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颜色

回想起初二以后的日子,谨便有如进了一层又一层的死水般沉寂的厚雾。浓密的雾里,甚至看不到外面指示塔的灯光,只听得到航船来来往往尖锐的汽笛声。朦胧的目光里,都是一色一样的蓝校服和短发。

那时候,总是在五点半的黑暗中强忍着瞌睡爬下床,开灯,刷牙,再在父母殷切的目光中开始早读。吃完早饭,背上伏着一个沉重的大书包,象蜗牛一样匍匐去学校。夜里十点半离开学校。回家后喝杯牛奶,洗个澡,再躺到床上看书,一两个小时打一下瞌睡,醒了继续看,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灯是一夜不熄的。知道的是,第二天,睁开眼,又该去学校了。

即使是周末,时间表上也满满的排着各种名目的补习。所有的一切都为着学业,为着不辜负父母的期望,为着将来能够考上好的大学。稍稍一放松,就有很多更加努力的人超过去了。

白天,上的是国家统一的课本。晚上,做的是老师介绍的所谓参考书–也就是习题集。教室黄色的灯光下,一群一群的蚊子和蛾子绕来绕去,一题一题印在纸上蚂蚁般的小字,眼睛再累也要当心,不要看错了题目。同学们之间不懂得轻声笑谈,只有伏案的沙沙书写声充斥着一个又一个寂静的夜晚。

夜里十点半的路上,同学们沉默的结伴而行,一间一间店铺的关门声在背后响起。

每天清晨,谨总不想起床,被母亲喊醒的时候,想到又得面对同样的一整天,心里祈祷的就是赶快长大,不要再去上学。

傍晚的时候,在吃完饭和自习铃响之前的几分钟,谨便跑到学校角落的一棵大树下的椅子上坐着。在树阴下,唱自己喜欢的歌,想一些属于自己的小秘密。那是最幸福的时刻。

那些年,好象没有感觉到阳光。中学也就毕业了。

暑日的烈阳下,谨看榜回来,父亲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安慰着说:”今年考不上也没关系,明年还有机会。”

谨摊开手里的那张被汗水浸湿的记着分数的纸给父亲看,然后一个人跑进关上门的房间里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

分数很高,重点没有问题。谨是憋坏了,她宁愿这样的少年时代,在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过。

毕业典礼上,谨代表所有的毕业生上台致辞。下台时,疼爱她的班主任送了一本笔记本给她,扉页上赫然写着几个漂亮的正楷字:亦有风雨亦有晴。

时间怎么慢慢的流失总也过去了。现在的谨在一家外企做白领,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考究的套装,有着优雅从容的举止,一套属于自己的三居室;拥有着许多同样过着高质量生活的朋友,日子过得开心而知足。每一天的阳光在谨笑得弯弯的眼里都很灿烂。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苦读而得来的优秀的学历。

谨想起中学毕业时老师赠给的那几个字,它们终于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变越鲜明起来。过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生活的全部过程已经在蝴蝶张合的翅膀中显现。而还有许多活在重雾里的穿着蓝校服和短发的蛹,仍在一年又一年重复着蜕变的过程,只为了破茧而出时蝴蝶的颜色。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