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有一朵未开的玫瑰

在我心中,有一朵未开的玫瑰,一直未开的玫瑰。但,在那被花瓣所包含的花心,永远蕴藏着它特有在清苦和温馨。

那雪花,那麦田,那夏日的慌乱和无措,在我的心海,成了永恒的风景,摇曳着迷悯与无奈。

初二的那个冬晨,飘雪的冬晨,为了感受那第一场雪和那晨的静谧,我悄悄起来,来到教室前的走廊下,看那洁白的精灵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我感受着静谧中雪飘的簌簌声,不由想:这雪,到底像什么?我忽而记起一对小姐弟对雪的比喻来——

弟弟曰:“空中撒盐差可拟,”

姐姐吟:“不若柳絮因风起。”

我无声的笑了,好绝妙的比喻。

默立中,我感觉左边初三教室好像有人,烟头一看,一个模糊的高高的身影正默默地注视那雪飘雪落。

呵,竟还有这样傻的赏雪人。

再感受那份脱俗的美丽时,我没有再感到孤独与寒冷。

不知过了多久,钟声响起,教室与校园里的灯蓦时亮了起来,夜色被冲淡了许多。我不由侧身西看,他也正看着我。我看到一张坚毅的脸庞和一双深沉的眼睛。许是都觉得有种默契感吧,不由得相视笑了。

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识。

以后的日子是紧张的,偶尔在半道上相遇总是匆匆而过。春来了,油菜花香得醉人,校园里也花红柳绿起来,年青的心对美好的事物总是相当敏感的。

一天中午饭后,在楼道上被他快步赶上,塞给我一样东西就匆匆走了。我一看,是一张他的照片。刚洗的,照片还有点粘,照片上,他身着草绿衣裤,站在麦垄上,望着我,那目光深沉得叫人不敢正视。

我忙把照片塞进口袋,脸火辣辣的,我慌忙地走进教室,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

我敏感地感到他这一行为有些异样,莫非……他喜欢我。

不可能。他可是县三好生,初三的才子,潇洒的男孩,而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极平常的女孩,又总是那么淡漠,偏执……他喜欢我什么呢?

以后的日子在路上相逢总遇见他探寻的目光,而我却淡漠地把目光移向别处。

后来,他对我说:“请原谅我的鲁莽。”

我的泪无声滴落下来,终于,第一次,我对他说:“不,你没什么错,我们的友谊是珍贵的,不是错。”我把“友谊”二字咬得重重的。

再见到他时,他开始远远地绕道而行了。我窥见他日渐形瘦,心里涩涩的。

初三学期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理想的中专。当我得知此消息时,我刚进行完最后一场考试。迎面见他站着,递给我一张折叠得很精巧的纸条。我打开来——

“新的征程又开始,让我们共同走向新的生活,好吗?”

我无语。

我怕。怕老师和家长知道,怕同学们议论,怕因此而误了他和我的学习,怕……而且我认为那时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Love,我也根本不值得他喜欢,他喜欢的女孩,该也是极出色的。

当我推着自行车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出校门时,他默默地跟着。这样的走了一程,我说:“你考得真棒。”他答:“不太好。”

于是,我说我该走了。骑车时,我没对他说声再见,甚至没有挥一下手。

以后,我进入了高中,陆续收到他几封短信,都是些鼓励我好好学习之类的话,我很少回信。

高三后半学期,由于一场大病被父母接回家,进了医院,直到八月份。

我没能参加高考,开学时我的病仍未痊愈,身体弱不禁风。望着开学那天——八月二十号的日历,我绝望地哭泣。我感到生活对我开了个把我推向死亡的玩笑!我眼望苍天,双膝跪在了地上。

九月份的日历翻开时,我知道了他已毕业分配,单位不明。我无须也不想知道。

待病基本好时,我对父母说我要去远方远行。

临行时,父母眼中无声地滑落着忧郁。

在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在极度孤独无助时,我总是想起他,他曾给我的那份执著的关切和温馨的感觉,眼中使流淌着迷惘和忧伤的泪。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不真正懂得什么叫真正的Love;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的拒绝是对还是错。

但是,我知道,那是一种玫瑰,一朵未开的玫瑰。在那紧紧包含的花心,有甜香,也有苦涩。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