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权,强拆,文明的砒霜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烦请认真仔细阅读一下背景资料:

   扬州宝应公民接凤红:谁毁了我的家?

2010年12月的一天,宝应县公民接凤红送女儿上学回家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的家已经被夷为平地。与12岁女儿相依为命的接凤红顿时失去遮风避雨的家。是什么人在光天化日下强拆了接凤红的房子?接凤红为此多次报警并跑了各级信访部门,面对的却只有拒绝和冷漠。谁该为此负责?谁能保障这对母女的基本权利?江苏交通广播网记者王哲、何山对此进行了专题调查。

单亲妈妈接凤红——“送完女儿上学,回家后房子就被人夷为平地”!

接凤红的家在扬州宝应县经济开发区七里村,与丈夫离婚后,接凤红一直与女儿生活在自己的两间平房里。2006年,由于建设开发的需要,接凤红的住房被纳入到拆迁的范围。记者与接凤红来到当时她所居住的宝应开发区七里村,记者看到这里的房屋已经全部被拆迁一空,而接凤红当时被强拆的房屋上,瓦砾砖块也已经被清理,一家叫华美达的房产公司正在接凤红的土地上盖房。

2010年12月里的一天,接凤红送女儿上学后回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母女俩唯一的栖身之地已经被夷为平地。由于生活用品也全部被埋在废墟里,无家可归的接凤红只好带着女儿在寒冷的冬天到处流浪,但因为心疼女儿,接凤红还是决定先租个房子住下来,“找了很多地方,最后找到了一间房,在贸易市场那边,我们母女俩就在那生活了”。

接凤红12岁的女儿正在上小学六年级,学业压力很大,但更让这个懂事儿的孩子伤心的是,自己没有了可以安身的家。她说,“很难受的感觉吧,就感觉自己没有家了,没有了依靠,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流浪儿一样,就那一个家,就想他们还我们一个居住的地方”。

房子被强拆后,接凤红立刻向开发区派出所报案,同时无数次通过登门或写信向七里村村委会、宝应开发区、宝应信访办、扬州信访局反映自己的遭遇,要求查明事实真相,追究责任人,还自己一个家,但接凤红从对这些部门的信任到失望,再到愤怒,因为她得到的不是关心和帮助,而是冷眼和拒绝:

房子没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宅基地,无奈的接凤红独自去找华美达公司,希望对方不要在自己的宅基地上盖房子,去了四趟,四次被开发商的保安打得伤痕累累。“而开发区的人说你有本事去放个炮去,我(政府)就欺负你们两个能又怎么样?村支部支书说谁拆的找谁去,我们不知道”!

四次被打后,接凤红都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但让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警察到了现场,看看就走了,没有做任何处置。而月收入只有千元的接凤红连医院都没有去,“就在家睡了几天再去上班”。

而经过长达十个月的奔走,眼看着自己的宅基地上已经被开发商大兴土木,弱小的接凤红没有得到任何一个部门的帮助。而在2011年10月20号,宝应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终于给了接凤红一个书面回复,但回复的内容让接凤红怎么也不能接受,因为在回复中的第一条这样写到:关于房屋被推平一事,经查,无从认定房屋因何灭失,无证据证明是华美达公司所为。

接凤红说,当时村里和开发区都说自己的房子可能是自然倒塌,但接凤红说这绝不可能,钢筋水泥的房子怎么会自然倒塌。肯定是挖掘机推倒的。她还向记者出示了房子被夷平当天拍摄的照片,记者看到废墟上有明显的挖掘机作业的痕迹。

宝应警方、开发区、信访办、村委会——谁拆的不知道,但能证明不是开发商拆的!

房子变成废墟后,接凤红在第一时间向宝应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的高所长却说办案民警不在,是否立案调查了,不知道,什么样的情况可以立案,还是不知道!

而七里村村委会的2层小楼大门洞开,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那么这块拆迁用地的使用者,华美达房产公司对此又是什么态度呢?华美达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说,“具体是村里负责拆的,跟我们开发商是没有关系的”,至于是谁拆的,开发商表示“这个不太清楚”。

于是记者又来到宝应开发区信访办,信访办殷主任对房子是被谁拆掉的,给出的说法是模棱两可,让人哭笑不得:“这个具体到谁把你房子弄掉的,是华美达公司拆的呢,还是村委会拆的,到现在我一直搞不清楚,村里说是机器施工的时候整倒的,华美达公司说自己没有弄”。

无奈之下,记者联系了宝应县委宣传部,宣传部告诉记者,因为宝应正在创建省级文明城市,领导都不在,让记者联系政府办公室。而县政府办公室让记者去开发区管委会了解情况。

在开发区管委会,记者见到了宝应开发区纪律检查委员会陈进民书记,陈书记首先表示,“之前会同县信访局,做了认真的调查核实,调查结果是无证据证明是华美达公司所为”。

为什么不能查明房子是谁拆的,却能查明房子不是开发商拆的?管委会做了哪些调查?陈书记却说无法回答,这件事不在自己的调查范围,是派出所做的调查,并且陈书记也认为房子不排除是自然倒塌的:

宝应警方——漏洞百出的解释!

真相到底是什么?几经努力,在宝应县公安局,记者终于见到了宝应开发区派出所的孙所长和高所长,但孙所长却给了记者一个非常意外的说法,孙所长说,当时接凤红在报案时,并不是以房屋被拆为由报案,而是以纠纷名义报案,既然是纠纷,所以派出所并没有对强拆一事进行调查。

孙所长还为记者出示了当时的接警记录,报案案由只有简单两个字:纠纷。而在出警记录上写得很明确,“民警赶到现场以后,接凤红说自己两间房子被人拆了”,为什么不立案侦查,孙所长断然表示“行了,这事情就谈到这吧”。

记者问,当时接凤红报案时,有没有笔录,通过笔录自然可以了解清楚接凤红的报案经过。孙所长说,“民警接警现场怎么做笔录啊,不用不用,纠纷嘛,他们调解就行了”。

但接凤红却说,当时民警为他做了笔录。

而由于当地政府部门的阻挠,记者想采访宝应县委、县政府,被拒之门外。

接凤红和她的女儿,何时才能讨回自己的公道?谁能还给她们一个栖身之处?本台将继续关注!

   评点几句:

  
1、谁赋予官方机构不作为的权力?

  
2、谁赋予官方机构要求弱势群体自己主证?

  
3、拒绝记者采访的宝应县委县政府,你为什么有脸申请省级文明城市?

  
4、多少文明的背后在藏污纳垢?

  
5、单亲母女受伤的心灵创伤谁予补救?

  
6、宝应的县委县政府派出所村官们,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7、华美达,你在不明晰的带有伤痕的土地上胡作非为,难道不担心如来的佛掌劈将下来,遭受灭顶?

  
梁保华哪儿去了?

内容来源于楚芸工作室的博客:强权,强拆,文明的砒霜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西门吹雪

学无止境,剑更无止境。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永远陪着另一个人。人与人之间无论相聚多久,最后的结局都是别离。 不是死别,就是生离。

View all posts by 西门吹雪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