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王之乱 乱世之始

八王之乱,顾名思义,先介绍一下八王之乱的主角:

楚王司马玮,司马炎的第九个儿子。
汝南王司马亮,司马炎的三叔、司马懿的儿子。
赵王司马伦,司马炎的九叔、司马懿的儿子。
齐王司马冏,原是司马炎的亲侄子,但因为他爹过继给了司马师,所以在法理上司马冏被认为是司马师一脉。
河间王司马颙,司马炎的从兄弟,司马懿的三弟司马孚的孙子。
成都王司马颖,司马炎的第十九个儿子,
长沙王司马乂,司马炎的第十七个儿子,楚王司马玮的同母弟。
东海王司马越,司马炎的从兄弟,司马懿的四弟司马馗的孙子。

一、杨骏与贾后争权

当年司马炎重病之时下了份诏书,存放在中书省,诏书中依托叔父汝南王司马亮及杨皇后之父杨骏共同辅助太子司马衷。

杨骏为人器小量窄,倚仗势着国丈爷的身份横惯了,此前就已经安排汝南王司马亮为侍中、大司马、假黄钺、都督豫州诸军事,出镇许昌。结果这边司马亮还没上路,司马炎的遗诏就下来了。杨骏惧怕失势,竟然从中书省把诏书带回家看。但是看归看,这杨骏看完之后还不肯还,当时的中书监华廙非常恐惧,亲自跑到杨骏家里去索取诏书,但杨骏却赖着始终借口不还。后来,司马炎病情加重时,杨骏入宫要求司马炎修改诏书,让其单独辅政,司马炎病到不知所以,点头默许。出宫后,杨骏招来华廙及何劭,宣布司马炎的口诏来修改遗诏。之后华廙、何劭二人把修改后的诏书拿给司马炎看,司马炎根本说不出话,两天后就驾崩了。而司马亮也是深得司马家韬光养晦的基因遗传,既不敢先发制人进攻杨骏,又担心杨骏上台后要陷害他,于是只好逃到许昌保命。

司马炎死后,太子司马衷继位,就是晋惠帝。但大家都知道,司马衷脑子有点问题,根本无力掌控国家,所以这晋朝的大权就全落在杨骏和杨太后的父女身上。杨骏辅政期间,尽情地在皇帝身边安插自己亲信,凡有诏令,都要杨太后和杨骏商量过后才能下发执行,引起朝堂不满。同时杨骏为了能够恣意擅权,安排了自己的亲信执掌禁军,引起宗室愤恨。

汝南王虽然认怂,但是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不怂。贾南风是司马氏第一心腹贾充的女儿,虽然又丑又矮又黑,但却继承了贾充的基因,做事心狠手辣。贾南风能够嫁给太子司马衷,并不是傻子配丑女的天作之合,仅仅是因为贾充坑了一把司马炎。而且司马炎在世的时候,一直对贾充坑骗自己这事记恨在心,多次想要废掉太子妃贾南风。多亏了当时的杨皇后和贾充的同党们在廷内廷外无数次劝诫,这才保住了贾南风的太子妃之位。但贾南风并不知道杨皇后也曾尽力营救她,反倒以为是杨皇后在向司马炎中伤自己,因而对杨皇后极为怨恨。

司马衷继位后,贾南风终于熬出头,几次三番想要参与朝政,却被杨骏和杨太后所阻挠,于是暗中谋划废掉杨太后并诛除杨骏。贾南风派曾经的东宫近卿去联络汝南王和楚王,要求他们起兵讨伐杨骏。楚王司马玮年轻气盛,欣然应允,于是上书请求入朝。杨骏向来有点惧怕楚王,对此事也不太敢阻止。

楚王率兵进入洛阳后,贾南风又指使人去诬告杨骏谋反,宣布洛阳全城戒严,司马玮领军保卫皇宫,同时派人围攻杨骏府第。会叫的狗不咬人,杨骏虽然跋扈,但其实胆小懦弱,这么大的事件发生时谋而不决。所以很快,杨骏的府邸被司马玮纵火烧毁,杨骏无处可逃,在马厩里被杀。杨太后也被贬为庶民,囚禁在金墉城,几天后因为绝食而死。

二、贾南风大权独揽

杨骏既诛,司马亮终于姗姗来迟。然后,几个人做了一下权力的分赃,基本是楚王摄军,汝南王专政,虽然老臣卫瓘也被请出来辅政,但基本也就随声附和汝南王。而贾南风的亲戚家虽然也有几人进入权力中枢,但贾南风很快发现,汝南王的专权比杨骏更厉害。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贾南风变得越来越暴戾。

