潺,将那些小巧的茶具玩弄得随心所欲,最后玩出一盅盅津津乐道的茶香。可是我不喜欢那样,我甚至讨厌那个细得差一点与拇指甲一样大小的茶盅,倒入盅里的一汪茶水再清香,也解不了我粗犷的茶瘾。有一次去朋友家玩,朋友煞有介事地摆出他的茶具,欲以此高级别招待我。我赶紧喊停,让他给我泡了一大杯上好的茶。我喜欢大口喝茶、随意聊天,不希望将时间消磨在玩弄茶具里。朋友作罢,朝我笑了下,收起摊子。他的笑里藏有另眼相看的意思。
   
是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本来土气装不出高雅。我喜欢喝茶,一直是,但我喜欢喝“无道茶”,按照妻子的说法,我属于“乡下人喝茶”。这样的我,自然对茶及由茶延伸出来的文化知之甚少。比方说,我喜欢喝风景秀丽的南北湖一带出产的海盐本地茶,常喝一种名为“青顶茶”的绿茶,但我一直不明白“青顶”为何意。今日再登鹰窠顶,走进茶园,被陈女士一个“茶”字拨动心弦。我已走近心中的谜团“青顶茶”,我欲破解“青顶”之迷。。
   
“青顶嘛……”陈女士手指满园茶树,“它们就是呀。”原来,南北湖一带山坡上种茶树已有悠久历史,古人将种植在山顶上的茶树形容为“青顶”,青为绿,顶即山顶,意思为生长在山顶上的茶树。哦,我明白了,用从长在山顶茶树上采摘的茶叶制作的茶自然称作“青顶茶”了。
   
陈女士是茶的行家,她经营的茶厂以生产“青顶茶”著名,青顶红茶、青顶绿茶成为南北湖旅游商品中的当家品种。跟着陈女士穿行在茶园,看她拍拍老茶树的枝杆,抚摸翠绿的茶树叶,眸子里闪烁着眷恋。我知道,此刻她虽无语,却是在与老茶树对话,或许在她心底此刻正在重温一个温暖的茶树与茶的故事。
   
十多年前我曾经采访过陈女士,当电视镜头对着她的时候,她的沉着与不惧,她关于茶树、茶厂、茶叶和茶经济、茶文化话题的滔滔不绝,使我坚信她能够成就一番与村姑南北湖相媲美的茶之事业。当年她的茶园已小有规模,茶厂经营得热火,茶生意也正是充满信心之时。后来的十多年,我们是同一城里的陌生人,互不联系却常用着她的茶叶。茶香依旧,但她的茶事业蒸蒸日上。她茶园已扩大到一千五百亩规模,她经营的海盐鸿安精制茶厂有职工一百五十多人,有全套先进的制茶设备,在县城里开出了象模象样的茶厂办事处,她还将自己的宝贝儿子送进了中国茶叶研究所,敲开了茶殿堂的大门……
   
我知道,这一路过来,围绕一个“茶”字,她一定发生了许多故事。当然,这些故事此刻我无从知晓,我只看到她眸子里有情意在闪耀。
   
陈女士从老茶树上回过神来,她说,别小看了这片老茶园,它们虽然长得不整齐,没有山坡上新种的茶树好看,但它们都是自然生长的,年代久远,她的茶厂最新开发生产的青顶红茶,就是用这些自然生长的老茶树上的嫩叶制作的。
   
哦,青顶红茶,我喝过,确实香醇,好喝。我疑惑,老树做好茶?陈女士说,别看这些老茶树粗糙,它们可是宝贝哦。
    原来制作红茶还有这些“秘门”考究。
   
从鹰窠顶下来,回眸山顶,那一片茶园沐浴在冬日阳光里,闪动温暖的光亮,朵朵茶花盛放娇艳的奶白色,茶香阵阵袭来。美丽的南北湖就在山脚下,南湖与北湖像一双眼睛在仰望鹰窠顶,仰望山顶上大片“青顶”,她们是否也闻到了“青顶”茶香?
   
这个美丽的冬日,我随一帮文友,同走了一趟茶香之路。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鹰窠顶问茶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