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给房地产紧缩产品与打压投资松绑

我思故我在

形势的严峻可以从两个数据来看,一是即使今年楼市持续低迷,仍然在GDP增加值中占到超过5%的比重;二是近期及今后一段时间预计CPI持续回落,但依然会维持在5%的水平左右。这两个5%实际是反方向运行其影响的,在这种局面下要想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就必须继发前期对经济持续高涨起支撑作用的需求,一个是股市,另一个是楼市。

这其中涉及一个重要的判断性问题,就是房价,许多措施直奔高房价而来,反而助涨了房价:包括打压投资消费的户型面积结构控制与用地出让的结构控制、住宅档次分级纳税、高档住宅用地严格控制出让量;包括二手房贷的当时新政,以及部分保障住房的交易管制。因为,屋以稀为贵,因为,保障对象并没有法定界限,因为,收入差距导致多套持有仍然可能躲避交易年限的管制,甚至还出现二手房价与新房价的倒挂现象。

核心的一个内容就是紧缩产品与打压投资,由政策来规定市场供应产品的具体品种,由政策来决定何时释放或让房价泡沫破裂,这是非常危险的举措。

如果投资品种非常丰富,人们的投资风险意识非常强烈,社会规则足以支持各投资市场的透明公正运行,任何政策性因素的影响都不会有这么长远的影响,问题就出在,政策不变,环境变了,结果适得其反。

是不是可以认为,目前的房价无论涨或降,都不能影响到具体的需求?是不是可以认为是政策引导导致了消费观望甚至供应商的观望?是否可以认为,正是因为用一个统一的尺度来管理一个大的市场,最终导致了政策性利润在全国不同地区出现呢?投资流动快于不动产消费的流动,当一个统一实施的政策导致全国性市场不动的时候,自然投资会猎取其中的基本利好,有人计算了一下,北京房价高涨,人们转而向郊县与卫星城市转移,导致周边城市的房价也水涨船高。实际上在未来一段时期,这种现象依然会存在,这也是房价持续下降后本地无需求而毗邻地带楼市部分出现转旺特点的根本原因。

承认泡沫的存在有利中国楼市回归理性,但通过政策来延缓泡沫的释放或破裂,则失之偏颇。假定楼价中的泡沫是个定量,在一个长期时间内分期释放,在不同区域转移肯定优于集中释放。换句话说,允许前期投机一族中的部分投机行为有效,即给二手交易松绑,给投资消费减压,似可形成再投资,即使不投资,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也可能促进投机客快速出货,减息效应依然会强于目前的停滞不动。有一个实证的现象,就是商铺,许多商铺在宏调时期以及楼市持续低迷的时期依然走强,并且零售转手价格走出开发商的利润水平,并不鲜见,为什么,这就是投资流动的好处,也因为这部分购买力强劲,大多一次性付款,不受政策的打压或影响。

要扩大内需,保持楼市正常消费,启动扩大范围下的保障住房供应,给紧缩的产品松绑,给打压的投资消费减压,是出路而不是退路。

内容摘抄自楚芸的博客:必须给紧缩产品与打压投资松绑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