不久,贾南风就发现了楚王和汝南王之间的矛盾。司马亮想要大权独揽,但在诛杀杨骏一事中又没啥功劳,也没有兵权,对司马玮比较忌惮。而楚王掌握军队,而且在诛杀杨骏的事件中记为首功,而楚王个人又喜欢干一些出风头的事。所以司马亮计划着让司马玮回到封国,卫瓘笑呵呵点头同意。司马玮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于是贾南风抓住这一点,连夜以皇帝的名义下令,让司马玮率军去诛杀司马亮和卫瓘。司马玮本来还想核实一下,结果传令的人以事态紧急、担心泄密为由,劝楚王尽快决断。司马玮一想深以为然,立刻行动出兵诛杀了司马亮和卫瓘,一点也不含糊。

这时候,司马玮的一个门客岐盛献计,楚王连杀杨骏、司马亮、卫瓘两代三位辅臣,威望一时无二,此时应该乘势除掉贾后,这样才可以大权独揽,高枕无忧。司马玮听后,竟难得地表现出犹豫不决。但在另一边,贾南风目的很明确,做事一点都不犹豫。贾南风果断采取老臣张华的计谋,第二天就派人到楚王军中传诏,污蔑楚王矫诏杀人。楚王部众退去。楚王束手就擒,冠以图谋不轨的罪名被处死。岐盛也被夷三族。

事后,张华因首谋有功,拜右光禄大夫、侍中、中书监等职。张华从曹魏开始做官,到现在为止才算真正跻身一线,尽管是跟贾南风同流合污,但若保持清高不受封,实在是心有不甘,索性张华也算是在尽心匡辅。不过,除了张华,贾南风同时任命其亲党贾模、贾谧、郭彰等人上台,近十年间的朝堂无不为贾氏是瞻。

三、太子被杀 贾后被诛

后来一件事,打破暴风雨前的最后宁静。

现在的太子司马遹,也就是当年的皇太孙,当年司马炎要不是看在隔代亲司马遹的份上,司马衷的太子之位可能也不保,是谢才人谢玖所生,而贾南风却一直没有生下皇子。贾南风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一直想方设法地要废掉太子。另一方面,贾谧在贾南风专权后权势极盛,朝野内外、宗室皇亲无不排队与之结交,但唯独太子司马遹不愿意去讨好他。后来,司马遹和贾谧同时看上了王衍的大女儿,最后贾南风的做主,为贾谧迎娶王衍的大女儿,而为了安慰司马遹,为其迎娶了王衍的小女儿。司马遹感觉很憋屈,而贾谧竟也一点都不退让,甚至仗着贾南风之势当众对太子不敬,被成都王司马颖当面斥责。

这么几件事下来,贾谧对太子非常愤恨,正好赶上贾南风有意废太子,一拍即合。贾南风以司马衷身体不适为由,召司马遹入宫,找了个机会把太子灌醉,让太子临摹一篇文章,其实是让他爹退位让贤的诏书。然后贾南风将这封字帖给宗亲大臣们传阅,本打算以谋反的罪名直接处死司马遹,但遭到张华等人的强烈反对,判罪到晚上都没能定下来,贾南风担心夜长梦多,于是以司马衷的名义下诏,废太子为庶人,并将其一家囚禁在金墉城。金墉城是曹叡时期大兴土木而建的,本意是游乐园,但到了西晋突然变成了冷宫,前赴后继的人都曾被软禁在这里。

太子被废后,很多人都感到不满和愤怒,特别是右卫督司马雅、常从督许超、殿中中郎士猗等太子亲信,于是司马雅几人图谋废除贾南风,营救太子。这几个人找到了赵王司马伦的亲信孙秀,孙秀听后表示同意,向时任车骑将军领右军将军的司马伦游说。但是孙秀另有计划,因为天下都知道赵王是跟贾南风一伙的,现在去救太子一点好处也没有,不如借贾南风的刀去杀了太子,然后赵王再出兵铲除贾南风,这对晋王朝简直是再造之功。司马伦听后表示非常满意,于是采用了孙秀的反间计,适时地向贾南风透露一些小道消息,宫里有些人打算废掉贾皇后而让司马遹复位,贾南风听说后,配合民间的怨恨之声,果然大为惊惧。同时,孙休不停地劝贾南风杀太子、绝后患。在恐惧之中,贾南风终于中计,派人送来一杯毒酒给太子司马遹。但司马遹自从被废以后就十分害怕被毒杀,每次吃饭都命人在自己面前烹饪,防止有人在厨房下毒。所以很显然,贾南风的这杯毒酒遭到司马遹的强烈反抗,最后没办法,还是用棍子将司马遹打死了。

