捞米饭:妈妈不爱吃饭 给你吃好了

思悠悠,这书中的容颜。

捞米饭

想起我妈,为了我一碗饭,每天大早,捞啊捞……

每天清晨,我吃白米饭,我爸我妈喝粥。我吃的白米饭很干,爸妈喝的粥很薄。我吃完饭去学校上学,爸妈喝完粥去地里干活。很长时间我都不明白,家里烧的是粥,我吃到的却是米饭。有一次我问妈,我的饭哪里烧的。妈说,给你捞的。

有一日,天没亮我就起床了。我妈起得还要早,已经在灶间忙开了。

只见我妈拎起淘箩,拿着升箩,畚米入淘箩,急奔河边淘米。匆匆回屋,米下锅,架柴烧火。将一段硬柴塞进灶堂,等火苗上窜了,又拎起猪食桶,倒入猪饲料,妥入水,搅拌均匀。一路小跑,去了猪棚间。倒食入猪槽,给咩咩叫的羊添上青草,往兔笼里塞一把草。跑回灶间,看看灶堂里的火,看看已经烧开了的锅。

水蒸气正从锅盖四周喷出,围成白色一圈汽雾,向空气里扩散。掀开锅盖,一大团白色汽雾升腾,将我妈裹入,一片朦胧。锅里水沸腾着,米粒在开水里翻滚,飘来淡淡的米粥香。我妈拿一只面碗,用勺子在锅里捞啊捞,将被热水蒸胖的米粒捞入碗,放在蒸架上,盖上锅盖,继续添柴烧火。妈对我说,再等会啊,饭就好了。

火苗窜到了灶堂口,整个灶间弥漫汽雾。粥烧成了。掀开锅盖,又一团汽雾升腾,将我妈笼罩。我妈从汽雾里端出一碗米饭,放到餐桌上,然后去忙别的事了。

半碗粥里捞的米粒,蒸成了一碗米饭,一粒粒,白白,香香。我不喜欢喝粥,这是我妈给我从粥锅里捞出来的米饭。

每天一早,我妈有太多的事要做。烧粥,准备一家人早餐;喂猪、喂羊、喂兔子、喂鸡鸭;洗衣服……

得在生产队出工的哨子吹响之前完成。每天,我妈还记着,在烧粥时给我捞一碗米饭。我吃完这碗米饭上学,后来吃完这碗米饭上班,一直吃到我妈身体透支,一病不起。

在我妈过世后的许多年里,每当吃早餐,眼前便浮现我妈一早捞米饭的情景。那团升腾的汽雾,将我妈久久包围;这团汽雾,驻留在我心间,不再离散。

当年粮食紧张,早上烧粥吃,既是我爸妈吃早餐的习惯,也是为了省点米,以粥充肌混一顿。给我一个人捞出的米粒,占到了我爸妈两个大人烧一顿粥的米量,有时捞得多了,粥不够吃,就兑入点水,再烧开。粥稀薄了,但量多了。我妈端起粥碗,呼啦啦一通喝,不需要吃菜,基本不用咀嚼,就一碗喝完了。再舀一碗,又呼啦啦喝完了。我就觉得,我妈胃口好大,能喝那么多粥。长大后才懂得,我妈喝下的,名义上是粥,实质以粥汤为主。等我长大后参加劳动,才体会到,早饭喝薄粥,半天力气活干下来,饿得胃疼。

有一日,我妈忘了给我捞米饭。我起床吃饭,没见米饭,问我妈,我妈“啊呀”了一声说,完了完了,今天忘记掉了,真是没脑子。我妈很自责也很无奈,劝我难得喝一顿粥,可我不喜欢喝粥,我喝不下。我背上书包走出了屋子,我妈喊我:“你就这样饿着肚子上学啊?难道你不能喝一顿粥啊!”我没睬我妈,继续往外走。“你回来!”背后一声大喊,吓我一跳。回头,见我妈脸色很难看,生气了。我回屋。妈说:“你就吃点吧,不吃会饿坏的。”我还是不想吃。妈压低了语调,像在求我:“是妈不好,你喝一碗再走,好哇啦?!”

突然看见,几颗很大的眼泪珠子,在我妈眼边不停地淌下来……

妈,是儿子不好,儿子当年不懂事,惹你饿肚子,惹你生气了。妈,你还能听见儿子说话吗?

文章摘录自tianbihailan的读书随笔:捞米饭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