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险理赔:危险的行业潜规则

近年来,随着汽车日益成为人们生活中常见的交通工具,我国的车险行业也开始蓬勃发展。一些不法修理厂却看中了这块“肥肉”,想尽办法套取保险理赔金,导致涉及车辆保险诈骗的犯罪案件时有发生。2019年7月,发生在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一次看似平常的交通事故,引出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暴露出汽修行业一个危险的潜规则。

翻了25倍的修理费

2015年7月,张女士买了一辆白色奔驰GLA。2019年6月,她在老家江苏盐城开车时不小心剐到了石墩子。虽然很心疼,但因为马上要回吴江,车辆也临近保养期,又想到自己在吴江还认识一个叫吴锋的人,开汽修厂多年,就决定回吴江再处理,没有报保险。

2019年6月28日,张女士将车开到了吴锋经营的维修厂。修车师傅检查发现右侧两扇车门有凹陷和擦伤,他告诉张女士,修一下大概需要2000多元。张女士表示最近手头拮据,就问还能不能走保险。吴锋说这是个小问题,可以走个划痕险,他还告诉张女士,如果保险公司打电话询问情况,就说车借给朋友开了。留下驾驶证、行驶证和保险单后,张女士离开了。其间,张女士问过几次修车进展,吴锋一直让她再等等,说车修好了会送上门。

2019年7月30日,吴锋转了2000元给张女士,说修了这么长时间不好意思,大家都是朋友,这点钱是打车费,还表示修理费和保养费也不要了。接着,吴锋的合伙人陈晓强加了张女士的微信,将修好的车交到了张女士手上。

拿到车后,张女士发现了一张杭州的停车券,就问吴锋怎么把车开到了杭州,吴锋说这是报保险走的流程,万一保险公司调查就可以说,车辆是在杭州回来途中撞了。重新开上车后,张女士总感觉不对劲:仪表盘上的故障灯常亮,倒车影像、空调、定速巡航、自动泊车……好像哪里都是问题。对于张女士的种种疑问,吴锋回应称,这是因为他们把线头拔掉了,抽空再开到修理厂处理一下就行。

到了2019年8月14日,陈晓强又向张女士要了身份证和银行卡,还要求张女士把银行卡绑定的手机号码改成他的,说是之前理赔的钱要打到卡里。联想到自己的车辆出了这么多毛病,不放心的张女士就去保险公司查看定损单。一看吓一跳,上面白纸黑字写着50300元,比原先说的2000多元翻了25倍。

想着这样一来,自己的车不但再转手会折价,说不定还要承担法律责任。第二天,张女士就去报了警。

精心策划的事故

原来,吴锋所说的走保险就是制造一场交通事故,然后再报保险。为此,2019年7月初,陈晓强就打电话给同行高成,问了一些如何制造事故的问题。跟吴锋商量后,陈晓强干脆让高成帮忙处理,还答应给高成10%的利润。为了节约成本,高成还花了近3000元给张女士的车换上了旧保险杠和两个前车大灯。

过了几天,高成找到也做过汽修的郭贝,让其开车制造一场事故,还要求尽量去撞车头的两个角,挑对方违章或责任大的车,因为这样可以走别人的保险,车辆也不会有事故记录。高成还特别提醒,不要一拿到车就去撞,要先到其他城市溜达一圈。

当时,郭贝正准备到杭州走亲戚。2019年7月11日,郭贝在杭州住了一晚后,开车回到了吴江。接下来,他就四处溜达寻找目标。在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庞金路和云梨路路口等红灯时,他看到对面有辆大众朗逸要左转弯,心想煮熟的鸭子来了,就直冲了过去。郭贝甚至还没来得及踩刹车,气囊就弹了出来,走出来的时候人还感觉晕乎乎的。

报完警,车辆被拖走后,郭贝打电话给高成,说事故造好了,气囊都弹出来了。第二天,高成去看了一下车况,感觉车撞得过于严重,但木已成舟,他就让郭贝报了保险,还嘱咐郭贝一旦交警和保险公司联系他,就说已经全权委托给自己处理了。