太子一死,赵王觉得天助我也,于是开始谋划诛杀贾后。于是,司马伦矫诏称司马衷要求以谋害太子的罪名废掉贾后,得到很多人的支持。随即司马伦率兵冲进宫门诛杀贾谧等党羽,同时命令齐王司马冏率其部进入皇宫抓捕贾南风。之后司马伦请出司马衷,将废除了贾南风的皇后,并将其送到金镛城,很快就被司马伦送了一杯毒酒。另外大部分的内外官员都被贬黜,如张华,也在这次政变中被杀。

张华也算是个历史名人,在政治、文学上都略有成就,但他平常贪图富贵苟安,顶多政局实在不行的时候出来说几句不疼不痒的冠冕话,张华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摸鱼,反倒是替贾南风献策犹如雪中送炭。而就是因为张华依附于贾南风,所以太子被废之后,张华的儿子都看出来事情不妙了,请他出去避一避,可张华当了几十年官,目前是第一次如此的接近权力中心,实在放不下这美妙的权力。可紧接着就是赵王的政变之夜,刀架在张华脖子上,张华还很委屈地问“卿欲害忠臣耶?”司马伦踹之以鼻,宰相担当了天下的重任,贾后乱政、太子被废,你张华不仅不管不问,竟然还贪恋权位与贾后同流合污,这也算忠臣?张华无言以对,被夷三族。

四、赵王篡位 三王伐赵

贾南风被诛后,司马伦自封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相国,相国这官不常有,正常情况下只是萧何曹参两人的代名词,其他不正常情况可以参看董卓。同时司马伦的侍中、赵王如故,体制一如司马懿、司马昭辅魏之故事,明眼人一看这情况就不对啊,但反正司马伦是他们司马自己家的人,随便他怎么搞吧。可惜司马伦的水平太次,身边又都是一些狐朋狗友,朝政大权基本都是孙秀在操盘。而孙秀大权在握,各种专擅滥权,肆意而为,并多次公报私仇,和他有私怨的石崇、潘岳也被他诛杀,天下人士都大感不满。

时任中护军的淮南王司马允第一个跳出来,暗中蓄养死士,想要消灭赵王。而司马伦和孙秀都畏惧得禁军军心的司马允,于是故意将淮南王晋升其为太尉,实质就是夺其兵权。司马允不堪坐以待毙,直接愤而起兵进攻相国府。司马伦这边一群乌合之众,几次火拼都败下阵来,逼得司马伦躲在树后狼狈逃窜。关键时刻,司马伦的儿子司马虔派人出去假称有诏助淮南王,骗得司马允开阵下车受诏,于是赵王部曲乘机将其杀害,淮南王的讨伐因而失败。

摆平了淮南王之后,司马伦给自己加了九锡。再后来,在孙休的教唆下,司马伦竟然真的把他那个呆子侄孙给废了,矫诏自立为帝,将司马衷囚禁在金墉城。而在司马伦篡位之初,由于滥封爵位过甚,时人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是为成语“狗尾续貂”的由来。而这种行为终于是迎来天下一片讨伐。

此前,参与诛杀贾后的齐王司马冏对事后分赃不满,嫌封赏不足。当时孙秀怕司马冏作乱,于是将齐王调到了许昌。赵王篡位后,孙秀也立即晋封齐王为镇东大将军,以试图安抚司马冏。但司马冏眼见众人对赵王心存怨恨,于是起兵反对司马伦。而此时距离司马伦篡位不过三个月。

司马冏起兵的同时也传檄天下,号召各地诸侯王响应勤王。成都王司马颖发兵响应,成都王的军队行至朝歌,部众人数号称二十余万。而河间王司马颙一开始墙头草,两边都讨好,甚至一度决定站在赵王的队伍而杀死了响应齐王的拿夏侯奭,可是后来当司马颙发现齐王和成都王的兵力强盛,才快马加鞭追上其部将张方,改为支持讨伐军。

讨伐过程一开始不太顺利,齐王军连败几阵,改为坚守壁垒。而当成都王兵峰一至,在黄桥大败赵王部队,遂乘胜南渡黄河,直取洛阳。司马冏听到消息后,立刻转守为攻,终于突破防线,也能剑指洛阳。

