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救市无可厚非

我思故我在

地方政府依靠了房地产来发展城市化,以及城市经济,并且承诺与合约在身,必须为某些开发商出面,而在特区或经济区域成为我国城市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示范的环境下,地方政府与房地产服务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地方政府可以不看高层政府的脸色,反而逆向行驶,有情可原。

成都消息说政府回购,南京让一房一价做古,并且还有更刺激的救市措施出台,武汉松动了交易市场的管制,南宁正由政府出面办一个环北部湾房产博览会,还计划依托南宁城市规划与北部湾的定位,扩展新区并直接将房地产服务纳入北部湾开发的重要内容。

不妨看看地方政府具备救市的许多客观条件与办法:

一,结合本地房地产市场的现状来重新确立保障住房的实施办法,这也是给开发商定心丸的一桩好事。本来建设部要求各地在今年一月底前公布保障住房规划与计划,但形式上也仅仅二十六个城市做到了。在开发商暴利人人喊打,楼市严冬长驻的时候,南宁重庆等城市相继出台了保障住房实施办法,并在办法中对保障住房后续计划进行了法规上的厘定,相当于:明确开发商是保障住房建设主体之一,明确了当地城市的刚性需求有多大的供应量将来自于市场,用减法就可以算出。

二,推出众多的综合用地,综合用地可以建设什么呢,高档次的酒店,如果市场红火可以产权式酒店来出售或向基金出售,如果市场不红火还可以政府的名义,进行实际经营,给予一定的税收减免;还可以基地的形式来建设,形成办公楼商住楼与公寓并存的综合体,一旦市场不是很红火或冬天来了,可以基地的名义来招进企业,由进入企业形成商业规划再整体出售给带政府色彩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者以政府阳光工程的名义获得金融支持,最后的赚头是公寓,但只要开发商经由上述运作资金不断,自然的公寓就成了其赚头中的搭头,无所谓。

三,借助城市规划不刚性首先通过行政杠杆来控制或稀释土地泡沫。说是某城市新官上任,全面叫停了既定的土地供应,并且要求重新修正城市规划,要求把现有项目进行统筹,统计,统一清理并按照基意愿进行容积率调整与功能调整,从而让该城市获得了:既有市场的供不应求,潜在用地的关系竞争,该城市房地产成为世外桃源。

四,还债是地方政府信用只立不破的根本,我们应该知道许多城市一把手关注并把持着房地产的重要生产链,因此有许多项目带着民营官定的色彩,但换届了不能换行政审批结论,因此,许多项目的历史由来已久,在房地产红火的年代,又没有谁去清理与打击囤积待售行为,一旦严冬到来,地方政府还在开发商的账册中存上了许多承诺性债务,不还如何呢?还了,多赢,不还,两败俱伤甚至三败俱伤,连带发生如同买房者打人事件,社会不和谐起来。

种种分析,地方政府既有救市的本钱,也有救市的条件,还有救市的本能与动机。

客观而言,我国财政的现状是,肥了中央苦了地方,因为地方将钱都花了,姑且不说花得值与一不值,但花了,再损就是赤字,所以即使前七个月财政达到了三点六七万个亿,但真正可由地方支配的并不多,更有激进些的地方官,有许多预算与房地产挂钩了,自然得继续玩下去。

而房产品确实是区域性产品,地方特色非常浓,地方政府更能够看清房地产中的利益链,只要中央政府定好调子,管好老百姓的居住权,放点权也是大势所趋。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地方政府救市无可厚非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