事故发生后,被撞的大众朗逸车车主张先生的车损定了2。7万元,张先生联系郭贝,郭贝说已委托给修理厂处理,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他。随后,张先生又联系高成,被告知除非认全责,否则不处理,但张先生没有同意。就这样,一直拖了一个月,后来,还是高成主动联系张先生,让他认全责,还表示可以给他500元,张先生还是不同意。后来,两人又到交警队处理,高成看张先生执意不肯认全责,交警也表示张先生已作了最大限度的避让,高成只好作罢,同意己方承担30%的责任。

到了理赔阶段,高成提出把钱打到修理厂,张先生也不同意,保险公司也明确表示不能打到修理厂账户,也不能打到郭贝账户,按规定只能打到车主张女士账户。然而,自始至终,保险公司都被蒙在鼓里,没有发现其中的猫儿腻。

其实,事发时张先生就觉得有些蹊跷。当时他左转时已经注意到了对方,为此也踩了刹车,还按了喇叭,但对方却丝毫没有减速,感觉是有意为之,但无奈车内没有行车记录仪,无法还原事情经过。而且,郭贝也不配合他理赔,最后人都联系不上,张先生只能找自己车辆的保险公司申请先行赔付对方应承担的30%。

但是,保险公司坚持将理赔金打到张女士的银行卡让高成很头疼。无奈,陈晓强只能联系张女士拿身份证和银行卡。为了不让她起疑,他提出改掉原来接收银行短信通知的手机号码。张女士询问缘由,陈晓强半真半假地说因为理赔金不能直接到修理厂,而且不光是他这边修,还碰了别人的,到时还要分钱。

危险的行业潜规则

到案后,起初吴锋等人还以不知情为由辩解,拒不交代犯罪经过。为此,警方从手机话单、微信聊天记录入手,通过对案发前后一段时间内相关内容的梳理、分析,取得了突破,并立即对案件相关证人展开调查询问,最终确定了4人的犯罪事实。近日,苏州市吴江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对吴锋、陈晓强、高成、郭贝等人提起公诉。

至于为什么没有认定为保险诈骗罪,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表示,这个案件虽然以骗取保费为目的,但由于构成保险诈骗罪主体必须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因此不构成该罪。承办检察官还解释道,4人的行为也无法认定为诈骗罪。原因在于,其骗取的张女士车辆维修费,该部分经保险公司定损费用为50300元(其中300元为拖车费),金额未达到诈骗犯罪数额巨大6万元的标准,而根据诈骗犯罪司法解释,诈骗未遂需达到数额巨大,故该部分不构成诈骗罪。而张先生的车损部分,由于被告人无非法占有目的,且获取的保险费用也并未由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占有,故该部分不应算入诈骗犯罪金额。

据陈晓强交代,在汽修行业,在保险公司定损前将受损部位扩大,利用私自更换原车高品质配件后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等各种手段,让保险公司为高额保险理赔金买单,已是行业潜规则。由于无法及时获取信息,投保人通常难以发现真相,但这些行为很容易导致投保人保费上涨、车辆价值降低。虽说只要保险公司主动与投保人核实,大部分骗保行为都会露出蛛丝马迹,但现实中,保险公司通常只和驾驶人联系。

承办检察官表示,一方面,这种犯罪行为简单易学,非法获利金额大;另一方面,手段较为隐蔽,而且大部分作案人员有汽修行业经历,了解骗保的常用方法,对保险理赔的内容、规则和流程等也有比较全面的掌握,发现难度大。再加上保险公司的理赔流程及内控机制还存在一些漏洞,保险公司仅依靠自身力量辨别事故真伪难度较大,这也使得骗保成本变得更低。

对此,承办检察官建议,一是应完善相关法律规定,鉴于刑法规定的保险诈骗罪的犯罪主体须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可考虑按“是否利用保险合同关系”扩大犯罪主体,增强法律威慑力;二是保险公司应不断加强各环节的风险把控,建立有奖举报机制,加强与司法机关的协作,定期沟通交流,分析研判相关线索,并适时建立针对相关人员的“黑名单”制度;三是加大法律宣传力度,让投保人明确自己的权利义务,自觉履行保险合同,积极检举揭发骗保行为。

原文来自正义网:http://news.jcrb.com/jszx/202004/t20200415_2145848.html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楚留香

你大概不懂满怀期待的心酸吧。 眼泪滑落,幸福走了。从此以后,各自天涯。 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的生活,渐渐对爱已经麻木了。 心痛的声音,你听不到,愚昧的我还在等什么呢?

View all posts by 楚留香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