此时的洛阳已经开始酝酿新一轮政变。自黄桥兵败的消息传来,孙秀已是无计可施,因惧怕百宫和将士将他杀死邀功,孙秀一直躲在中书省不敢出去。而正当孙秀和其党众筹划下一步行动时,左将军王舆就起兵攻讨孙秀,在中书省杀死孙秀等赵王党羽,同时将赵王及其三名儿子押到金镛城,并从金镛城迎回司马衷,恢复其帝位。不久赵王也被赐了一杯毒酒。

五、齐王败亡 长沙王骤升

进入洛阳后,成都王司马颖就听从门客卢志的建议,将功劳全部推给齐王,辞让了九锡的殊礼,并上表请求运粮解救受战祸影响的百姓、收殓敌我双方的战死将士、设立墓园祭堂、为手下讨伐功臣请功,同时司马颖以母亲疾病为由,在朝见司马衷及拜谒太庙后就离开了洛阳,回到邺城,赢得四方赞誉。对比之下,齐王司马冏因为自己是首举义兵而专擅威权,封自己担任大司马,加九锡等等,一同曹操辅佐大汉、司马氏辅佐曹魏一样的待遇。

本来这问题也不是非常大,就像前面说的,反正都是他们司马家的事,何况齐王冏他爹老齐王司马攸当年可以说是天下归心。老齐王是司马炎的亲弟,只因为他大伯司马师生了五朵金花,后继无人,所以他爹司马昭才把老齐王攸过继给了司马师。而司马昭由于自己是兄终弟及上的位,所以当年的司马昭频频高调地对外宣称,说这晋王的宝座,百年之后应当还是属于景王的,搞得司马炎继位是提心又吊胆。后来司马炎总算完成了统一大业,又恰逢他的太子司马衷是个白痴,所以天下呼声最大的,就是让老齐王司马攸以司马师儿子的身份当皇太弟来承继大统。而且,因为当年曹丕前车有鉴,司马炎的父母都以此作为警戒,严禁他俩手足相残。

西晋号称以孝治天下,因为别的品德他们司马氏也真的没法说。既然孝等于贤,而司马攸又太孝太贤了,弄得司马炎到处都被他的这个亲弟弟比下去,所以直到司马攸死前,他们兄弟俩的关系一直这样微妙。现如今,小齐王司马冏大权在握,但他可不像他爹那样勤勤恳恳,有大权却没大志,而且对他的皇帝哥哥也缺乏礼节,再加上司马攸没多久就骄横跋扈、沉湎酒色、任人唯亲,这让他的宗室兄弟们非常不爽。司马攸的哥哥司马蕤就密谋废黜齐王,不料事情败露,司马蕤自己被废为庶人,并在贬往上庸的路上被杀死。

当时司马冏论功的时候,虽然恼恨河间王司马颙起初站在对立面,但念着司马颙最终能济义相助,让司马颙进位侍中、太尉,加三赐之礼。同时,司马颙的部将李含也因勤王有功,被任命在洛阳为翊军校尉。但当初河间王杀夏侯奭,就是李含出的主意,此时夏侯奭的哥哥也在齐王手下任职,同时李含也与众多齐王部下有恩怨,整天担心自己会被杀。所以李含很久就逃回到了关中司马颙的势力范围。回到长安后,李含声称自己受了密诏,献计让河间王起兵讨伐齐王那个,并向司马颙陈说利害。司马颙经过一番考量后答应,于是上表陈述司马冏的罪状,兴兵讨伐洛阳。

河间王司马颙镇长安,他在司马氏的宗室关系比较疏远,本来根据石函之制“非至亲不得督关中”,河间王是不能镇守关中这种要塞的,但司马颙少年时名声好,轻财厚贤,所以司马炎额外给他机会,让他作藩国的表率,镇关中。

但在讨伐齐王期间,河间王做了一件相当不地道的事。讨伐之时发布檄文,这本来没什么,但司马颙听从李含的建议,竟然在檄文里很喜感地告诉天下人,说长沙王司马乂是他在洛阳的内应。换句话说,就是告诉齐王赶紧去打长沙王,攘外必先安内,先灭了长沙王再说。所以,在洛阳城内,司马冏率先对司马乂发难。

