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传体小说《她乡》粉墨登场!期盼指指点点。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一段似逝而非、似是而非的情和爱。

成芳与我是邻居,打小在一起长大。成芳她爹转业后被安排在咱们公社当秘书。我妈为跑军属的事儿经常找他,激起咱爹的醋意,仅仅因为媒人当初是想把我妈介绍给成芳她爹,而此事最后又给传了出去。懵懵之中他们一吵架我就去找成芳,我们更多的在一起写作文,捉蛐蛐,打猪草,大约在小学五年级就产生了那种情愫。

成芳跟着她爹去了县城,我顺利考入了乡中。偶尔写信交流一下学习情况。因为彼此的一种心有灵犀,我们用共同的眼神激励着,成绩都很好。事隔三年之后一起上了县上的重点高中。

我因为急性肝炎休学一年,成芳没有来看我就随她爸去了另外一个县。

……

我把莫名的情感深深的放在心的最底层,如愿考上了大学,在村民们的帮助下来到了大武汉。现实的差距消蚀了我赖以自负的本钱,成绩不再重要。看着周末的红男绿女,不落寞也有些自卑。于是我只好把一切都藏起来,打了几分工来糊弄自己的青春。

有一天夜里下班回来的路上,天公安排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很自然的,既往的不快与嗔怪一下就烟消云散了,我们也象城里人样的出入成双。事后我知道,她爸当上了大官,就在武汉,但我已经没了勇气去她家。就是在这种甜涩交加的时空中,我们走过了大学时代。

毕业的前夜成芳借口学校联欢没有回去,我们对着星星约定未来。

八十年代尾的商业系统还可以,成芳进了商业局。我们谁也不敢把我们的事说出来,就这样我从哪儿来回到哪儿去,进了比乡小比村大的片供销社。收入不足以让我们经常见面,加之她爸无法预知的原因,力主她跟局长的公子多“交流”。成芳是那种无法自主的、率性而为的那种,又天真又复杂的女孩子,因而他们的交往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一个特固执的人,尽管成芳不下三次很意外地打我电话让我去武汉一次,我因为手中拮据而借故没有成行。而当成芳寄来结婚请柬的时候,我出奇的冷静,什么也没说寄了一个月的工资权当礼金。但我认为她伤害了我的感情,并一直放不下。

……

后来,经济改革,会计重要起来,我有了用武之地,进了乡政府。事业的春风得意拒却了心底那种惆恨。结婚生子一条龙进行着。

成芳一家因为商业改革,国有商业的剧变,日子不再平静。毕竟她在农村呆过,城里人与乡下人的骨子对立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家庭中展开较量。成芳一直保守着自己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我们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成芳大老远跑到我这儿,让我无论如何去一趟省城,留下一百现钞和一句话就走了。因为我是半边户,妻子不大过问我的事,我这边看似平静。大家立马会明白的事儿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一切都因为孩子要输血发生着。

我继续着表面的平静,过着。成芳一如以前,从不说半句不好的话,也从不开口谈什么实质问题。我们天各一方,但在彼此的心里,还是留存着一份牵挂。

……

女人的苦有时不写在脸上。

因为大家基础教育都还好,彼此的脉络都还熟悉,就这样又过了些日子。因为我这边的单位给妻子转了正,我借口随大流下海的愿望实现了。成芳她爸是个粗俗的人,就因为我爹跟他的那点事儿,还记着,加之成芳的事儿操劳不少,一直不让我们见面怎么的。我去了广州。成芳带着孩子送我上的车,还是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

我在广州理会到自己的无能,无助的悲哀,无力的凄凉。正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成芳拿着似曾相识的小包包,居然找到了我。从这一刻起,我把成芳当做了自己的女人。

……

故事从这儿开始……
内容来源于楚芸工作室的博客:半自传体小说《她乡》粉墨登场!期盼指指点点。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