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水日”与老农“一声叹息”

心,在山云野鹤间

老农“一声叹息”

早上步行去单位上班,路过菜市场,听见二位在街口卖大米农民的对话:

“我的米得来不容易呀,去年田里灌到了黄兮兮的污水,稻苗叶子都枯了,差点没有收成,吓死我了。”

“我们村里一家养鱼的去年鱼塘里也灌上了受脏的水,死了不少鱼,听说损失上万,他老婆哭得还晕了过去,作孽呀!”

“现在田也难种了,唉……”

二位老农的一声叹息,让我想到儿时游泳玩耍的那条小河……

那是一条清澈的小河,妇人们在那里淘米、洗衣,男人们到那里挑水,小孩子们在那里游泳、打水仗,泡在水里久久不肯上岸。如今的那条河呢?五一假期回乡下特意看了那条河,河面上到处是腐烂的水草和动物尸体,早已不见了清澈的水。乡亲说,这条河被污染许多年了,从外面流淌进来很脏的水,有时是黄褐色的有时是黑色的,用河水洗脚会发痒起泡,他们早就不用河水了,索性将这条河当了垃圾箱了。

我无言,只能一声叹息……

能怪乡亲们吗?当污水脏水象洪水般涌来的时候,他们仅有的骂声和叹息声怎能阻挡得了!国家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抓环境治理,可是当大量大把人民币扔进去后,还有多少地方官在真正抓环境保护?还有多少地方多少企业在真正落实治污措施?

9月正是晚稻生长旺期,我们接到新闻报料,电话那头出现一个女人的哭声:“我家的稻田快完了,你们快来看看吧……”记者立即驱车前往,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稻苗浸在黑乌乌的臭水里,是附近一家炼油厂排放到河里的,再由机泵灌到稻田里的。农民们多次与厂方交涉,也向镇政府和县环保局反映,厂里被环保局罚了一点款,污水照样排放。站在田岸上的农民们气愤着、叫嚷着、吵骂着、无奈着……

记者胸怀正义感,以最快速度采摄编辑制作,争取赶在当晚播出。突然接到上头指示:为避免引起社会不安定,这条新闻停播!正在忙碌的采编人员也无奈着、叹息着……

去年8月份,我去参加一个地面水切换的工作会议。由于地下水长期无节制开采造成水资源枯竭地面沉降,县城从10月份开始全面停供地下水,切换地面水。污染严重的地面水经处理后市民能否接受?切换工作面广量大市民是否配合?需要做好前期舆论宣传引导。有关领导提出,要充分宣传经科学处理后的地面水质量优于地下水,让市民放心使用。我建议,不能违背事实夸大地面水质量,要承认地面水比不上地下水,重点是讲清楚饮用地面水是无奈之举,经科学处理后的地面水虽没有地下水好,但同样符合饮用标准,对身体无害。将真实情况告诉老百姓,也是一次很好的环保宣传,可以让全体市民增强环保的紧迫意识。

众人默然并若有所思,领导也点头同意。地面水的情况跟老百姓透了实底了,可是我们还有多少事情没有跟老百姓讲清楚甚至故意隐瞒呢?

二位老农的一声叹息深深地灌入我心里。我在想,我们可否不再叹息?

文章摘录自绿叶的博客:“世界水日”与老农“一声叹息”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