长沙王司马乂是楚王司马玮的同母弟,而楚王被贾后坑死的时候,连带着他也被贬了。此前不多久诛灭赵王后,司马冏才为司马乂恢复了长沙王的爵位。而对于河间王的讨伐檄文,司马乂是哭笑不得。司马乂不满虽然不满司马冏专权,也曾劝成都王起兵讨伐司马冏,以保天下。但司马乂跟河间王几乎没什么照面,说司马乂跟他一母同胞的哥哥楚王合谋倒有几分可信,但河间王对司马乂而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熟的远房亲戚,可能几年都见不了一次。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司马冏已经先发制人了,司马乂无奈只能率领身边亲信一百来号人冲向皇宫,以天子的名义进攻大司马。司马乂关闭宫门,火烧诸观阁及千秋、神武门,只听得两拨人在那肉搏厮杀。一边说大司马谋反,另一边说长沙王矫诏,一时不分胜负。三日之后,司马乂斩齐王司马冏于阊阖门外。如此看来,对比前朝魏帝曹髦,也会死率一百来号人从皇宫杀向大将军府,如果没被告密,可能也是有一些机会的。

事后,司马冏的三个儿子囚禁在金墉城,司马冏党羽多人被夷三族,而司马冏本人的首尸被暴于西明亭三日,没人敢收敛,最后由于其故掾属荀闿等上表乞求殡葬才获准。而司马乂升为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虽然长沙王在朝廷身居要职,但是长沙王乂也知道,自从他亲哥楚王死后,自己是没有藩镇支持的,所以事无巨细,司马乂都要向邺城的大将军司马颖咨询。

六、洛阳城破 长沙王被卖

长沙王司马乂算是八王之中唯一一个还比较有能力的,而洛阳所有的事情也好像正在拨乱反正的进程中。只可惜长沙王乂是个意外,司马颙和李含的本意是觉得司马乂兵弱,等长沙王被齐王打败,司马颙就可以此为由号召天下共伐齐王,然后废晋惠帝,立成都王,而他河间王就可以独揽大权。但是司马颙没想到,长沙王这么敢拚,一鼓作气竟然直接推翻了齐王,现在反倒是他自己不知所措,很尴尬,很尴尬。于是,又羞又恨的河间王竟然指使李含等派刺客去暗杀司马乂,但是李含派去的杀手似乎不太利落,反倒被司马乂诛杀。

眼将李含被杀,河间王索性也不搞暗箭了,以此为借口,命部将张方领兵七万讨伐洛阳。另一方面,成都王虽以大将军、录尚书事的身份在邺城遥控朝政,并且长沙王司马事情都会和他商量着来,但司马颖还是不想让长沙王在洛阳妨碍他专权,所以对司马颙联合讨伐洛阳的提议比较感兴趣。河间王发兵后,司马颖也起兵号称二十万响应。

不过这回事情没这么顺利,他们在洛阳遇到了硬碴。洛阳的司马乂并没有坐以待毙,受诏为大都督,兴兵迎击。

战斗持续了数月,长沙王奋力死战,多次击败河间王、成都王联军,斩杀俘虏了六七万人。不过,因战事太久,洛阳又爆发饥荒,司马乂的军队粮食缺乏,但将士们都愿意效死,固守洛阳。

此时朝中议论司马乂和司马颖是兄弟,或许可以说服两王和解,于是命中书令王衍行太尉,光禄勋石陋行司徒,试图说服司马颖,与司马乂分陕而居,司马颖拒绝。司马乂倒是愿意和解,但司马颖要求司马乂杀皇甫商等人才肯撤兵,自废武功这事司马乂肯定不接受。和解告吹。与此同时,河间王部将张方也认为洛阳难以取胜,建议要班师回长安修整。就在此时,东海王司马越粉墨登场。

史书上说司马越仅仅是因为担心因为洛阳粮食短缺而会导致长沙王最终失败,于是便勾结一些禁军将领在夜里捕获司马乂,并将其囚禁在金墉城,然后向河间王、成都王投降。次日开城,河间王的军队进入洛阳,见军兵力并不多,于是长沙王的下属及一些志同道合的文武百官,不甘长沙王功败垂成,计划劫狱救出司马乂,再战司马颙、司马颖。司马越得知消息后非常害怕,打算诛杀司马乂以绝众心,但其门客潘滔建议借刀杀人。于是司马越就派人偷偷走漏司马乂在金墉城的消息给河间王的部将张方。第三天,张方得知消息后,果然派遣三千士兵到金墉城去,将抓司马乂抓回军营后用火活活烧死。

司马乂死时传出的冤痛之声,连张方的将士听到都忍不住为他哭泣流涕。司马乂于城东出殡,官属皆不敢往,只有司马乂前掾属刘佑送他的棺椁,刘佑只身提着丧车,既没有丧乐,也没有送行,哀伤的情景感动路人。

