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喊出来:我是作家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一)

我是作家!

拿到这张证的时候,我就这样想。我甚至想喊出来,让旁边的人听到。突然脸有些微热。哈哈,我还有点廉耻心,我害羞了。旁观四周,还好,没人关注我。嗨……真是死不要脸,恬不知耻,虚荣心发作,老面皮。

真是这么想的。我也爱虚荣,但有些话我说不出来,有些事更做不出来,于是只能暗暗地自喜,悄悄地自恋。可是,这样“闷骚”着,别人怎能知道?诶,纠结。既想虚荣,又要伪装,好无奈。

我承认,三十多年来,我就是这样虚荣着过来的,这样的虚荣在某种程度上当了我的精神支柱,帮我将不易坚持的文学爱好坚持了下来。

(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文学创作者的地位比今天的股神还要吃香。那个时候我们见面时从来不问“你买了什么”,只问“你写了什么”和“你发了什么”。我被推搡在这股洪流里,偶有作品像浮头鱼那样露一下脸。因为这个,我被村干部叫去代了三年语文课,被乡干部叫去代了一年文化站班,后来就去乡广播电视站进了编。那个年代有许多领导崇尚文化,还不太适应“开后门”,我才有机会因为卖弄几个文字而换到个饭碗,一直捧吃至今。我的从未出过远门的父母更是惊喜:怎么就凭这几个字,能弄上个不错的饭碗,他们开始后悔,当年应该让我继续读书。

1984年4月,我被推荐出席嘉兴市文代会,参加文学组活动,这个文学组应该算市作家协会的前身。海盐同去文学组开会的还有余华等共四男一女,我是唯一一个来自田野、乡土气十足的作者,我甚至在去饭店吃饭时,看圆桌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菜时,露出了贼头贼脑的馋相。当时我的心里也正馋着,有一把想当作家的火焰已被点燃,正在燃烧。后来余华真的当上了作家,还被封上“著名”的雅号,而我因为种种原因,文学之火渐渐自熄,剩下点点火星,飘出缕缕余烟。

在心底,埋下一个梦。

就这样,忙忙碌碌闪过20多年,文学之笔也高搁了20多年。2005年年底,上帝让我赋闲。2006年,我拿着一分不少的工资奖金,无羞无耻地在网络里游手好闲了一年。2007年3月,依然不灭的文学火星终于被一股从博客里吹来的春风点燃,冒出青烟,直至火苗上蹿。博客成了我的自办报刊、自办电视台,我既是作者也是总编。博友是忠实读者和观众,他们的赞赏甚至羡慕,让我想入非非,我觉得肩头有了一点点作家的担当。呵呵,虚荣心很及时地复活,我常常在博客里找到兴奋点,兴奋过后有些脸红,脸红完后便很快活,快活的情绪转化成助推创作的正能量。

呵呵,我还是这样爱虚荣。

还有一些报刊的编辑,保持着与当年招我进乡里工作的干部那样的良知,他们在茫茫文海里捞起了我的一些文字,沥干水分后,在报纸、杂志上晒了出来,才使我的作品有了从缝隙里生长的机会。2007年以来的10年间,已有180余篇散文、随笔和短小说作品在省市及以上级别的报刊上公开发表,有些作品还获了大小不等的奖项。当听到有人说在哪里哪里又看到了我的文章时,我便十分高兴,当他继续说着文章里的内容,我暗地里确认他确实认真阅读过后,便将他视为知音。当今社会,这样的知音不多了。

我的《乡里》、《城里》先后结集并与朋友们分享。有朋友说,怎么不买个书号?怎么不搞个仪式?怎么不请几个领导……我呵呵呵地笑:玩玩的,别当真。其实我心里想:愿不愿意花钱弄个书号,想不想搞个仪式自我吹拉弹唱,需不需要邀几个领导压压阵脚吓吓百姓,那是我的喜好;作品的内容怎样、书质量如何,则是我的内涵,就看你是不是真懂行,会不会真识货啦。
呵呵,我就是这样虚荣地自恋着。 

(三)

三十年多后,当我回头看虚荣,发现这是一甏“酱六叔”里浸出来的卤汁,样子难看却是精华,味道咸滋滋、甜津津,好极。喝这样的卤汁,会长出一种魔力,助我坚守,帮我发力。想到了我家跳跳,他也与我一样,做成功一件事后,我们一起鼓掌齐声夸奖,他就高兴得,更来劲了。

今天,当拿到这本证的时候,我真的想喊出来:我是作家!

不必害羞,坦坦荡荡。

虽然,我们台长不会因此给我加工资,我的朋友不会因此多请我吃饭,我的家人不会因此让我坐等吃喝,我的脸皮不会因此白里透红,我的年龄不会因此倒回几岁,美女们不会因此多瞄我几眼……没证,我是这样;有了证,我还是这样。我就是野鸡浜乡亲们说的“黄鼠狼变勿了只矮脚狗”、“癞哈蟆吃勿着天鹅肉”的那个人。我的野鸡浜乡亲个个都是哲学家、文学家,挂在他们嘴边的谚语、俚语,是野鸡浜河里清凉凉的水,给我劈头盖脑浇几下,提神醒脑。

可是今天,我真的想喊出来:我是作家!

我想有人给我鼓掌。

毕竟,做过这梦啊。你懂的。

给我力量。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我想喊出来:我是作家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