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楼市与救市的三角恋

我思故我在

股市与楼市都跟政府攀亲,但政府,尤其是中国政府,只能跟一个亲密些,自然的,金融市场大于房地产服务市场,所以楼市没有指望。

但,既然是三角恋,就不存在关系不好的问题,如同一个花花男儿,既不想放弃,但也不想得罪。

明确这些关系后,有利我们下个结论,救楼市不要指望,救股市当务之急,但楼市千万不能自暴自弃,更不能自乱阵脚。

自暴自弃者如,称楼市到底了,拐点了,崩盘了,唯摩根士丹利马首是瞻;自乱阵脚如,全面量价齐跌说明市场无需求,无需求意味着严寒的到来,严寒的到来意味着政府必须择其正反而击之,要么救,要么“市场化”,让一些鬼死去。

楼市作为第三者,正确态度应该是,长久地说我爱你,通过自身的救赎来获得政府的进一步好感,所以,形同朱中一者向中央建言,给楼市松绑,形同潘石屹者向传媒发炮,企业家的道德文化应该在楼市得到重提与重视,更如同成思危老先生所言,房价并不是终点,更谈不上起点,该市场化的市场化,该保障的保障,分腿走路,其实这些都是真知,是灼见。

楼市作为恋爱一方,不要太过功利,也不要以对方是否娶你做为你如何做的标本,爱之于结果是无所谓付出与回报的绝对对称的,因此,不要缩在自己的菜地里看政府的脸色,不要搂着小泡泡指望涨潮,更不要指望消费都渡不过冬天,说宽些,自我解潮,降价,调整,分类出售,破产,该过阳关道的过阳关道,该走独木桥的也不要指望借助垫背的往阳关道上挤。

如此,则政府不会分心,政府会善待股市。

由于股市与楼市形同姊妹,所以姐姐得势意味着妹妹也可以喘气。股市给消费力造血,而楼市则是消耗消费力的主儿,更因为投机市政策市与过度投资,泡沫侵蚀后的楼市更加没有理由充当正室。

所以,美国七千亿或八千五百亿,欧洲一百二十亿,甚至更多,用于的都是玩钱的,不是玩房子的,劝所有的与房子相关的人们,不要指望着救市,但可以自救。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股市、楼市与救市的三角恋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