七、荡阴之战 东海王溃败

进入洛阳后,河间王自封为太宰、大都督、雍州牧,成都王拜为丞相,而东海王反水有功,加封为临时尚书令留守洛阳。不久,司马颙再上表废掉了皇太子司马覃,改立司马颖为皇太弟,丞相位置如故。只后,河间王因后方不稳,赶紧退回长安防守根据地。而成都王亦是早早返回邺城,遥控朝廷。

成都王一直都有威望,看看他手下的这些门客幕僚就能了解一二,不仅名人志士齐集,如陆机陆云,而且后来五胡乱华的大批枭雄也在其麾下,如刘渊石勒,同时成都王在军事上的实力号称藩镇最强。只可惜司马颖大权在握之后,逐渐露出了骄奢淫逸的本性。司马颖不仅将洛阳的皇帝乘舆服饰都迁到邺城,而且还将他所忌惮的洛阳禁军将领全部杀害,都换成自己的人。可能是在邺城呆久了,司马颖的表现更是骄奢,目无君上。而且司马颖又重用佞信孟玖,处处展现了其狼子野心。再加上一年前,司马颖领兵出征荆州乱民张昌时所表现的“恃功骄奢、百度废弛”,成都王表现皆令朝野失望至极。这些行为给司马颖找来了被讨伐的借口。

东海王司马越第一个看不惯他的从侄成都王那处处毕露的锋芒,特别是那排场竟然敢比皇帝还大。随即,司马越加封自己为司空、大都督,以恢复太子司马覃为名传檄四方,召集来了包括陈眕、逯苞、成辅、以及长沙王故将上官巳等十来万人,然后裹挟着皇帝司马衷亲征,北伐邺城。

成都王听说大军来伐,竟然准备就认怂逃跑。上一次讨伐赵王的时候,前锋刚刚与赵王部队接触了一下,吃了点小亏,司马颖第一想到的竟然是撤退,幸亏部下把司马颖给劝住了,这才继续进军。这一次也是,被部下拉住的司马颖才缓住,召集众人商一对策。东安王司马繇认为皇帝亲自来讨伐,应该投降请罪,折冲将军乔智明附议,但司马颖拒绝投降。丞相司马王混及参军崔旷则劝司马颖抵抗,司马颖赞同,派遣奋武将军石超率五万兵马到荡阴迎战。

陈眕的两位弟弟陈匡与陈规此前在成都王帐下,现在自邺城南奔,声称邺城人心惶惶,而且司马颖部下听到皇师到来已经离散。司马越信以为真,于是军队防备松懈。石超赶到荡阴,大败司马越军,甚至射伤惠帝,左右都争相逃命,皇帝竟被遗弃在草地上无人问津,于是,石超就把司马衷接到邺城。

对于这个意外的收获,司马颖决定改个年号助助兴,在邺南郊祀是改年号为建武,杀死之前劝其投降的东安王司马繇。而东海王在兵败后先逃到下邳,当时的徐州都督、东平王司马楙不接纳他,司马越就只能逃回其封地东海。

后来,司马颖以同是宗室亲属的名义,下令宽恕司马越,要招他回朝,司马越不敢应命。而此时,陈眕和上官巳则带着太子司马覃回到洛阳。另一方面,处理完内乱的河间王司马颙也派了部将张方率兵两万去救援邺城,只可惜大军还没到,东海王联军就已经败了,于是张方就乘机进驻洛阳。陈眕、司马覃不敌,败退江东。而司马覃则向张方投降,结果太子之位再次被废。

八、成都王出逃 河间王捡漏

早在三王起兵讨伐司马伦之时,都督幽州诸军事的王浚就没有响应,不过司马颖一直没时间去讨伐。但在荡阴之战大胜之后,司马颖伺机请幽州刺史石堪为自己左司马,送了和演接任刺史,其实就想让和演找机会杀了王浚,吞并其势力。不过与和演一起策划行刺行动的乌丸单于审登比较迷信,因为雨天影响原定行动,审登以为这事有逆天意,于是将事情和盘托出。王浚知道后,反过来与审登以及并州刺史东瀛公司马腾联手消灭了和演。

司马腾是东海王司马越一母同胞的弟弟,新仇旧恨加一起,于是司马颖再次出兵讨伐司马腾。司马腾与王浚结合外族乌丸人羯朱等势力共同迎击司马颖。司马颖派遣新选的幽州刺史王斌及石超、李毅等人被羯朱打败。王浚兼领幽州刺史,并大举整军,与段部鲜卑段务勿尘联手进攻成都王,令主簿祁弘在平棘击败石超后乘胜攻进邺城,纵容鲜卑兵大肆抢掠。战败的消息传到邺城后,人心惶惶,官僚士兵相续逃跑。司马颖甚是恐慌,与几十个将军连同晋惠帝连夜出逃,用来五日来到了张方控制的洛阳。

张方的军队在洛阳胡作非为,时间久了士兵更有西返的意图,张方此时率兵入宫掳掠,将皇城再次洗劫了一遍,就差点要做当年董卓的事了,索性最终是没有将洛阳宫殿全部焚毁。收拾好了行囊,张方就抓着皇帝、成都王等人准备回家。

但是洛阳闹饥荒啊,一路都是饥荒,这世道兵荒马乱的,出一趟远门不容易,但张方这次搬家真是太精明了。那时候饥荒啊,洛阳在长沙王那会已经开始缺粮,人吃人都听过,但要讲出具体的细节的时候,仍然不免被震惊。张方不仅把洛阳能带的几乎都带走了,还顺带手掳走了几千的宫女,将她们当作“两只脚的羊”,平时充当军妓能玩,饿了又能充作军粮能吃,一路边玩边吃到长安,太残忍!

到了长安,河间王自行选置百官,改秦州为定州,也改了个年号助兴,改元永兴。同时司马颙上表废了成都王皇太弟之位,遣其归国,让司马颖自生自灭。另外,司马颙改以豫章王司马炽为皇太弟,又下诏封远在东海的司马越为太傅,令其回朝与太宰司马颙共同辅政。司马越当然不敢接受。

九、河间王自断其臂 东海王笑到最后

此前,由于河间王的老部下张方实在是个粗人,其在洛阳的罪行比董卓更甚,天下人无不切齿痛恨。所以司马越以迎皇帝还都洛阳的名义,再次传檄天下共伐长安。此前,荡阴之战后没有接纳司马越的东平王司马楙感到恐惧,害怕司马越报复,于是将徐州让给了司马越。于是司马越便以司空兼领徐州牧、都督徐州诸军事,在徐州起兵。同时,司马越也在选置刺史以下地方实权官职,很多朝士都来投奔司马越。兖州司马楙,青州司马略、司马模,豫州司马虓以及幽州王浚等人共推司马越为盟主,东海王联军的声势再振。

司马颙得知东海王兵峰毕露,一度打算退让,提出分陕而居的条件。这时候,别看张方是个老粗人,但他向河间王颙提了个建议也算可行。张方建议趁着现在还有十几万大军的时候,赶紧送皇帝回洛阳,堵住东海王讨伐的接口,然后河间王自己守着关中,他张方率军去北伐平乱,如此天下才或许会稍微安稳一点。但是,司马颙担心张方又出去惹事添乱,稍加思索后就干脆地拒绝了这个建议。

另一方面,豫州刺史刘乔本意也是要起兵迎惠帝东归,但司马越派司马虓来豫州顶替自己的职位,刘乔不愿束手就擒,出兵对抗司马虓。司马颙知道后赶紧派兵支援,刘乔在许昌击败范阳王军,逼使其逃到河北。为笼络刘乔,河间王上表封刘乔为镇东大将军、假节。但是很快,刘乔以卵击石的行为被东海王联军所破,司马越进屯阳武,荥阳守将吕朗投降。

刘乔兵败的消息传到长安,关中人心惶惶,司马颙很是恐慌。这时候,司马颙见到河北还有不少人支持司马颖,于是复拜司马颖为镇军大将军、都督河北的军事,给兵千人,让其回去镇守邺城。司马颖刚到洛阳,司马越的讨伐联军就已到来,接连击败刘乔、楼褒、王阐等军,高歌猛进向长安进发。司马颖不敢继续北进,只好折返关中。

这时候,司马颙的部下缪播和缪胤认为事情的起因都是张方在外面不老实,河间王派张方去支援成都王,他张方跑去洛阳干什么,现在只有杀了张方才可以平息战事。同时,参军毕垣称张方计划谋反,司马颙将信将疑。但迫于眼下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于是司马颙在一个夜里派人去暗杀了张方,把张方的头颅送到东海王军中请降。

收到张方的头颅,司马越笑了。自毁长城的事从来都不是传说,张方虽然算不上长城,但也算一员猛将,杀了张方,河间王手下还有谁。所以,司马越不仅不答应投降,反而以张方的头颅来招降关中其他军队,继续夺取关中诸郡。次年,司马颙派出马瞻、郭传等在霸水抗拒司马越军,战败。司马颙单骑逃出长安,逃到太白山。

十、八王之末 乱世之始

联军进入长安后,山东军将领祁弘麾下的鲜卑军队在长安大肆抢劫,奸淫掳掠,二万多人被杀。之后,祁弘带着司马衷乘坐牛车东归洛阳,司马越率诸侯及鲜卑许扶历、驹次宿归等步骑护送。回到洛阳后,东海王司马越以太傅录尚书事,掌控朝政。而就在这一年,皇帝司马衷终于是死了。据说是被司马越给毒死的,是为晋惠帝。事后,司马越扶植豫章王司马炽继位,是为晋怀帝,改年号为“永嘉”。

永嘉,这大概是历史上最最令人悲伤的一个年号了,任何以“永嘉XX年”作为开始的故事,绝对是悲伤到无以复加。而秦汉以来到西晋的中原文化毁于一旦,任凭什么骇人听闻、惨无人道、灭绝人寰的事情都在永嘉这个年头里发生了。

东海王东归洛阳之时,封梁柳为镇西将军,守关中。而司马颙的故将马瞻等人借与梁柳见面的机会,杀掉了梁柳。之后,马瞻与始平太守梁迈等人共同迎接在太白山的司马颙回到长安,但司马颙却因害怕而不敢入府。当时司马颙阵前斩杀张方,令很多关中将领心寒。弘农太守裴暠、秦国内史贾龛、安定太守贾疋等出兵讨伐司马颙,马瞻、梁迈等人被斩杀。同时,在洛阳的司马越得知司马颙准备东山再后,立刻就派遣督护麋晃率领大军讨伐司马颙。刚一照面,麋晃斩杀了司马颙的将领牵秀。紧接着很快,麋晃军就据有了关中大部分土地,而司马颙仅仅保有长安城而已。

之后司马炽登基之后,司马越下诏封司马颙为司徒,请其道洛阳共同辅政。当年河间王得势的时候召司马越为太傅来长安,司马越不受。但反过来,东海王得势后召河间王为司徒去洛阳,司马颙竟然真的敢去。结果很显然,司马颙走到新安雍谷时,被南阳王司马模所派遣的将领梁臣在车上掐死,包括他的三个儿子。司马颙就此绝后。

至于成都王,在东海王联军攻破长安的时候,司马颖出逃,从华阴经武关出新野,一路上躲躲藏藏。此时的邺城已经由范阳王司马虓占据,司马虓因护驾有功,被司马越升任司空,镇守邺城。越怕什么就来什么,司马颖在途中被顿丘太守冯嵩所捕获,送到了邺城。司马虓忌惮司马颖在邺城的威望,只是将其软禁,并没有加害于他。但一个多月后,司马虓暴毙,长史刘舆同样忌惮司马颖在邺城的威望,因为刘舆不像司马虓是皇室宗亲,忧虑自己镇不住司马颖成为后患,于是矫诏缢死了司马颖及其两个儿子。

永嘉初期的军政大事全权委托于司马越,似乎东海王最终是赢得了八王之乱的胜利,而这时候已经天下大乱了,但他依然不思悔改,排除异己、猜忌妄杀,令天下士人大失所望。

后来司马炽下诏列数东海王的罪名,邀天下共伐之,东海王听说后直接在讨伐石勒的行军途中被气死。他的部将想把他尸身带回封国安葬,但是途中遭遇了石勒,被打败。石勒将天下大乱的罪名全部归咎于东海王越,将他开棺焚尸,并暴尸荒野。

就在东海王越死后,其部下护送着司马越的尸体归葬东海国。但司马越的这支西晋最后的主力部队遭遇到了石勒,全军覆没。而半年之后,匈奴人刘聪攻破洛阳城,司马炽被毒杀。

北方真正的乱世拉开了序幕。

摘抄自头条,授权转载:http://toutiao.com/item/6815833888296796676/ 作者:月轮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叶开

叶子的叶,开心的开。曾经以为自己活得很明白,后来才发现,一个真正活明白的人不会忍心让自己活得太明白。 你可以不理解,但是你必须尊重,飞刀,是一种精神,是永生不灭的伟大的精神。对年龄的恐惧,其实并不在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苍老,而是恐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仍然一无所得。

View all posts by 叶开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